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0.29 秋 明明測試日期是自己定的,但當團隊告訴我《光輝歲月》確認明天開始測試,居然有種難以置信的感覺。一下子,覺得時間過得太快了,這樣推出去真的沒問題麼?很多細節還沒準備好啊,音樂不夠好,性能不夠好,數之不盡的bugs,還有一大段劇情沒機會放進去… 然後,今早fans和朋友們嗅到遊戲快將推出的氣味,紛紛表示期待已久,讓我滾動之餘,卻也非常擔心,從大家在社群的高度參與,我能切實的感覺到大家的期望既高且廣,要以單一作品滿足各種期望,似乎是不可能的任務。嘔心瀝血只是自己的事,作品是否值得去佔用每個支持者寶貴的時間,又是另一回事。 相對製作一個大型的作品所需的資源,我們所擁有的非常有限。困乏我多情,我們的目標是做出對得起自己對得起支持者,記錄一段香港歷史的產品(s)。但即便是這個簡單地要求,又談何容易?畢竟以遊戲去記錄一段歷史,講一個故事,可參考的經驗幾乎沒有,可以說是華人社會的一個實驗。而且堅持不靠津貼,用商業化模式經營,處理商業和創作之間的張力,讓實驗變得難上加難。 雖然項目已經接近兩年,但《光輝歲月》現在才算正式開始。網絡遊戲是快將要推出來了沒錯,但團隊還有更多更多話要跟大家說,包括主角們之間的恩怨情仇,香港的那段歷史,玩家可以怎樣參與去改變歷史,這些一切,都會在遊戲的後續版本,以及相關的互動電影等產品陸續出現。 與其說這是一篇推銷《光輝歲月》測試版的文字,還不如說這是團隊的元氣玉,我們需要大家的幫助,請伸出援手,與我們一起構建屬於大家的,《光輝歲月》。

Hong Kong

存在感

[節錄] 存在感的需求,無關文化差異,無關男女老幼,也不是「任何地方也像開四面台」的浮誇之輩才有。有些國家的人對它好像需求更大,是因為這份需求在日常生活中沒有得到滿足。常有人駁斥民主不一定產生最佳結果,但其實,民主最大意義在於體現公民參與的權利,體現生而為一國之民的存在、質量和溫度。click here to continue reading ଘ꒰ ๑ ˃̶ ᴗ ᵒ̴̶̷๑꒱و ̑̑

月初本欄討論大媽,反對把廣場舞「定性」為文革復辟、跳紅舞、表達政治訊息。有朋友堅持,大媽不選公園而在行人專用區跳舞,好比在禮賓府牆上塗鴉,政總門外打war game,只會是因為政治原因。
Continue reading “存在感”

創業與置業

上週有關港府施政的兩大話題,一是配對私人投資等鼓勵資訊科技創業的政策,二是收緊按揭比例壓抑置業的措施。

說出來有點欠揍,但我不認為政府有責任幫助全民置業。反過來,政府應該讓人民免於恐慌性置業,不用承擔流落街頭的風險,也有選擇賣身賺大錢以外其他生活方式的自由。香港人以「上車」來描述置業,相信是全球獨有,套用得非常好,很形象化。諷刺的是那根本不該是輛車,更遑論是比高鐵開得更快的車。
Continue reading “創業與置業”

有種情懷叫做舊

公司裡一位遊戲製作人,上週末發來訊息,說心情太壞,禮拜一沒法上班。

製作人性格一向超級樂天,對世情嬉笑怒駡,隨手粘來都是搞爛gag的題材,鬧情緒跟他形象格格不入,這種請假教我意外。硬是要猜個原因的話,我會想是不是鳥山明或者哪位殿堂級漫畫家去世了,讓這個超級宅男也憂鬱起來。
Continue reading “有種情懷叫做舊”

從三低到三源 遊戲發展超簡史

2014年的今天,我們在日常生活提到“send mail“,大概沒有香港人會理解為貼上郵票讓郵差派發的信件;提到”send message”,大部分香港人會理解為即時通訊軟件如Whatsapp,除了葉劉議員之外。詞彙被新技術「騎劫」,原有概念反而要加上形容詞來描述,在日新月異的世界很常見,比如傳統信件要叫作“snail mail”避免混淆。在光怪陸離的香港,最新的例子是,好端端的普選反而要叫作「真普選」以跟A貨識別。
Continue reading “從三低到三源 遊戲發展超簡史”

島國的不變應萬變

說來有點大鄉里,從事遊戲業十五年,上週才第一次出席東京電玩展(下稱TGS, Tokyo Game Show)。

相對於香港同事對出差大陸的回應總是「確實有需要時就會去」,到東京出差,同事的想法永遠是「快點找些需要給我去」。成人之美,往年參觀TGS的機會我都讓給同事。
Continue reading “島國的不變應萬變”

幼吾老以及人之老

老化是一個漸變的過程,發現自己老了,卻往往是個突發的場景。比如說在球場火拼後三天沒法走路,又例如,跟還懷有赤子之心的年青人聊天。

上週跟年青人聊遊戲,正好給到我這種感覺。年青人在大學念遊戲設計,把遊戲看成愛好,思考這份愛好是否也能用來謀生。
Continue reading “幼吾老以及人之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