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最開放的年代 這是最封閉的年代

Medium 如何演繹 medium #5 (Image credit: Alan Levine) 世界變得快到一個程度,這一系列關於 Medium.com 的文章,上一篇還在討論臉書用戶移民 Medium 潮,來到第五篇,要討論居然是 Medium 用戶移民開放網站潮。 先旨聲明,兩個所謂「移民潮」都很可能不成氣候,我但願那不會流於先知先覺者的小打小鬧,但一個平台做大了,可不會說垮就垮,尤其是封閉系統是讓人過得很舒服的。按「像南京大屠殺死三十萬人才算屠城,死一萬幾千的不算」這邏輯,無論臉書、 Medium 還是香港正在面對的,都算不上移民潮。

Imagine

2019.06.04 悼 參與了三個月的台灣 AppWorks 加速器,碰巧在 六四30 舉辦畢業 Demo day,我只好留在台北,在崗位發揮我的所長。Demo day 在 Marriott grand ball room 舉辦,多次綵排,考慮到各種細節,服務貼心到一個點,為每個團隊預先選定10幾秒的上台音樂,同時允許自訂。大會選的都是偏 disco 的曲子,我沒特意跟同學們聊這個話題,不過感覺上好像沒有誰會在乎這個細節。倒是我,雖然是個不修邊幅,而且每次綵排都被人叫我多加熱情的人,挺在意我上台時給我配首舞曲,於是自訂。第一段浮現腦海的曲是 Forrest Gump 的 soundtrack,是多年來喜歡的,不過語境不是很搭。也有想過在這個特別的日子特別的活動,是不是能有一個 10秒鐘的悼念,但播 10秒《為自由》的甚麼的,好像也太流於自嗨,不是很合適。反正,最後選了 John Lennon 的《Imagine》- You may say i’m a dreamer. But i’m not the only one.(10秒後沒播出的第三句當然是 CFA “call for action“ – i hope some day you will join us. And the world […]

左而不膠 淺談開放商業模式

(共享創意全球峰會 2019 隨筆二) 如果有人說我左膠,此人大概沒有接觸過世界其他角落的一些腦袋。去年我在共享創意(Creative Commons)全球高峰會分享如何利用區塊鏈作底層,讓分享內容有利可圖,與會者有彈有讚,最負面的回應是,我污染了共享運動。

臉書說要注重私隱了 我重開帳號了 –兩者沒半點關係

3月 7日,Mark Zuckerberg 在自己 Facebook 帳號發文,大談臉書接下來要怎樣著重私隱。理論上應該掌聲雷動,實際上那更像是 Tinder 談婚姻之道,無論如何都覺彆扭,況且臉書在保護用戶私隱方面的名聲也實在太臭,因此笑聲、罵聲也不遑多讓,科技知識份子紛紛回應,好不熱鬧,博客各種意見都有,但就很難找到有人相信 Mr Zuckerberg 為了用戶著想而為之。

假鈔票 真問題 – 你能分辨 49款流通紙幣麼?

假如健力士有最多鈔票款式世界紀錄,估計保持者非香港莫屬。新一代設計於明年全部推出後,流通市面的紙幣有金融管理局的 10元 2款,3家銀行、5種面額、3代設計 45款,還嫌不夠,渣打和匯豐還要分別發行 150元紀念鈔票,總共 49款。

404 Not found 遇得多;402 有見過麼?

誕生於九十年代的互聯網,經過 30年的普及化,也順帶普及了一個概念:網上內容普遍免費。然而這個常識,並非理所當然。 常識不常 30年不短,足以讓很多人忘記,忘記很多內容曾經需要付費獲取。對於 90後甚或 00後,即所謂數碼原住民(digital native),從懂事起已上網,從上網起已免費獲取各種內容,網上內容免費遂成常識。常識有兩種,一種是經過科學驗證,然後逐漸普及到世人心目中;有時這些常識並不直觀,比如今天看來理所當然的地動說就非常違反人類自我中心的直覺,因此哥白尼在 1543年發表《天體運行論》前,天動說才是常識。另一種常識屬於社會現狀,並非物理的必然,也不見得是道理的當然,純粹是社會如此運作,久而久之內化成常識,比如駕車收費載客要領牌,餐廳吃飯需要付服務費和小費;這種常識隨著社會變化或科技演化,往往會逐漸改變。網上內容普遍免費,屬於後者。

帶中國特色的乜乜物物

中國大陸《區塊鏈信息服務管理規定》出台,規定經營方認證用戶真實身分。我從不自誇也不相信有人可以預測未來,但實名制的出台,實屬意料之內,毫不意外,唯一沒法估計的是何時出台。有朋友真心迷惘,問我實名制的區塊鏈,還算不算區塊鏈。

共享創意 任重道遠

共享創意(Creative Commons)從 2001年由史丹福大學法律系教授 Lawrence Lessig 創立至今已有17年歷史,進入香港也有 10年,但身邊很多創作者以至公眾都對之所知甚少,又或是有所誤解。我們日常接觸的內容如報章雜誌、電影音樂、教材論文,絕大部分依然使用傳統版權制度,十分封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