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憨人日記

2015.12.02 陰 比目標遲了兩天,iPhone版的《光輝歲月》繼Android版後也上線了。明明千真萬確,我居然有種surreal的感覺。跟朋友留言「居然真的上線了,還以為是吹水添」當然是開玩笑,卻也是認真的﹣直到推出前一刻,我都有種可能因為某些原因項目要拉到的胡思亂想。幾小時前上線時我在面書「保證」,這個版本是bug著上,一定很多問題,朋友卻派like。surreal。果然推出不到兩小時就要關機通宵修理,連忙跟玩家說抱歉等著被小,玩家偏偏說加油。全是surreal。導演說我們像香港足球隊,可不是麼,明明技術還未達國際水平,明明問題多多甚至千瘡百孔,只是努力打拼而已,支持者竟然爭相支持,報以掌聲。無非是大家心知,這裡歷史不長,土壤不肥,市場不大,政府不作為或是亂作為,我們弱得只剩下人,只有殘留的驅殼,做自己,不認輸,頂硬上。  https://appsto.re/i6Sn8jB

Hong Kong

Categories
憨人日記

2015.11.30 晴 毅行者小結之五。隊友發來我在海灘邊走邊講電話的照片,笑我似落街散步。冤枉呀,我其實相當專注,100公里路程只講過兩通電話。一個是起步不久,同事打來說《光輝歲月》被蘋果評審否決了,另一個是關於村裡的朋友救了隻走失的唐狗,無處容身,暫住到我家。活動後緊接而來是區選,跟進遊戲推出,四出尋找狗主。社會、事業、生命,方方面面的事情,毫不客氣地撞在一起,好像在刻意提醒,生活拼圖中都有些甚麼重要的組成部分,不要漏掉一塊。反正,走完毅行者回家,多了這個一仔,以他獨有的形式歡迎我。 #今天只有殘留的海報 #在晴朗的一天迎接光輝歲月 #安卓版今天正式推出

Categories
憨人日記

2015.11.28 晴 毅行者過後隊友辦籌款,打趣說要拿我的牛仔褲拍賣,事關穿牛記笠記街坊裝行毅行者的人好搞笑。我不確定壓力褲、速乾衣和貼身背囊等對走長途山路有多大幫助,但我確實好抗拒為了一個活動買這買那,尤其是如果活動後丟到一旁,業餘的我,完全沒打算長久堅持行山。於是活動前兩週支持隊隊長安排隊衣,問大家要甚麼碼,我雖然不能不讓隊友買,但自己的碼就死活不肯給,堅持不買,像個不肯穿校服的壞孩子。我明白對很多人來說為了隊形弄件隊衣是理所當然的事,而且總說事後也能穿不怕浪費。但事實是現今社會物質豐富,衣服耐穿,一個人根本穿不了那麼多,我一年買不到一件衫,衣櫃裡面卻滿滿都是過去一二十年不同活動的衣服,永遠穿不完。一般來說,我的固執只影響自己,世界同樣的轉,況且我總是不想勉強人,但這次不知道是支持隊隊長同意我說的,還是我太難纏不想跟我糾纏,反正例外地讓我堅持下來了,決定全組不買隊衣。在此特別感謝小胖隊長和其他隊友對我的包容,我因而送上的禮物是,沒有一式一樣的隊衣也絲毫不影響隊形和士氣的證據。我們的衣服和性格多元,衝線的步伐卻是一致的。 #trailwalker

保良局大棠渡假村

Categories
憨人日記

2015.11.27 晴 今年的毅行者,我是活動前一個月臨時加入的,而我之後,還有一個更臨時拉夫的隊友。四人主隊加上四人支持隊,活動前我只見過兩個,一個熟悉,另一個在去年毅行者聊過幾句,隊長把目標訂在超保守的48小時很容易理解,畢竟大家很多連面都沒見過,尤其是唯一來自香港的我。去年我只是隨團攝影師,零準備從第四段起到終點走了67公里,現在才敢說出口,除了睏其實頗為輕鬆。今年是正式隊員,為免累街坊,活動開始前一個月每週末出動,走了第234578段,說不上操練,但起碼是熱身,怎知偏偏在活動前的週末走飛蛾山段時弄傷,看來還是不準備好些。左小腿腫了一塊,醫師說比目魚肌傷了,本是會自愈的小傷,可是第三段下山開始覺痛了,第四段的下山部分越走越痛,走完第四段在檢查站讓物理治療師按了一下。不按猶自可,按過後第五段痛得舉步維艱,下樓梯只能用右腳一步一步走。其中一個隊友於是回頭走在我後面跟著,他說,不要遷就這條腿,不要刻意去想,慢慢去接受這個痛,跟痛共存就好。才知道隊長把隊名定為一路同行,原來不單是老土而已。反正這樣痛並走著,易走的第五段反成了我最慢的一段,在前後的檢查站都停了個多小時。到了筆架山檢查站,我把左膝裹起來,跟隊友說滿血復活了,然後越走越快,一直走到終點。滿血復活是假的,但路總是要走下去,這是真實。謝謝我背後的男人,接下來要參加野外跑330公里,總爬升17000米,把毅行者當小菜一碟的隊友Jimmy。 #trailwalker

陳根記

Categories
憨人日記

2015.11.26 深秋 好歹交代一下前幾天毅行者的結果吧,畢竟遲些說不定還得敲人腳骨捐款。反正,我這個高齡蟻行者成功走畢了全程,剛好36小時內。是就是慢些,可是啊,隊長原定目標可是48小時。初時我跟隊長說,不如目標40吧,不是因為我巴閉,而是,通第二晚宵想累死人咩。後來走著走著,大家覺得不如齊頭數,9點半走到9點半吧,於是尾段用了不合比例的速度,僅僅趕及35:55衝線。走畢後,在互聯網幾乎消失了幾天,不是因為倒頭大睡,剛剛相反,當天完全沒睡之外,前後兩天都沒怎麼睡,除了因為看極看不完區選消息,還有些小插曲,稍後也許分享一些。

