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hongkong

  • 致青春:給Startlab的籌委和學生

    致青春:給Startlab的籌委和學生

    去年大陸的手機遊戲市場井噴,正好碰上公司的狀態不好,自知必須加倍專注大幹一場,否則公司倒了死不瞑目。於是年初開始把能砍的工餘活動全砍掉,創業圈的活動一個不留,除了為專注,也因為覺得再多的分享,假如換來另一個失敗的個案,反而給業界多潑一盤冷水。港人在大陸市場失敗的案例已經夠多,不差我一個去驗證。 最終還是敵不過幾位很單純很天真的年青人的邀請,出席了Startlab的分享會。

  • 科技興邦.資

    科技興邦.資

    放棄硬件建設和營運,不代表政府對於推動 IT 產業無可事事,反而是放下自在,海闊天空。

  • 期許的糾結

    期許的糾結

    前陣子休假一個月,大部分時間宅在家裏,和跟父母到處晚飯。靜下來的時間,寫了些牙痛文章。其中一篇比較長,三千多字,寫完卻沒有貼出來。是我對香港政府之於資訊科技業的期許。

  • 創業異化。貳

    創業異化。貳

    假如莫乃光代表香港IT界去車公廟求籤,得到的卦大概會這樣說:「想做產品,先得生存;為要生存,需接外包;多了外包,忘掉產品。」是的,這是本港IT創業公司的宿命。

  • 香港人的comfort zone

    香港人的comfort zone

    「成功人士」和「人力資源顧問」常說,一個人要成功,必須衝破自己的舒適區。有些人的舒適區是對應工作性質的,比如我對著手機和電腦工作一整天可以很享受,但要純為工作跟陌生人打交道或者跟熟人討價還價,即使幾分鐘我都覺得很難受。對於香港人,物理的舒適區一般是深圳河以南。認識一些居住和工作都在港島的朋友,尤其是居港外國人,甚至到九龍都不大願意。我就試過不少次,跟人約碰面的地方時,對方二話不說就問港島還是尖沙嘴,完全漠視大圍才是「香港正中心」這個事實。在他們心目中,仿佛柯士甸道就是深圳河,廟街就是東門。難怪當年港府那麼堅持,跨境的高鐵,總站必須設在柯士甸道以南的西九。

  • 也談startup是甚麼

    也談startup是甚麼

    先後兩位朋友撰文討論startup是甚麼1。兩位好朋友,兩篇好文章,我讀後毫不猶豫按Like。但讚好後卻又如坐針氈,總覺得有甚麼不對勁,想要跟宋漢生和李勁華斟酌一下。

  • 占占占人:從拉闊香港辦公室到香港價值

    占占占人:從拉闊香港辦公室到香港價值

    創業十幾年,朋友把我戲稱為高老闆或者「膠總」也好久了,但我一直避免老氣橫秋的向同事說教。直至最近,發現即使自己的氣不橫秋,畢竟是老了,於是久不久跟同事談起香港的價值來。夠老套的。

  • 0001hk

    0001hk

    我不知道自己為何做不到李嘉誠,也沒興趣去反思,但最近卻不經意地得到了誠哥0001hk的稱謂,真汗顏也。

  • 被與獲的邊緣

    被與獲的邊緣

    陳雲大師上身。優質的中文,描述受到正面的待遇用「獲」,如「獲認同」、「獲尊重」;描述受到負面的待遇用「被」,如「被通過」、「被代表」、「被高鐵」等(例子太多,不能盡錄)。

  • 圖書館 1984

    雖然還算喜歡看書,但不喜歡圖書館。討厭那種死寂。討厭冷氣過激 ﹣雖然相信這多半是香港的獨有問題。 最近待在香港時間較多,沒有辦公室,無法集中工作。在北京,雖然我有自己的辦公室,但更多是在書蟲、金湖、光合作用等cafe、餐廳、書店工作,反正到處都有免費無線上網,而且大多設有電源任人使用,體貼的更會每桌提供獨立電源。時有情侣把茶餐廳當電影院,兩口子坐在卡位一邊,開著筆記本,插上電源,在youku看電影,好不寫意。對比起在香港未吃完侍應已要幫妳/你收拾,北京的服務員從不「驅趕」客人 ﹣甚至不理會,大多是喚數遍才過來。我經常坐下超過一小時不點菜,從沒人管,更惶論趕。在電力、電訊基建一流的香港,別說過這種生活,我們連對它的想像力都沒有。都是托高地價政策的福。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Except where otherwise noted, chungkin Express by kin ko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