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真遊戲

一個偶然的機會,本欄上月談及挖坑收費模式的「遊戲的一橫一直」上兩篇被二合為一,在大陸的遊戲網站「觸樂」轉載。平時爬格子都是鎖定香港的受眾,轉載之下,有認可的,但更多是負面的,頗堪玩味,乾脆循環再用,騙騙稿費。留言大概二十多條,相對報紙這種過分傳統的單向溝通,顯得特別寶貴,我當然全都細閱,一一回覆。

不少讀者覺得內容空洞沒意思,指文章「無病呻吟」、「沒有中心的東一句西一句」、「各種扯東扯西,就不能好好說遊戲」,還有看得露陷的我發笑的「這就是典型香港報紙專欄口水文風格」。數一數,有個詞不約而同出現了四次:老生常談。

老生常談,即「阿媽係女人」,少許貶義,但阿Q地想,至少讀者認為我沒說錯或者說謊,畢竟沒有人會說特首的話老生常談。讓我更在意的,不是讀者對我的看法,而是對這個議題的看法,因為老生常談除了人盡皆知這層意思,還帶著一種理所當然,不值討論,不需反思,不應或不能改變的意味。

這種犬儒式認命,在國內尤其普遍。這點完全可以理解,面對政制、物價、環境、公義各方面社會問題,國人非常無力,回應的代價很高,麻醉自己是最有效的自處方式。但這裡說的是遊戲產業的生態,雖然要逆流改變市場生態和抗衡消費者貪求免費的心態也是很難,但至少沒有來自國家機器的阻力。

事實上,嗅覺告訴我,中國一部份資深玩家已經看透而且玩膩了免費挖坑模式,加上個別有心有力的廠商的堅持和努力,近一年來開始有收費遊戲得到了玩家用鈔票投票認同,比如站在遊戲和藝術之間的《紀念碑谷》及中台合作的《世界2》。最近的佼佼者要算台灣遊戲開發商雷亞上月上線的《Implosion》,返璞歸真不搞挖坑,下載收費10美元,同樣賣個滿堂紅,先後進駐14國暢銷榜前十和在29國下載榜前十,讓人鼓舞。

看出免費模式問題的除了玩家和開發商,還有在這方面影響力全球第一的蘋果。為推動,不,還不如說挽救頻臨絕種的收費下載模式,本年初蘋果在App Store加入了Pay Once的編輯欄目,定期選出單次付費的好遊戲。另一個更特別的改動,是針對中國區的App Store加入了RMB1收費下載價位,培養玩家收費下載的習慣,得到眾多遊戲廠商追捧。總的而言,成功的收費下載遊戲對比成功的免費遊戲,收入規模還是微不足道,但好歹證明了簡單直白的收費生態依然存在,這世界還有很多人和很多開發商在追求簡單的遊戲樂趣。

芸芸讀者回應當中,其中一則詳細而深刻得足以獨立成文,除了是回應中最突出的,也得到了編輯頒予當期網站的「本週最佳評論」,節錄如下:

「***老爺爺有一句話說的很好:「當利潤達到100%時,他們敢於踐踏人間一切法律;而當利潤達到300%時,甚至連上絞刑架都毫不畏懼。」…
這就是免費遊戲真正的可怕之處,也是為甚麼在遊戲媒體和玩家的口誅筆戈中,免費遊戲還得到了十分長足的發展,甚至由中國影響到了整個世界的真正原因。要記住,他們連上絞刑架都不怕,你罵幾句怕甚麼?」

(按:語句來自《資本論》,***正是河蟹掉的「馬克思」三字。自己的名字居然在世界最大的「共產」國家被河蟹,大概相信歷史決定論的馬克思也意想不到吧)

我固然認同這則回應,認可編輯所選的最佳評論,然而我的目光,卻不由自主地聚焦在另一則言簡意賅的回覆:

「我要真~~~~~~遊戲~~」

#原文刊於《明報﹣星期日生活》 2015.05.24 “Ryu vs Ken” 專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