區塊鏈為甚麼總是很難用?產品設計者的自白

區塊鏈為甚麼總是很難用?產品設計者的自白

區塊鏈相關服務經常被吐槽難用。隨手拈來的例子,支持創作和報導的讚賞公民 web3 新版,要求參與用戶質押 5,000 LikeCoin,以每月所得收益支持創作,概念類似諾貝爾獎,本金原封不動,以收益去做好事。但一如既往,又有用戶苦口婆心勸告,背棄法定貨幣,不提供傳統支付方式,難明又難用,定必跟群眾越走越遠。

到底區塊鏈為甚麼難用?它會否像其他技術一樣,越來越易用?如果會,它簡便的程度有沒有盡頭?我想以產品設計者的角度,探討一下。

電腦白痴

首先我想說,本文不是為了推卸責任。我一向深信沒有愚蠢的用戶,只有白痴的設計者;讓產品簡單易用,產品設計師責無旁貸。我只是想討論,為了盡好讓區塊鏈服務簡單易用這份責任,我面對甚麼難題。

自問相當有耐性,有跟我討論過的人大概能作證。但即使是我,也有過失去耐性,徘徊在發火邊緣的時候。那是用戶自稱「電腦白痴」的時候。

不要搞錯,我不是嫌用戶「電腦白痴」,甚至從沒說過沒想過任何人是「電腦白痴」,我是嫌用戶不厭其煩,不斷自稱「電腦白痴」。

也不要誤會,我還不至於一聽到有人自稱「電腦白痴」就火光。我受不了的是那種以「電腦白痴」為擋箭牌,祭出一副「總之我就是不懂,不懂不是我的錯」,關上耳朵,拒絕學習的態度。這些謙稱自己的人表面上有自知之明,潛台詞卻是「我不管,也不打算把它學懂,反正你幫我搞定」。

區塊鏈不只是 3C

以上態度,如果套用在一般電子產品、資訊科技、AI 服務,用戶尚且可以大模斯樣,高呼用戶永遠是對的,總之你的產品比蘋果難用就是不及格,你的服務我不會用就是你的錯。但當服務涉及區塊鏈、密碼貨幣時,考量就會多一個層次,因為,區塊鏈的核心理念是 trustless。

trustless 意味用戶不需也不能缺乏證明地相信第三方,而要掌握自己的資產,自己的命運。試想想,科技產品和服務之所以簡便,絕大部分時候是因為別人代勞,因為託管。雲好用,因為亞馬遜幫你處理了架設硬件,需要時擴容等各種繁瑣的工作;Gmail 好用,除了因為功能設計得當,更基礎的是它幫你架好而且維護郵件伺服器;蘋果好用,當然也需要事先整合好不同的芯片,芯片裡面又有極多的電晶體(M1 有 160 億!),再加上各式各樣的模組,才成為小小的一部放在你掌心的機器。別人代勞很爽,前提是你得相信別人,或者至少,有一個機制讓人驗證。比如說,我們不見得有能力有時間去檢查 Android 是否有後門,但只要保證它開源,我們可以合理地相信,這世界有人有能力有時間去驗證,找到問題時會公開。

回到區塊鏈,因為 trustless 的理念,很多時會要求用戶多走一步,或多或少學一點新知識,或者摒棄一些定見。在現代已發展國家,銀行服務理所當然到一個點,大部分人已經忘記,它之所以好用,是因為我們把資產託管出去。如果明天所有銀行都不向你提供服務,你立即會為如何妥善保存資產而煩惱,即使你不是很有錢。

Not your key, not your coin

再舉個實際例子,解釋託管如何理所當然到用戶意識不到自己在託管。一直以來,密碼貨幣其中一個最難用的元素是 24 字助記詞,而且一旦忘記,資產就永遠遺失。幾乎所有新用戶,包括曾經的我,都為此大嚇一跳。我被吐槽過很多次,密碼不能重設的嗎?有沒有搞錯!這個期望可以理解,不過仔細想想就知道,如果有一個能重設你的密碼的服務供應商,就代表它也能不經你的同意重設掉你的密碼,讓你沒法登錄,亦即關掉你的帳號。你的帳號與密碼,是「託管」在服務供應商。要做到 trustless,服務供應商就不能有這個大權。

有讀者可能會說,不對呀,Binance 也很好用,Coinbase 也很簡單呀,跟一般互聯網服務沒區別。原因很簡單,Binance,Coinbase 以及所有中心化交易所,都是託管服務,替用戶管理資產。區塊鏈有句經典「not your key, not your coin」,就算你在 Binance 有 1000 Bitcoin,從區塊鏈上看你仍然是零,那1000 Bitcoin 是 Binance 的,只是它在傳統體制承諾讓你取回這些資產。

好吧,我必須承認,區塊鏈的核心理念是 trustless,這是對我,對重視理念的人而言,並不涵蓋所有人。甚至可以說,大部分人根本不在乎,密碼貨幣的持有人大多都是託管在中心化交易所了事,在乎的不是密碼貨幣的理念,而是它的升值潛力。

不能選節目的 YouTube 還是 YouTube 嗎?

我並非葡萄託管服務的商業成功,只能說,那不是我的追求。此外,我也不否定託管的人性需求,只是那跟區塊鏈的精神背道而馳。再者,換我來吐槽一下,「非人性化」這個耳熟能詳的批評,雖然很多時是有的放矢,但也不見得放諸四海皆準;比如,不設上限的賭場最能滿足人的賭性,我們能批評有限制的賭博服務「非人性化」麼?人性懶惰、甚至醜陋的一面,難道產品和服務也應該全面去滿足嗎?苛刻地說,中心化交易所滿足的正是人的惰性,讓人不需學習新技能都能「持有」密碼貨幣。

對於已經適應而且接受傳統金融不足的人,trustless 大概不能引起共鳴。我嘗試退後一步,以一個相信讀者已經掌握的範式轉移來解釋。

話說,年近九十的家母總是吐槽 TVB 的節目好難看,但總是一邊投訴一邊繼續觀看,儘管 Viu 等其他頻道只是一鍵之遙。如果願意學習更多,打開 YouTube,加上 Netflix、Disney+,更會像我一樣,只會嫌太多好節目沒時間看,不會嫌沒有好節目殺時間。可惜,我就是沒魄力轉化她。

用抱怨區塊鏈服務「太難用、非人性化」的邏輯,家母大可以說,為甚麼 YouTube 不能像 TVB 那麼易用,一打開電視就能看到,不用選這選那?答案大家都清楚,要把 YouTube 放在電視播放很簡單,而技術上,Google 亦絕對有能力弄個「影片騎師」,一直播放 AI 篩選的節目,成為「YouTube 頻道」。問題是,YouTube 的核心是多元,不能選節目的 YouTube,還算是 YouTube 嗎?

同樣道理,區塊鏈的核心是 trustless,託管給別人的密碼貨幣,還算得上是你的密碼貨幣嗎?大家認為長者自願困在 TVB 的同時,自己又何嘗不是心甘情願困在傳統銀行體系?

對以上問題予以否定,正是區塊鏈服務無可避免牽涉概念革新,相對難用的最主要原因。


區塊鏈社會學週報,金錢、媒體與民主的再想像,探討出版自由、財務自由和民主自由;逢週五發表,全面公開,旨在普及知識。如果本週報有價值,別懲罰開放,鼓勵封閉——請付費訂閱,款項將全數投放於 LikeCoin 讚賞公民,化讚為賞。

辛勤的斜槓大叔


Leave a Reply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Except where otherwise noted, chungkin Express by kin ko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