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到金錢,每個人都是建制派

以前有個「一句話惹毛 XXX」的遊戲,發想如何用一句話就惹毛上司、惹毛女友等等。如果要我說一句話惹毛所有朋友,那會是,「談到金錢,每個人都是建制派」。

我們都是建制派

我不是要撩交打,也不是想被所有人絕交,但我說的,是事實。

建制派,pro-establishment,顧名思義,就是傾向、支持、信賴現有體制。在金錢的語境,現有體制就是法定貨幣——法律規定的貨幣,以至圍繞它的金融體系

如果你的資產絕大部分是法定貨幣或其衍生品,那麼,你是建制派:你的閒置資產以體制指定的型態存放。

如果你認為錢放在銀行最有保障,那麼,你是建制派:銀行得到你一兩百元存款就能貸出一千元,不到一半存戶提款就會擠提,你覺得銀行穩健,全因銀行有體制撐腰。

如果你問過「怎樣把 XXX coin 變成真錢」這種問題,那麼,你是建制派:你口中的「真錢」指的是法定貨幣,你心裡否定 XXX coin 也可以是「真錢」。

一直說別人,我自己不也一樣麼?對,既說每個人都是,金錢方面我當然也是建制派,至少我吃飯坐車支付的都是法定貨幣,至少在社會能夠無大台地形成共識,以無大台發行的通證(token)解決衣食住行之前,我只能繼續活在建制之內。

切忌成為「貨幣藍絲」

不同的人,親建制的程度不同,最極端的會認為體制的一切都沒有斟酌的空間,都是對的,都是好的,萬一是惡,就一定是「必要之惡」。

社會運動活躍期間,民間對體制以外的可能性有很多想像,輕則相信任何人也能指揮交通,醫護專業的普通人也能急救,重則覺得由平民維持治安更能伸張正義,選擇私了。再後來,當體制發展到動不動就凍結公民資產、還柙一年半載再說,法官嘉許砍人兇徒情操高尚,甚至讓一部分人相信法庭也該被取締,如果可能的話。諷刺的是,即使是反建制到這個程度的人,往往都對無大台密碼貨幣這種「建制外資產」十分保留,甚至全盤否定。

由此觀之,金錢和貨幣政策可算是體制金字塔的最底層,比紀律部隊甚至法律體系還要更基礎,比如說,控制了預算就能透過加薪換取紀律部隊支持,但控制了紀律部隊卻不能影響貨幣政策。18 世紀 Mayer Amschel Rothschild 的名言,精闢地刻畫了這種層級關係:

https://www.azquotes.com/author/21034-Mayer_Amschel_Rothschild

不需要芝加哥大學畢業,不用想得太宏觀,只要看看 5000 港元消費券引起多少關注,讓幾多自稱「電腦白痴」學會 reCAPTCHA,帶動幾多人使用比區塊鏈錢包還難用的 Tap & Go,大致就能體會以上名言。

作為現代人,無論是收取勞動回報,換取商品和服務,還是儲存剩餘價值,我們總免不了使用法定貨幣,當個「建制派」。親建制可恥麼?當然不,但可恥的是以體制之名打壓創新,窒礙進步;可恥的是以維持社會秩序為名,維護既得利益為實

作為群體動物,我們避免不了活在建制之中,然而我們斷不能做「貨幣藍絲」,對法定貨幣以外的可能性嗤之以鼻,缺乏認知就當成騙局。相反,最低限度該以開放態度多聽多看,更理想是多作嘗試,開個錢包,哪怕只投入萬分之一、毫不影響生活的資產,理解也能突飛猛進,有如通了鼻塞。

體制是動態而會演化的,且不說金錢的載體幾萬年歷史不斷更新,單是近在咫尺的 1993 年之前,網購都是違法的,假如體制、法律不去適應時代,現在整個互聯網都不會存在。不,應該說,女性還在紮腳,窮人還在當奴隸,政府還在焚書坑儒——嗯,我知道你在想甚麼,我也一樣。


我是《區塊鏈社會學》的作者高重建,斜槓寫作/教學/創業,探討出版自由財務自由民主自由,作品每週五發表於 #decentralizehk 週刊。

這些文章全面公開,旨在普及知識;如果你相信有價值,別懲罰開放,鼓勵封閉,請付費訂閱,支持我一直做下去。

辛勤的文字工作者

1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