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回來的

二月的舊金山,就算是陽光普照,依然覺冷。尤其是Steve Jobs小時住過,風大濕氣重的日落區。

Loi’s替胃部治療思鄉病後,數數手指,距離A第一次帶我來這家中越小餐館已經年半有多。當時是2010年的WWDC,台上的Jobs在key note發佈iPhone 4,台下的我到處找方法讓給否決了幾次的遊戲盡快在App Store上架。那是公司決定進入智能手機市場後第一次出差美國。
(more…)

KJ

去年十月往北京出席朋友的喪禮後,在咖啡廳寫下一些話作悼念,卻卡住發不出去。想是天意,就作罷了。

現在翻出重讀,感覺不能準確表達我所想的。但反正寫得好不好也不重要,既然寫了,也就是如實紀錄了當時的心情,乾脆發出來,紀念這位值得尊敬的前輩。

Palo Alto, 清晨
(more…)

五十步

在好友pc家品茶。問我在國內經常出入的這些年,對國內人的公德和素質有甚麼感覺。

許多場景瞬間浮現腦海。

在北京「站」地鐵,總能感受到別人帶來的溫暖,來自其鼻息。還有免費的推背服務。

在廣州乘搭扶手電梯,總能放鬆心情停下來,因為十多年來沒試過可以靠左往前走。

步出上海虹橋機場,想要排隊坐計程車,隊伍不會越來越長,因為越排越粗。
(more…)

復出前的熱身

距離去年生日在富良野隨意寫了幾句話,快四個月沒貼了。少產於我是很普遍的,但連留言都提不起勁去回覆,自覺有點過份。

要找藉口,就一個累字。身累,心更累。工作讓人累,回家看看新聞吧,豬狼看得我好累。看新聞都累,看看Facebook吧,結果是更累。「蝗蟲」成為常用詞,歧視已成理所當然,仇恨滿天飛。

很想說點甚麼,但鍵盤太重,腦內議題太多,精力卻太少。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