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創意全球峰會 2019 隨筆

先從一件失禮的小趣事說起吧。話說我主持一場閃電講,一個小時,五位來自世界各地的講者,由我逐一介紹,怎料名單在手,五個人 last name、first name 共十個字,我居然一個字都不會唸,甚至連那是甚麼語言都看不出來,好不尷尬。而這尷尬的小事,正好反映共享創意社群核心價值之一:多元。

報格大異 處境雷同 紐約時報與蘋果日報

忽然之間,人人都在談論訂閱制,只因 蘋果日報即將轉型訂閱,而第一步要求用戶登入觸動的群眾神經。一般常識,訂閱制由來已久,本地也一直有傳統報章採取,現在才成為討論焦點,也是從側面印證了蘋果在港台的影響力。 市面評論幾乎一面倒看淡蘋果的轉型,有人甚至嘲諷蘋果以為訂閱制是靈丹妙藥,自以為是紐約時報。蘋果不是 電子訂戶於去年年底超越三百萬 的紐時,這個當然 — — 讀者也不見得是紐時的讀者 — — 不過雖然報格不同,處境卻有其相似之處。 (image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臉書說要注重私隱了 我重開帳號了 –兩者沒半點關係

3月 7日,Mark Zuckerberg 在自己 Facebook 帳號發文,大談臉書接下來要怎樣著重私隱。理論上應該掌聲雷動,實際上那更像是 Tinder 談婚姻之道,無論如何都覺彆扭,況且臉書在保護用戶私隱方面的名聲也實在太臭,因此笑聲、罵聲也不遑多讓,科技知識份子紛紛回應,好不熱鬧,博客各種意見都有,但就很難找到有人相信 Mr Zuckerberg 為了用戶著想而為之。

共享創意 任重道遠

Photo by Sharkgraphic (Pixabay CC0)

共享創意(Creative Commons)從 2001年由史丹福大學法律系教授 Lawrence Lessig 創立至今已有17年歷史,進入香港也有 10年,但身邊很多創作者以至公眾都對之所知甚少,又或是有所誤解。我們日常接觸的內容如報章雜誌、電影音樂、教材論文,絕大部分依然使用傳統版權制度,十分封閉。

Medium 能取代 Facebook 麼?

自從年初 Facebook 修改算法進一步降低專頁貼文自然觸及率,臺港兩地作者紛紛跑到 Medium 開帳號,揚言移民。大半年過去,在 Medium 紮根下來的少數人,寫了好些文章總結經驗。我也湊一下熱鬧,借用網友宅人阿唯的文章標題,說一下我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