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起全職寫作的我餓死了沒有

上月一日,我說「今天起,我拿文字當飯吃」[1],把 ckxpress.com 升級成「ckx Press 出版社」,全職寫作。說我是寫作、教學、兼職參與 LikeCoin 社群的超齡斜槓族,也無不可。 本文整理我四月份的收入,讓有志寫作的後來者參考,看拿文字當飯吃會不會搞出人命。

2021.04.01 ckx press 出版社開張大吉

銅鑼灣書店,台北。

p.s. 原意是想說說近況,寫著寫著居然變了 sales pitch,如果你不想被推廣,請不要讀下去 p.p.s. 下次我會另闢一份 #decentralizehk 電子報,擺明車馬 sell 文字,沒興趣請退訂,no hard feeling p.p.p.s. 標題本是「寫作為一種志業」,不過因為太老土而作罷

2021.01.01 裸辭迎新歲

2020 雖然很特別,列出來卻也很簡單。發生了一場疫症,取消了一國兩制;待了最多家,出了最少差;煮了最多飯,做了最少運動;看了最多電影,入了最少戲院;寫了一本書,錯過了四個書展;發起了一場運動,辭了一份工作——

再努力十倍我就可以月入上萬港元–Medium合作寫手計畫的自問自答

一、合作寫手計畫賺錢麽 一千港元的樣子,主要來自十月的四篇新文章,加上一些舊文章零星落索的微量收入。算不算多,見仁見智,相對於用了十年面書得到58000 Likes卻沒收過一毛,或以前Blogspot有Adsense但從來沒到過最低支付條件,當然算是很多了。不過其實,互聯網還沒太流行,我還在大學唸書的時候,在電腦雜誌的稿費也遠不止這個數,現在回復較接近以往的水平,都不知道該叫做倒退好還是進步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