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gag MEMECOIN 上架市值超越十億港元 我怎樣看迷因幣

  1. 要談 MEMECOIN,得先談 meme coin;而要談 meme coin,當然得先談 meme。Meme 音 /miːm/,不要再唸成「me me」了,中文通常翻譯成迷因,也有人翻譯為媒因、覓母、米姆、瀰,或意譯「文化的基因」。Meme 是生物學家 Richard Dawkins 創造的新詞,首見於其 1976 年的著作 The Selfish Gene《自私的基因》。
  1. 大部分人認識 meme 都始於迷因圖,即有時是電影、劇集、漫畫的截屏,有時則是硬照,通常會搭配粗體單詞或短句的圖片,用於幽默地表達一份情緒。當選圖、文字、場景配搭得當,往往有著「a picture paints a thousand words」的效果,故事一下子從屏幕躍出,甚至無聲地有聲,即所謂的「有聲 po」,不但讓人會心微笑,更能秒懂,感同身受地 get 到那份情感。
  1. 順帶一體,迷因圖最常用的字體叫 Impact,由 Geoffrey Lee 於 1965 設計,因為超粗而清晰的線條,特別適合於如大型海報等。最終 Impact 大放異彩的場景不是巨型戶外廣告,反而成為了小小迷因圖的「指定字體」,相信一定出乎設計師意料吧。
  1. 但是,迷因圖只是 meme 的其中一種載體,生理特徵由基因(gene)傳播,而文化特徵則是由 meme 傳播;如果文化是種病,meme 就是病毒,迷因圖有如飛沫,是病毒的最佳載體,但除此以外,儀式、道具、口號、演說、手勢等,通通都可以是 meme 的載體。
  1. 至於 meme coin,則是隨著區塊鏈的出現帶動鑄幣民主化後,meme 的最新載體。不同於過往的所有載體,唯有 meme coin 可以做到「put one’s money where one’s mouth is」,當一種文化由 meme coin 去承載,無論説甚麼、做甚麼,都不及花錢買幣去支持這種文化來得直接,支持者多了,買對應 meme coin 的人就會多,基於經濟學最基本的供需定律,價格就會漲,這是其他載體全都沒有的特性。
  1. 最為人熟悉的 meme coin,非 Dogecoin 狗狗幣莫屬。就如很多 meme 一樣,Dogecoin 的開始只是無心插柳,其創辦人 Jackson Palmer 與 Billy Markus 於 2013 年以半開玩笑的態度,分岔萊特幣的代碼開發出 Dogecoin,並沒有甚麼野心,只為開發一種更有趣,更親民也更實用的密碼貨幣,結果卻大受歡迎。2015 年,Palmer 眼見社群因為巨大金錢利益而變質,憤而退出專案,他大概沒有料到,變質的好戲還在後頭,從 2019 年 Elon Musk 加入成為「執行長」開始。

    傳播的過程中可能出現「變種」,連創辦人也控制不了,文化適者生存,社群主導,這是 meme 的另一個特性。
  1. 廣義來說,Bitcoin 才是真正的 meme coin 之王,在罵我胡說八道之前,請從這個角度思考:如果 meme coin 的定義是不含內在價值,不能用作投票,純粹以概念、文化認同而形成共識採用的密碼貨幣,那麼既非 utility token 又非 governance token,meme(這裡作動詞用)成價值載體的 Bitcoin,完全符合 meme coin 的定義,只是它的「meme 力」太強、市值太大,被抽出來獨當一幣而已。

    更廣義地說,就連黃金也是 meme,黃金的內在價值雖然不至於零,但卻極之有限,絕大部分的價格都是 meme 出來的,但跨越千年、跨越地域、跨越文明形成的共識,這個 meme 卻變得堅實無比。
  1. 這樣說並不是貶低 Bitcoin,恰恰相反,反而是想提出別小看 meme coin,當一個 meme 正式形成,它就成為一股信念,力量比強勁的功能和具體的應用場景還要巨大和持久。更強的 meme 甚至是一種信仰,你不可能跟信徒辯論神是否存在。

