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薩爾瓦多人,1 BTC = 1 BTC

https://edu.senexpay.com/?product=the-fundamentals-of-bitcoin-and-the-blockchain-for-beginners

上星期幣圈最重要的小事,無疑是薩爾瓦多議會大比數通過比特幣與美元並列,成為該國的法償貨幣(legal tender)之一。 說它「小事」,是因為薩爾瓦多面積只有不到八個香港大,人口更略少於香港,只有六百多萬;地理白痴如我,在 Twitter 讀到新聞時,得靠 Google 才知道 El Salvador 在哪,中文譯名是甚麼。然而,這是首次有國家在法償貨幣的層面認可比特幣,歷史意義非凡,從此,「1 BTC = 1 BTC」不再是比特幣信仰者的專利,也是薩爾瓦多民眾的生活日常。

共同體可以超越「同呼吸、共命運」嗎?悼念可以超越空間嗎?寫在六四三二

想像的共同體 去年,我接受《區塊勢》許明恩就《區塊鏈社會學》的訪問。劈頭第一個問題居然是:「社會學是甚麼?」 說「居然」是因為社會學於我好像很理所當然,就像如果你是個廚師,大概預計不到受訪時對方會問你煮菜是甚麼。但想了兩秒又覺得正常,《區塊勢》專門討論區塊鏈,明恩是理工科出身,明明是我「自作主張」把區塊鏈和社會學,把資訊科技和社會科學關聯起來。

只許富人投資,不准窮撚進場:監管密碼貨幣的神邏輯

別忘了,八百萬的個性,是「創造」

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就「加強香港打擊洗錢及恐怖分子資金籌集規管立法建議」發表諮詢總結,除了毫不意外地打算向密碼貨幣交易所發牌,另加上交易所只能向持有八百萬港元資產以上的「專業投資者」提供服務的規限。 該規限有三大荒誕之處。

我們都是 Bitcoin Pizza Day 的主角

http://heliacal.net/~solar/bitcoin/pizza/.t/IMG_0988.html

2010 年 5 月 18 日,當時 Bitcoin 推出一年多,程序員 Laszlo Hanyecz 在古早論壇 bitcointalk.org 以 10000 Bitcoin 徵購兩塊 pizzas,連洋蔥、青椒、蘑菇、番茄、香腸等配料的需求都寫得一清二楚,相信是一位很好的程序員。四日後,即十一年前的今天,Hanyecz 在自己的帖子下留言,成功以 10000 Bitcoin 買得兩塊 pizzas,圖文並茂。 區塊鏈編年史上,把這個特別的日子稱為 Bitcoin Pizza Day。

四月起全職寫作的我餓死了沒有

上月一日,我說「今天起,我拿文字當飯吃」[1],把 ckxpress.com 升級成「ckx Press 出版社」,全職寫作。說我是寫作、教學、兼職參與 LikeCoin 社群的超齡斜槓族,也無不可。 本文整理我四月份的收入,讓有志寫作的後來者參考,看拿文字當飯吃會不會搞出人命。

金錢字典:貨幣、黃金、法幣、通貨、比特幣

www.thefreedictionary.com/The-strange-coinages-of-money-words.htm

金錢 名詞。帶有計價單位、交易媒介、價值儲存三種基本功能 [1]。計畫單位指每個人都用它衡量價值(「一夜夫妻百二蚊」),交易媒介指相對於以物易物的模式中 A 的物主和 B 的物主必須情投意合,所有人以 Z 作為中介,所有東西先換成 Z,再以 Z 換取想要的 B、C、D、E,而 Z 就成為了「金錢」(因此「無錢萬萬不能」)。價值儲存指產生了一份價值但暫時不需要用,把它先存起來所使用載體,原始的方式比如漁民把漁獲醃鹹,方便儲存價值(顯然,鹹魚並非理想的價值儲存工具)。

所謂「我不投資」,就是 all in 投資在法定貨幣

CC-BY-NC-ND by Warren R.M. Stuart https://www.flickr.com/photos/wza/430025949

經常聽到這樣一句話:「我完全沒投資。」 類似的話,我自己也說過,不單止說,而且還帶有強烈偏見,以為投資就是投機,是沒有創造價值的不勞而獲,不屑那樣做。那是我的少年時代。 直到今天,我像交換身份似的,聽到友人的「不投資論」,會反過來分享另一種看法。有人因此覺得我變了,俗了。是的,我變了,變得逐漸看懂法定貨幣和金融體制如何箝制小市民。

《區塊鏈社會學》NFT

布拉格連儂牆,2016 年 7 月 11 日 1839 GMT+2

NFT?是火星話嗎? 以人話說,這就是《區塊鏈社會學:金錢、媒體與民主的再想像》電子書的簽名版,每一個都獨一無二。 至於最近很火爆的這三個英文字母代表甚麼,很多人介紹過,就不重複了,可參考我較早前的<LF2 念念不忘 NFT 必有迴響>。 《區》的封面出自哪位大師手筆?有甚麼玄機? 封面的設計師是,咳咳,本人。 那是基於 2016 年 7 月 11 日 1839 GMT+2 當刻的布拉格連儂牆,加上三隻彩蛋。

財務自由是免於被剝奪資產的自由

CC-NC by Can Pac Swire https://www.flickr.com/photos/[email protected]/6204825045

打從《窮爸爸富爸爸》出版,財務自由的概念一直深入民心,追求者眾,更甚美女。不必讀過這系列暢銷書的都知道,《窮》所指的財務自由,是被動收入足以支撐日常生活開支,不需為錢工作。「夠錢退休」是也。 然而《窮》寫得再好,畢竟是 1997 年的書,而且以美國為背景,到了今天,僅僅抓著「夠錢退休」這個概念,恐怕已經不足以一勞永逸。財務自由必須被重新定義,多包含兩個層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