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大台出版:比起技術,慣性才是最大難題

早前〈陳冠希教你內容備份五大難題〉一文中,誘因、搜索、完整性、正確性幾個難題,前面幾篇文章或多或少都已回應,至於道德考量,在本地公民社會的層面,諷刺地被惡劣的社會環境解決了一大半,因為在當前的惡法下依然沒有撤回言論的作者,幾乎可以肯定是有意識選擇留下來的公共議題,備份者不太需要像往常般顧慮作品的「被遺忘權」,生怕自己的備份有天會成為作者被告的證據。

無大台終極難題:慣性和惰性

反而,五大難題以外的終極難題,是公眾對無大台出版以至任何無大台運作機制,缺乏重視和深刻理解,總是發生社會事件後才關心一下,然後迅速回到大台懷抱。最明顯的例子,要算是年初 Facebook 修改 Whatsapp 的 privacy policy,觸發港人群起移民 Signal,讓我高興了一小陣子,以為守得雲開;然後,Facebook 的所謂妥協不是「撤回」而是「暫緩」,已足以令順民港人收貨,等到五月重推政策,已經談都沒人談。很多我發給朋友的 Signal 訊息,不再有反應,顯然多數人已乖乖從 Signal 回到臉書大家庭;至於 MeWe,就更不用說。

類似的例子多不勝數,比如大台銀行無理凍結港人資產後民間罵聲不絕,但 99.9% 個人和公司還是會繼續使用,即使有密碼貨幣這些另類選擇,「電腦白痴」、「唔得閒學」、「太少人用」,三大理由足以成為繼續擁抱大台的完美理由。

出版當然也面對同一情況。香港電台、蘋果日報出事,大家都會非常關注,齊齊備份,但只要稍微過一陣子,大部分還是會返回昔日的閱讀、觀看模式,只是看的再不是港台和蘋果。假如我們沒花足夠努力從根本去改變,去防衛;只是心存僥倖,但求政權「網開一面」,類似事件必然重演。政權的網的確會開一面,卻肯定不是公民社會想要的那一面。

正所謂同人唔同命,同「De」亦會唔同命。DeFi decentralized finance 雖然仍屬小眾,但至少很吸眼球,增長迅速;反觀 DePub decentralized publishing,卻相當小眾,關注度有限。

除非是二世祖(btw 這個傳統粵語快完全被「富二代」取代了,我趁機推廣保育一下),資產是個人努力成果的積累,在意資產增值、財務自由乃人之常情,DeFi 獲得廣泛關注並無不妥,相反,是好事。我也每日使用 DeFi,不是吐糟甚麼,只是想指出金錢和內容技術上都是數據,DeFi 和 DePub 不過是把區塊鏈應用在不同場景而已,而報導、歷史、故事,對人類對世界跟資產同等重要,不應該被忽視

昨日互聯網 今日區塊鏈

友人常說我「虎爸」,說起無大台、資訊安全等議題時咄咄逼人,毫不體諒。對我來說,那會是一份表揚,我但願那是事實,可惜事實卻是我太佛系,雖然文章和分享做得不少,卻沒花上足夠力氣推廣出去,改變別人,結果是接二連三——二、三早就不夠形容——資產被無理凍結等事件,全都幫不上忙。除了性格佛系,大概也因為本身做產品的我,會很同意體驗做得足夠簡單易懂是開發者的責任,也唯有這樣,用戶才會埋單。

話雖如此,對於 DePub、DeFi 等新事物,普羅大眾假如只以完全成熟的大台生態作為基準,需要安裝新工具就放棄,多兩下點擊就嫌太麻煩,到頭來吃虧的只會是自己。任何破壞性創新,初段總會比上一代產物難用和不便,就算 YouTube 如此成熟,相對打開電視,依然多出一些點擊一些學習,也就成了大台死忠不使用的理由。

互聯網剛起步時,上網不但又貴又慢,佔著電話線連上網站後,別說是 YouTube,今天互聯網服務的百萬分之一都沒有。很多人不知道,在我首次上網的 1993 年之前,在互聯網從事商業活動甚至是違法的。今天回看,荒謬絕倫。

當下的區塊鏈和各種無大台應用,正正處於九十年代互聯網的階段,局內的深刻體會到博大精深,局外的只感神神秘秘,即使從業者多努力,相對打磨了幾十甚至幾百年的舊秩序,難免顯得不成熟,甚至惹來當前體制打壓。

只要理解到互聯網如何走到今日,就知道歷史的洪流終究阻擋不了。區塊鏈定必在全球廣泛應用,早日克服慣性與惰性,一面 unlearn 舊概念,一面學習新知識,除了早著先機,更重要的是,別讓自己成為死抱舊體制不放的一分子


我是《區塊鏈社會學》的作者高重建,斜槓寫作/教學/創業,探討出版自由財務自由民主自由,作品每週五發表於 #decentralizehk 週刊。

這些文章全面公開,旨在普及知識;如果你相信有價值,別懲罰開放,鼓勵封閉,請付費訂閱,支持我一直做下去。

辛勤的文字工作者

3 comments

  1. 請問是那一個地方的法規於1993年前規定網購即屬違法?有出處嗎?謝謝

    1. AUP: It was illegal to use the internet for commercial activities prior to 1993, due to conditions in the Acceptable Use Policy or AUP. You could use the internet for academic use but you couldn’t engage in commercial transcations. Internet traffic started to take off in 1991, 1992, 1993, but the government was holding firm on this.

      文章內本身也是條 hyperlink

      https://community.cadence.com/cadence_blogs_8/b/breakfast-bytes/posts/getting-onto-the-internet-in-1993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