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句話惹毛遊戲製作人

最近網上流行玩「一句話惹毛乜乜物物大賽」,乜乜物物包括女友、地勤、設計師、社運人士等等,好不熱鬧。假如有一句話惹毛遊戲製作人大賽的話,對我來說,大概就是「文案啲野,求其得啦。」

不,最是覺得文案可以求其的人,字典裡面其實沒有「文案」這個詞,大概會說「呢啲野,求其得啦,都無人睇架啦。」

既然沒人會看,留空就可以,何必填些字進去。既然放上文字,用字就要認真選擇,這是對文字的尊重,是文字工作者的尊嚴。

客觀經驗,很多遊戲玩家,看到文字就跳過,是事實。但別人的反應是一回事,自己的態度是另一回事。也有很多人聽到遊戲就說不會碰了,如果以上邏輯成立,那豈不是整個遊戲都可以隨便做了?況且,因果循環,要是寫文字的人不認真寫,看文字的人就更相信不必認真讀,造成自我實現。

公司的角色扮演遊戲正開發得如火如荼,同事找我要玩家提升體力、經驗和金錢的藥品的文案。藥品除了分三種,還再分五個等級,等級越高,提升的體力、經驗和金錢也越高。對於這款想要體現港人情懷的遊戲,作為監製的我不甘於像大部份遊戲般,簡單用上一級體力藥、三級經驗藥、一箱金條之類的文案,跟導演兩人認真討論良久。

體力比較直觀。遊戲界面用電池圖標表示體力,順理成章,五個等級的提升體力物品我們選上了不同電量的電池,初階三級為碳性,選以前最流行的黑貓,高級的為鹼性,選專門推動四驅車的粉紅兔電池,分別銀色和金色。

提升經驗的藥品,想過用鹽和米,正所謂「食鹽多過你食米」,但物品有五等,加上油、醬、醋又太牽強。一番討論後,決定以傳統價值做文章,既然有五個等級,自然聯想到儒家五常。虧我還是在新亞唸書的,不到此時,都沒認真思考過儒家五常,愧對錢穆唐君毅等一代宗師。老實說,有種覺得中式思想過時的潛意識,然而細心解讀,可以在二千多年前指出仁為人之本,信為社會之本,確實很有智慧,歷久常新。不知情者,大概會以為這是為當下中國量身訂造的價值論述。

然而,最好的尊師重道不是盲從,而是批判和修正,五種價值,我們逐一斟酌。基於默契,很快就共識淘汰掉「禮」。在我眼中,傳統儒家強調的禮,講求君臣、父子、夫妻之間的無理尊卑,產生虛偽和不平等,也妨礙新時代引領社會進步。相對而言,我們加入了「勇」,這份無論是面對霸權、生活還是自己都需要的氣魄。

比較好玩的是金錢道具,我們有過不少想法,比如紙皮、鋁罐是初階,舊電器是高階,賣出可得相應金錢。也想過鐵皮屋、木屋是初階,洋房、獨立屋是高階,這切合了遊戲的地產主題,但遊戲的主人翁本身是受欺壓的一群,這個沿自大富翁的概念並不合適。

嘗試停止思考,聽聽自己一想到錢意識到甚麼。結果是血汗。勞動換來的錢,自然有血有汗,出賣汗水,可得少量金錢,出賣鮮血,錢加一等。既然流血都不流淚,出售眼淚,當然可得更多。出賣甚麼能比淚水更值錢?尊嚴。(同事一陣吐槽,「邊有咁值錢呀?」)這個物品的描述,引述了阿里士多德,“Dignity does not consist in possessing honors, but in the consciousness that we deserve them.” 至於圖標,是「樽鹽」。

很難想到比尊嚴更值錢的物品,五層藥品還差一個。可是反過來想,出賣甚麼比汗水更賤?固然是學識。你說我們很灰?但我沒提到的是,導演提議過用良心做金錢道具,結果五層都擠不進。

#原文刊於《明報﹣星期日生活》 2015.08.30 “Ryu vs Ken” 專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