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writing

  • 讀者公投:2023 寫作計畫

    讀者公投:2023 寫作計畫

    我不是會在年初作出年度期許的人,寫作方面更是毫無章法,幾乎每星期都是週報死線臨近才臨急抱佛腳,匆匆想主題,馬上下筆。我不喜歡這種狀態,缺乏編輯,有欠專業,一時間卻又改變不了。

  • 追求文字有價的局內人、局外人和超越者

    追求文字有價的局內人、局外人和超越者

    寫作難以維生是人所共知的客觀事實。上週文壇就台港兩地稿費問題展開連串討論,鄧小樺、廖偉棠和一眾文人輪戰,有人發起「文學界 #metoo」鼓勵作者公開被剝削個案。可幸的是,在各方抒發情緒和充分表達後,事件暫告一段落。 雖然不知算不算文人,讓我也來慢三拍地蹭熱度,討論一下文字有價這回事。

  • 鼓勵正版,允許翻版,消滅盜版

    鼓勵正版,允許翻版,消滅盜版

    無大台出版實驗的初步構想 III 本年 7.1,我公布了新書《所謂「我不投資」,就是 all in 在法定貨幣》的出版計畫,將會實驗無大台出版,跟讀者、業界和整個社會一起尋找出版新典範。 經過三個多月的摸索,在設計師彥良、編輯盈穎,加上策展 FAB DAO 的幫助下,出版計劃如火如荼,新書即將跟大家見面。

  • 多走三步 讓 Writing NFT 成為出版新典範

    多走三步 讓 Writing NFT 成為出版新典範

    假如 LikeCoin 的 WordPress 插件能加入 web3 留言功能,讓讀者使用錢包鏈接,把留言直接寫到區塊鏈和分散式儲存,配合 Writing NFT,說不定就能讓作者和讀者共同建構一份永續的作品,一次過滿足儀式感、同溫層和社群互動三大願望。

  • 吃自己狗糧:以 Writing NFT 發表文章兩個月數據分享

    吃自己狗糧:以 Writing NFT 發表文章兩個月數據分享

    以下是我在過去 60 天使用 Writing NFT 的關鍵數據,還沒納入 9 月 30 日的數據,也不包含本篇文章以及幾篇延伸閱讀的 Writing NFT。 出版了 15 篇 Writing NFT 獲 188 位讀者收集 獲得收入約 444,972 LIKE 平均每篇文章 29,665 LIKE 每位讀者平均支持 2,366 LIKE 最熱門:〈分散式出版 DePub 的發展路徑,NFT 從移民到原住民〉(創世 NFT) 最冷門:〈有一種朋友,叫亦師亦友〉(佛系貼出,沒作任何推廣)

  • 我的 2021 寫作盤點

    我的 2021 寫作盤點

    這則總結原是上週的文章,本來剛好在 2021.12.31 發表,卻因為《立場新聞》被逼停刊,臨時改為分享對於立場和 metaverse 的看法。然後沒幾天,又輪到《眾新聞》被逼停刊,還不只,較不受公眾關注的還有《香港獨媒新聞》、《IBHK網絡媒體》、《癲狗日報》、《夠薑媒體》及《聚言時報》也於一週內相繼停辦。關注公民媒體的我明明好應該紀錄點甚麼,卻發現對此已經毫無能力書寫。

  • 四月起全職寫作的我餓死了沒有

    四月起全職寫作的我餓死了沒有

    上月一日,我說「今天起,我拿文字當飯吃」[1],把 ckxpress.com 升級成「ckx Press 出版社」,全職寫作。說我是寫作、教學、兼職參與 LikeCoin 社群的超齡斜槓族,也無不可。 本文整理我四月份的收入,讓有志寫作的後來者參考,看拿文字當飯吃會不會搞出人命。

  • 2021.04.01 ckx press 出版社開張大吉

    2021.04.01 ckx press 出版社開張大吉

    p.s. 原意是想說說近況,寫著寫著居然變了 sales pitch,如果你不想被推廣,請不要讀下去 p.p.s. 下次我會另闢一份 #decentralizehk 電子報,擺明車馬 sell 文字,沒興趣請退訂,no hard feeling p.p.p.s. 標題本是「寫作為一種志業」,不過因為太老土而作罷

  • 2021.01.01 裸辭迎新歲

    2021.01.01 裸辭迎新歲

    2020 雖然很特別,列出來卻也很簡單。發生了一場疫症,取消了一國兩制;待了最多家,出了最少差;煮了最多飯,做了最少運動;看了最多電影,入了最少戲院;寫了一本書,錯過了四個書展;發起了一場運動,辭了一份工作——

  • 再努力十倍我就可以月入上萬港元–Medium合作寫手計畫的自問自答

    再努力十倍我就可以月入上萬港元–Medium合作寫手計畫的自問自答

    一、合作寫手計畫賺錢麽 一千港元的樣子,主要來自十月的四篇新文章,加上一些舊文章零星落索的微量收入。算不算多,見仁見智,相對於用了十年面書得到58000 Likes卻沒收過一毛,或以前Blogspot有Adsense但從來沒到過最低支付條件,當然算是很多了。不過其實,互聯網還沒太流行,我還在大學唸書的時候,在電腦雜誌的稿費也遠不止這個數,現在回復較接近以往的水平,都不知道該叫做倒退好還是進步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