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從一件失禮的小趣事說起吧。話說我主持一場閃電講,一個小時,五位來自世界各地的講者,由我逐一介紹,怎料名單在手,五個人 last name、first name 共十個字,我居然一個字都不會唸,甚至連那是甚麼語言都看不出來,好不尷尬。而這尷尬的小事,正好反映共享創意社群核心價值之一:多元

過去的共享創意年會,曾在多倫多、首爾、杜伯尼克舉辦,今年大會選里斯本,正中下懷,西貢的大坳門去得多,歐洲的這個大澳門我可沒到過;人大了,已經很少在出差之餘,會順道看看世界。

說來應該高興,但不知怎地有點尷尬,一把年紀,才第一次拿到「獎學金」,這次是包機票住宿免費出席。共享創意一直設有獎學金,盡量確保有意參與社群的開放信徒,不用因為經濟負擔,錯過跟五湖四海的推動者交流的機會。

共享創意跟其他一些運動如 g0v 零時政府,本身的理念很強,很多細節都堅持多元開放,同時又要注重私隱。會議前先詢問出席者是肉食者、素食者、純素食者還是穆斯林等,算指定動作了。大會的照片全部都為共享創意授權,但不願上鏡的,簽到時可選用紅色頸帶,那大家就知道避免拍到。這次的年會我沒遇到有選用紅色頸帶的,但去年 g0v 的雙年會就有不少,因為好些參與者,來自對岸。

cc global summit alexendous
Alexandros Nousias: Reengineering Open in the Digital Creation

除了以上措施,還有更多追求多元的安排,比如,議題的挑選,會考慮到申請講者的組合是否多元,來自非洲、南美、東南亞,有色人種,女性等,都會加分;兩人以上的論壇,直接規定不能全男班。類似的安排要是放到香港,肯定要被嘲笑為過敏的「女權膠」了。還有更多更進一步的安排,不知道嘲笑者會怎樣反應,比如每人可選自己認為最適合的代名詞貼紙貼到名牌,比如我選 He/Him,還有,洗手間均為性別中立,與會者可按個人傾向選用。

美中不足的是,再怎樣多元,會議還是幾乎清一色英語,個別葡語。關於這點,以前我和一些與會者也反映過,今年我乾脆當上志工,在體制內對籌辦工作組反映,意見接受,但卻實在找不到方法避免,即使是我自己的演講,雖然很希望用中文,但若然對母語的堅持換來聽眾一頭霧水,也沒有任何意義。也許,這個還是得留待 Google 越益精湛的人工智能解決。

會議其中一個主題演講 Whose Knowledge,特別用心。Whose Knowledge 是非牟利組織,宗旨為把邊緣化族群的認知放回互聯網的中心;說起來很抽象,但只要嘗試理解當今日維基百科的寫手依然九成以上為白人男性,看看每一集的 Simpsons 記錄得多詳細,相對起來有色人種、女性在意的議題多麼貧乏(我也想聊中文維基的困境,但那是另一大話題了),就很容易理解 Whose Knowledge 在意甚麼,想改變甚麼。擔任講者的兩位創辦人一位美裔白人女性,一位巴西黑人女性,在葡萄牙大談殖民、黑奴貿易、個人受歧視的成長史、亡父對黑白皮膚子女的差別待遇,應景而且深刻,出席者紛紛站立拍手致敬。

很多國家都曾經極不文明,殘害過別國,其他人種,甚或是自己的人民,歐洲國家選擇面對歷史,悼念亡者,彌補過錯,避免重演。也唯有如此,而非篡改、否認、封殺黑歷史,民族、國家、人民才能真正放下過去,邁步向前。

#原文刊於《明報﹣星期日生活》 2019.05.12 chungkin Express 專欄

我在推廣讚賞公民,一場讓 創作可以當飯吃 的運動。喜歡這篇文章,請在下方 讚賞鍵 免費按讚 1-5次,幫我從配對基金賺取小量收入。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