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種愛叫做放手

九月起,離開ceo的崗位,調任不太參與日常運作的President。 這又再讓我想起新亞學規說的,『職業僅為個人,事業則為大眾。立志成功事業,不怕沒有職業;專心謀求職業,不一定能成事業。』 拉闊是我的事業,ceo曾經是我的職業。我的事業沒變,變的只是區區職業。 我深信在一眾同事的努力下,拉闊會走得更遠,飛得更高。

寧願做隻狗

我真心喜歡在中小公司工作。儘管很多時候工作比人多收入比人少,儘管有時候被看扁。不妨說我葡萄撚,但相對一個尊貴的身份,我更享受做一隻underdog。 所以我極少抱怨因為公司小給帶來不平等對待,除了印象中就一次,某大公司以「大公司規定特別多,流程特別長,你都唔駛怕上市公司唔找數啦」為理由拖數。我姑陋寡聞,真的沒聽說原來聯交所規定了上市公司需要拖數。 但這次,請容我抱怨一下。

身體是遊戲的本錢

「亲爱的玩家们,   你们好,请允许我代表全体工作人员,对还在等待的玩家,至予最真诚的歉意。   由于机房故障问题,目前新区开放工作还在紧张处理中。请各位玩家和我一起为这些在前线熬夜奋战的程序员们祈福。我们无论如何都会把服务器开设完成。   另外,夜已深,请各位玩家尽快休息。不要过渡劳累损坏身体。身体才是游戏的本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