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座位的美術同學上週五last day,我跟他一起去買散水餅,聊聊他的去向。經常面帶笑容的小個子說,家裡做鞭炮,夏天三個月容易爆炸政府不讓開工,先回江西家陪父母。說老家整個縣都做鞭炮,經常爆炸,得周圍拾回四處飛的殘骸。恐怖的不在這,而在於他說這些話時那份輕鬆。不,真正恐怖的是,我聽著也覺得沒甚麼大不了,早就習以為常。

拉闊私伙局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