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不一定好,以人為本不見得對

CC-BY-SA Buster Benson https://www.flickr.com/photos/erikbenson/25717574115/in/photolist-9Vu8xY-FbzhNg

上期提到,當 TikTok 的演算法應用在新聞,再加上背後對極權政府的高度配合,會演化成最中心化的新聞篩選。文章刊出後,收到一些頗為典型的意見,說責任不是出在工具而在人。

在公義與不公義之間,我們閱讀

亂世讀書:薦 Radical Markets ‧ 下 六月,某群組傳來一幅諷刺漫畫,醜化香港示威者爭取「最低工資5萬蚊」、「40歲退休政府養過世」等無理訴求。我心平氣和回覆,莫說根本沒有抗爭者提出這些訴求,就算有天真的有人爭取,也反映社會正在進步;今天被視為理所當然的公共房屋、免費教育、津貼醫療、把勞工當成人,數百年甚至短短數十年前,都是天方夜譚:我們都在享用前人爭取的「無理」訴求。漫畫無的放矢的嘲笑,是阿叻式無知,和對未來想像力的缺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