    也因此,我認為 meme coin 必須毋忘初心,保持純粹,Elon Musk 曾說會投入資源開發 Dogecoin 讓它更有用,我認為是走歪路,要做功能,根本不該建基於 Dogecoin。同理,雖然我欣賞強調創造的黑客精神,但認為與其在 Bitcoin 上架 NFT、智能合約等基建,還不如讓它保持價值載體的純粹,把開發能量投放到其他專案。
  1. 我跟財科暗戰章濤老師有一場鬧著玩的「永續賭局」,他主張持有比特幣才是王道,我則持有以太幣為主,超過比特幣一倍以上。事實上,這並不代表我看衰比特幣,或者看好以太幣長遠會升得較比特幣多,那更多是因為文化的傳遞(meme)比較抽象,但是智能合約的用途(utility)則十分具體,因此即使很多人稱以太幣為「虛擬」貨幣,我仍以它作為資產配置的骨幹,感覺還很踏實。

    在 9gag 的 MEMECOIN 推出之前,除比特幣以外,我從來沒花錢買過 meme coin,也是基於類似的邏輯,不是我看扁所有 meme coin,更不是全都看成騙局,只是我並非它們所主張的文化的一部分,僅此而已。meme coin 承載的就是文化,如果我並非由衷認同這份文化,了解不深就去買,那就是投機。投機也沒有不可,只是我很少做而已。
  1. 上月我在 Twitter(拜託不要糾正我應該叫 X 好不好)farm MEMECOIN,好幾位朋友都善意提醒,問我的帳號是不是被駭,這大概是白皮書開宗明義「has no functions, no utility and no intrinsic value」、「is completely useless and for entertainment purposes only」的 MEMECOIN,不符合我不苟言笑,主張「千斤擔子兩肩挑」也要開發出對世界有承擔的服務這個「人設」吧。不過,有了以上的討論,朋友現在應該能夠理解了吧,我有我的志業,但並不排斥其他人的路徑,正所謂兄弟爬山。況且,單是支持我的好友,9gag 的創辦人 Ray,就是 farm MEMECOIN 的充分理由了。

    說支持朋友,是不小心把自己捧高了。與其奇怪我為甚麼支持 MEMECOIN,不如奇怪 MEMECOIN 為甚麼支持我。雖然我在區塊鏈領域的時間比 Ray 長,也的確分享過不少想法與經驗,但達者為先,MEMECOIN 無論是市值、流動性、持有人數、聲勢等任何面向,都比 LikeCoin 強太多太多。再說,即使 MEMECOIN 本身真的毫無用處,基於區塊鏈的特性,也可以「swap」成用處。

    我上月大喊如果我的文章提供到洞見和幫助請付費訂閱,每 100 港元可以幫我掃描一本頻臨絕種的香港書,力竭聲嘶,得到 9 位讀者慷慨支持,足以掃描 40 本書,我由衷感激,但只是杯水車薪,遠遠不夠解決問題。另一邊廂,因為我一直盡力科普,解釋區塊鏈的邏輯與理念,也可能給過一點洞見,Memeland 送我「YOU THE REAL MVP」NFT,又因為我一直持有並無套現,正對著海量有待掃瞄的書本雜誌苦惱之際,意外獲得 MEMECOIN 空投,抵得上我十年的訂閱收入。

    很多事情,不要單從表面看;很多付出,不要計較太多。區塊鏈是 karma 的載體,只要你全力去做,用心打拼,經常會以你意料之外的方法,找到方法回饋你。

相信 karma,如果我的文章給到你知識、洞見或樂趣,請付費訂閱,說不定,將來你的孩子能讀到香港的舊書,正是因為你當下訂閱支持。

《區塊鏈社會學》週報,金錢、媒體與民主的再想像,實踐財富自由、出版自由和民主自由。文章逢週四刊出,直接送到訂戶郵箱。


Comments

在〈9gag MEMECOIN 上架市值超越十億港元 我怎樣看迷因幣〉中有 2 則留言

  1. 生物學上嘅 meme 開始時大多係”冇用”,但有時會跳左入基因就會做成突變。突變可以做成癌症亦可以推動進化。

    套入虛幣,meme coin 可以由”冇用”變成”有用”,機會雖小但會發生亦不夠為奇。

    有冇人用,就變成好似進化論所講嘅 selection。

    1. 對啊 👍

      雖然冇人咁講,但 Bitcoin 剛開始時就是 meme coin。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