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遊產業_慶_七一回歸

七一,對不同人意義完全不一樣。有人說是回歸祖國紀念,另有人說是港殤悼念,對一些人來說是建黨節,對更多人來說只知道是長週末。反正一個七一,各自表述。然而中國的手遊產業則一致共識,認定今年的七一是個回歸——回歸封閉。

六月三十日,蘋果在開發者後台對中國帳戶發出消息,指根據國家新聞出版廣電局公告,七月一日起流動遊戲需得當局審批才能發布。不難想像,消息一出,產業內大小網站論壇討論組瘋傳,慨嘆國內開發者最後一片淨土正式淪陷,除了評論,更有審批申請攻略,代理公司的價格比較等,眾說紛紜,真偽難辨。

事件的細節,頗堪玩味。第一,廣泛討論是由蘋果的公告帶動而不是政府。事實上,公告是發佈在互聯網而不是政府單獨給蘋果或者相關公司的,而且引述的公告發於5月24日,業內早有討論,甚至,遠至兩年前,已經有類似公告指流動遊戲需要某些審批云云,但一直只是引起猜猜度度,莫衷一是,事關大家明白,國內很多法規,規定是一回事,執行又是另一回事。倒是蘋果一封只有兩行的公告,就讓大家確認狼確實來了。誰擁有更高公信力,不言而喻。

第二,七一生效的規定,蘋果提前一天才發出,如此處事手法,絕不像蘋果或者任何外國企業的一貫作風,我沒有任何消息來源,但只能推斷,蘋果一直在跟中國政府談判,嘗試讓App Store倖免,否則就算要落實新規定,至少提前數月通知開發商,做好部署。試問如果有公司花了五年開發遊戲,正打算七月份提交蘋果在中國發佈,卻在六月三十日收到公告,而申請審批可能要半年,那是甚麼味兒?但願這是虛構的例子,可惜這是第一身經歷。

對在155個國家運營App Store的蘋果而言,類似規定並不陌生。比如在App Store推出的初期,開發商發佈遊戲,在芸芸國家中,唯獨不能選南韓,遊戲必須透過南韓公司上線,而上線前需要經過評級等手續,幸而後來強勢的蘋果跟南韓政府談判成功,免除國際開發商在南韓發佈遊戲的麻煩和成本,也避免了南韓玩家的「網上移民潮」。有國家從封閉往開放走,幾年後也有國家走相反的路。這次蘋果教主的談判對手換上達賴轉生也審批的政權,會再一次成功,讓世界美好一點麼?單是觀乎上月蘋果開發者大會的Keynote提到多少次China,用了多少中國app作例子,我不敢樂觀。

不單蘋果,業界對這情況也並不陌生,事實上,電影、廣播、出版等各創作媒體,又或者其他平台上的運行的遊戲,早就是這樣操作了,所以才說App Store是中國遊戲開發業的最後一片淨土。新政策反映手機遊戲「升呢」,成為足以影響社會的媒體,當下業界對新規定的反應,不過是大家近幾年被開放的流動互聯網「寵壞了」而已。

韓寒曾寫道,「世界上邏輯分兩種,一種是邏輯,一種是中國邏輯」,這早已成常識。現在規定出來後,業界的世界觀更加二元,企業無論多堅持全球策略,一個標準,都需要把世界分為中國和 “rest of world”,「非中國」。非中國,不見得就是價值觀相近,搞不好也是大相逕庭,但好歹能找到些最最基礎的共識。跑題了,但這實在讓我想起,近期有媒體開始把香港的政治光譜分為建制派和「非建制派」了。

過往,中國市場於商人是個圍城,「城外的人想衝進去,城裏的人想逃出來」。七一之後,對於手機遊戲廠商,這座圍城已被重新定義:城裡的人都在想是否逃出來,城外的人可別妄想衝進去了。

#原文刊於《明報﹣星期日生活》 2016.07.03 “Ryu vs Ken” 專欄

1 thought on “手遊產業_慶_七一回歸”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