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中國特色的乜乜物物

image credit: mohamed hassan

中國大陸《區塊鏈信息服務管理規定》出台,規定經營方認證用戶真實身分。我從不自誇也不相信有人可以預測未來,但實名制的出台,實屬意料之內,毫不意外,唯一沒法估計的是何時出台。有朋友真心迷惘,問我實名制的區塊鏈,還算不算區塊鏈。

《逆向誘拐》的 CHOK 有可能實現麼

電影版《逆向誘拐》中,軟件天才 Zachary 設計出社運 app CHOK,內建虛擬貨幣,懂得收集大數據,可供用戶發起集會,由人工智能分析出最有效行動,結果成功引發兩場社會運動,改變了天星小輪的命運和扳倒了連鎖食店的加價。現實中,要實現 CHOK 是否可能?又會面對甚麼問題?

區塊鏈的思考藝術

有位年紀遠比我小但傳媒資歷上的前輩把我描述為「技術理想主義者」,我其實搞不清那是褒是貶,反正我認了,我相信科技興邦,創業興邦,深信技術可以改善世界。儘管如此,我不相信技術萬能萬善,它有鞭長莫及的範疇,一如其他強大的工具,可以被利用來作惡,造成極大破壞。這也是我對區塊鏈的基本立場,無論我多看好它,我不會笨得以為它可以把一切撥亂反正。

過大海不是到澳門

港人普遍喜歡澳門,視之為後花園,來者有沉迷賭博的,有愛好傳統歷史建築的,也有鍾情地道美食的。而我除了對賭博興趣缺缺,對澳門的地道文化可謂照單全收,有一種微妙的親切感。 以往到澳門,都是「新曲+精選」式遊玩,到幾個必去的點如新馬路、紅街市、官也街,也逛一些新地方,澳門雖小,但每次總能找到驚喜,看到新鮮事,吃到未嘗過的館子。

當月餅會遇上區塊鏈

師奶大叔都看得懂的「ICO是甚麼」 月餅會 現在大家的每月供款不是間屋,起碼是iPhone X,年青的不一定知道,八九十年代香港流行月餅會,餅店讓人客以供款方式買月餅,畢竟當時生活不如現在富裕,月餅已經不便宜,當時送月餅的文化卻比現在強得多,不送上一盒,人家要麽覺得你不給面子,要麽覺得你山窮水盡。供一份餅會,可在中秋領十盒月餅,半份則領五盒。餅會有幾個好處,一則人客預先付款可以打折,二則餅店獲得資金大量整餅,三則可以預計需求。七十年代,香港的月餅曾經供不應求,這是現今窮奢極侈的社會早已忘記的一乾二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