西貢北潭涌

Categories
好 game 有好報

瑕不掩瑜

Categories
憨人日記

2015.11.21 毅行者第二天,人家最快的已經跑完一趟幾乎夠時間跑多趟,我才行針草帽,幸好天氣很涼爽,我還穿著外套。 #秋風即使帶涼亦漂亮

金山郊野公園

Categories
憨人日記

2015.11.09 晴 跟很多人一樣,基本上不買報紙好久了,只看網上版,有時乾脆不看,為了環保,也為了簡單生活。說「基本上」,因為還是有例外,星期天會買明報,一般會是跟父母飲茶時看。逢星期日,明報會付副刊sing kei yat seng wood和Sunday Workshop,是極少數我還會拿著看的紙質讀物。雖然支持,但幾乎每週都是看不完又不想扔,弄得家裡的樟木櫳全是過往的星期日生活。樂見今期改版變成小份,拿在手上、放在包裡或者存起來都比較適合。 聊星期日生活的訪問時,聊到不少傳統內容製作人面對互聯網和免費商業模式的衝擊該如何自處,本來要說的是我,是遊戲產業,但我卻不止一次把話題拉到明報,拉到傳媒業去了。傳統遊戲人,不少還在守著一些宗旨和原則,比如假設了遊戲是種線性體驗,比較假設了遊戲有爆機,比如主張收費下載。這種態度總讓我想起星期日生活,編輯堅信做內容應該是這樣的,比如文章自然是大塊頭,報導必須深入,不隨波逐流,不譁衆取寵,不利於面書傳播,更不用說Instagram。大概兩年前吧,有次我跟老編說,妳地份報紙悶死人了,網站更差得不能直視,還要用非常過時的訂閱模式,訂閱過程還麻煩到死。其實我說得再苛刻,都只是責之切。對於守著價值的傳媒人和遊戲人,我總是由衷敬佩,錢包支持。 但我認為,舊日所相信價值不必接受時代的糟蹋,這是是不夠的,我們還需要找到出路,避免孤芳自賞。訪問當天我解釋了一大輪,怎樣嘗試在表達訊息和商業考慮之間找出路之後, 記者妹說很不安,因為這正是社會容不下創作和理想的表像。但我不是這樣理解。科技在變,消費者心態在變,我不管是誰造成、誰的責任,讓做創作、做內容的人需要面對免費模式,面對大部份不再付費買內容的消費群,我只知道我們要在創作和商業之間找條出路。是可以一直走下去的出路,不是在夾縫中的一個定位。 我們常說諸如理想和現實間的甚麼甚麼,其實已把兩者對立起來,或者至少接受了兩者的對立關係,就像政府把保育和發展對立起來,設了框架,逼人選擇本應共存的兩者。事實上我們真正需要做到,或至少需要看的角度是,走在一條通向理想的現實路上。

University Station (MTR)

Categories
憨人日記

認識幾十年的好友早上微我說,有時看我的訪問,會有種原來不夠了解我的感覺,說不好意思。我說如果有人要說不好意思都該是我啦,只怪我更習慣和善於以文字表達,平日說得太少。 不少網上認識的人跟我見面後,都會覺得落差很大(額),其實我從無刻意在網上角色扮演,也沒有在日常生活收起說話,只不過是幾十年人都學不會在人太匆匆的生活中,快速但深入解釋一些想法和概念,而我會堅持,說不清楚寧願不說。久而久之,我習慣了用寫的,況且,寫出來看不看,瞄一眼還是仔細讀,是受眾的決定,對自己時間如何花的判斷,那我不用勉強任何人去聽我說話。 一般人會說,文字溝通容易引起誤會,電話比較好,電話也容易誤會,見面談最好。我同意..一半,對於某些場景,而且見面時有充足時間,是的。但現代城市生活,很多時見面的溝通,比網上的交流,更加表面。

http://news.mingpao.com/pns/dailynews/web_tc/article/20151108/s00005/1446920778144

p.s. 文中黃飛鴻電影場景一說為溝通問題,資料錯誤,抱歉。
p.p.s. thanks Clara Chan
p.p.p.s. 我唔是做三行的,雖然也不止一次在這幾條街俾師傅當同行。比如有次我去木鋪想買白色的窿窿板,老細同我講,屌,乜你個客咁L刁轉架。

Categories
憨人日記

2015.11.08 立冬 前些天,在廣州一輛幾近坐滿,走廊還放滿行李的大巴上,抱著嬰兒的大媽上車,看著大後方一個大塊頭黑人旁的空位,面有難色,我讓出座位,爬到後方去坐。才坐下,旁邊的大衛跟我聊天,用的普通話,說得很好。是剛果人,來中山大學讀醫,本是五年,另加一年中文共六年。我好奇大衛來中國的動機,他卻看得很理所當然,說這裡很好,很進步,也許畢業後會留下來,概念跟一些留學外地的港人很像。很喜歡廣州,說生活很方便,人很友善,比如我 (我說,err..) 大衛說我會說英文 (其實只是坐進去時說了句食蕉me)、普通話、廣東話很厲害,但其實他會普通話、英文、法文、剛果語,還剛開始學廣東話,第一句會說的是「你好打意」(居然唔是粗口) 。我給看他光輝歲月,他說推出後看看,問微信會不會有。我說香港文化現在在中國相對小眾,應該不會有,但也加了他微信,推出後發給他。大衛說,像他這樣的留學生,在中山大學醫學院有二百多個,來自哪裡都有。

城門水塘主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