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十幾年前首次見識中國大媽的廣場舞,一直覺得那個畫面很美,是一道香港容不下的好風景。是的,大媽們也許樣貌身材舞技欠奉,但運動、藝術不是少數人專利,廣場可以讓市民享用,年紀大了也可以實現自我,都是美事。香港對廣場舞如此反感,是服膺於公共空間不准這不准那,下班最好安坐家中看TVB,搞科技要去數碼港,搞藝術請到西九,或者幹脆說是土地不足的港府邏輯。(圖:大叔大嬸在城門河邊跳舞)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