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我有份投資的手機遊戲創業者昨天拜年。飯桌上,創業者見太太忙著照顧女兒,把我拉到一旁說悄悄話,我心想「仆街鳥」之際,卻得知公司去年賺錢了,現撥出25%派股息,給我分萬多元。雖不過是人家二三手0700農曆年前後的漲幅,卻讓我安慰不已。

當初,沒有商業計劃書,沒有財務預算,沒有幻燈片,憑著對幾位踏實、有能力、有想法的年青人的信任,投出了這筆錢,沒期望過任何回報,與其說是投資,不如說是德州撲克落blind,只求參與,成為牌局的一份子。四年過去,我的投資款不足以支付創業者一天推廣費的今天,他主動送上紅利之餘不忘客氣表示感激我曾經幫忙,實在難得。

更讓我欣喜的是,這是分紅而不是退出(exit)。當然,分紅所得及不上出售或上市的百分一,但我一直相信雖然強調低買高賣、執行速度、規模、整合、退出機制的矽谷模式非常成功,但不一定適合全盤複製到其他地區,也不應被視為創業經營和生活的唯一模範模式。在浮躁的手機遊戲市場和IT創投圈,創業者堅持想做的事,寧願推掉進一步投資,也要反對盲目擴張團隊,簡簡單單,深入創作一個遊戲,這份我已經失掉的堅持,這個我有心但無力證明的經營模式,這種我嚮往但無法體現的生活可能性,今天得以成人之美,以投資者身份讓別人去實踐,算是我創業生涯的補完。

屈指一算,除了自己,前後出資支持過八個團隊做遊戲。有剛開始的、關門大吉的、原銀奉還的、載浮載沉的、略有所成的,今天還新增一個派出股息的。就是沒有後悔的。

good-gamer-karma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