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分 哪來享— — 如果硬是要我解釋停用面書的理由

繼月前刪掉WhatsApp帳號後,從社交網絡再退一步,離開了面書。

做這個決定不無掙扎,一則我的工作相當依賴面書,二則我雖然很內向卻不瀟灑,有跟朋友分享和得知朋友近況的需求,經過多年發展,面書把很多人圈進了舒適區,好些朋友除了面書不會在任何其他地方貼文,讓我很為難。上次離開WhatsApp,朋友問我爲可如此決絕,叫我啼笑皆非;這次離開面書,卻連我自己都覺得需要決絕起來才能成事。

但這一步還是踏了出去。

更多…

島國的不變應萬變

說來有點大鄉里,從事遊戲業十五年,上週才第一次出席東京電玩展(下稱TGS, Tokyo Game Show)。

相對於香港同事對出差大陸的回應總是「確實有需要時就會去」,到東京出差,同事的想法永遠是「快點找些需要給我去」。成人之美,往年參觀TGS的機會我都讓給同事。
(more…)

是(其)他也是你和我

台灣出差回港後,為新遊戲項目到獅子銀行開立公司戶口。

才不久之前,媒體上常報導一兩個小伙子短時間內開發出某手機遊戲然後大賣的故事,已經像街頭的小販檔般,極速消失。現在連做手機遊戲資金需求都越來越大,模式也越來越像拍電影,某些會成立有限公司,獨立募資。可幸的是,募資的渠道除了傳統的投資者,有不少已經採用如Kickstarter, Indiegogo等「眾籌」平台,得以打破框框,直接向大眾募資。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