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 呃・瘋狂的石頭・NFT

孫宇晨 60 萬美元買入的是 ID 87 號石頭,感受到那份現代藝術氣質了麼?

上月看了黃秋生、陳淑儀、朱栢康演出的劇場《ART呃》。本文並非劇評。不過說不定,算是另類藝評。

Art 呃

《ART呃》原著出自法國名編劇 Yasmina Reza 手筆,獲獎無數,1994 年在巴黎香榭麗舍大街首映,其後再於倫敦、百老匯上演。香港也多番上演該劇,包括 2008 年黃子華主演的版本;今次因可能是黃秋生最後一次在香港的演出,較受藝術素人如我的關注。

《ART呃》。神戲劇場提供

故事很簡單,只有 Serge、Marc、Yvan 三個角色,劇情全部在兩個場景由三位好友的連串對話帶出。話說 Serge 以百萬高價買得一幅白色底、上有白色斜紋的名畫(見上圖),鍾愛傳統藝術的 Marc 不認同,直言作品是垃圾,二人產生矛盾。性格隨和、正籌備婚禮的 Yvan 夾在兩人中間嘗試調停,引起連串何謂藝術的辯論,也爆出連串笑料。

黃秋生受訪時表示希望上演喜劇,令觀眾入場看得開心,「我會令你笑得出來,這就是做藝術的責任和專業」。的確,劇中主角 Serge 一秀出他那幅高價投得,全白的名畫,引起哄堂大笑,我前面那位女士更是人仰馬翻,儀態放兩邊。可惜我卻是「認真便輸了」,誤入思考模式,認真想著藝術收藏、現代藝術為何物,輸掉輕鬆笑一場的機會。

《Art 呃》的台前幕後成員請別怪我,畢竟比起現實,劇本只是小菜一碟。

瘋狂的石頭

是這樣的。劇場當天,碰巧就在進場前不久,我讀到孫宇晨的Twitter 訊息,曬出豪花 50 萬美元買的一塊石頭。石頭指的不是鑽石,而是一張漫畫石頭 png 圖,具體賣價是 187 ETH,按當時美元兌換價約為 60 萬。你說,如果劇中 Serge 高價買入一幅名家筆下白色的作品叫荒謬,那天價競拍 EtherRock 這種行為又該叫甚麼?

這就是 NFT「藝術」收藏。坊間關於 NFT 科普已經很多,這裡不贅,有興趣可以參考我的前文〈LF2 念念不忘 NFT 必有迴響〉,或者公視的短片〈7分鐘帶你了解加密藝術投資熱〉。

EtherRock 的概念很簡單,如果以下你看不懂,恐怕是因為它太簡單,而不是太複雜。EtherRock 的創作者使用以太坊的智能合約,把 100 件顏色各有不同——如果你能看出的話——的石頭編上唯一的 ID,由 0 到 99,發行 100 個 NFT。基於區塊鏈的特性,每人都能查詢和證明這些石頭由誰持有,也能證明買家在何時,付出過多少錢去買入。

EtherRock 的官網如是說:

These virtual rocks serve NO PURPOSE beyond being able to be brought and sold, and giving you a strong sense of pride in being an owner of 1 of the only 100 rocks in the game :)

NO PURPOSE,就是 purpose。

「我拿得出 50 萬美元來買一幅 NO PURPOSE,也不漂亮(correct me if i’m wrong)的石頭 png」——這是買家可以給出的,強烈的訊息。如果這張 png 有點甚麼實用價值,或者更漂亮一點,恐怕以上訊息只會減弱,而不是加強。

這也是為甚麼 NFT 可能比傳統藝術品更能賣錢的原因,畢竟就算你家裡掛了一幅白色的畫作,要證明它是真跡,要證明你真的高價投得,也是一件很困難的事。透過區塊鏈,NFT 卻可以輕鬆做到。

這還不只。買家投得 NFT 後要是持有,可以繼續保有「我付得起」這份社交資本;要是更高價賣出,賺一大筆之餘,又可再贏得「眼光獨到,懂得以錢賺錢」的聲譽。只要你付得起,又不在乎那點錢,買 NFT 可說是立於不敗之地。

甚至,懂得玩社交媒體的買家,還能再走上另一個境界,比如孫宇晨就正在進一步策展事件,表示響應以太坊創辦人 Vitalik 的呼籲,為石頭標價 799.99 ETH 尋找買家,將所得款項捐贈與 V 神指定的機構云云。事件持續發酵,產生的媒體報導和群眾關注,價值恐怕也不止 50 萬。

NFT

不,我不是在鞭撻有錢人炫富。

這樣說不是怕得罪誰,而是我真正相信 NFT 的價值。事實是,我自己 2018 年就在買 NFT,這陣子也在買更多去支持創作者和機構,比如老朋友小熊的 LF2 角色,和台灣事實查核中心的調查報告

站在創作者的立場,我自己也為拙作《區塊鏈社會學:金錢、媒體與民主的再想像發行過 NFT,得到金額高於版稅的支持;甚至承諾讀者完成全書工作坊後,可獲得 NFT 證書,而那是遠早於 NFT 風潮的事了。

有趣的是,雖然人人都說技術從業者不應該使用常人聽不懂火星術語,偏偏 NFT 這個差得很的名字,正是它成功的關鍵之一。我在《區》中並無明言證書是以 NFT 鑄造,少了「聽不懂」的潮流元素,就落得幾乎沒有讀者索取。

相對於鄙視炒作和炫富,我更願意深刻弄懂 NFT 的機制,包括正宗和「邪派」,以及當中包含的消費者心理和人性,從而把區塊鏈科技用得其所,讓 NFT 為社會帶來「共同富裕」。

如果《Art 呃》的 Serge 高價買入一幅名家筆下白色的作品叫荒謬,那天價競拍 EtherRock 這種行為又該叫甚麼?

理智。


我是《區塊鏈社會學》的作者高重建,斜槓寫作/教學/創業,探討出版自由財務自由民主自由,作品每週五發表於 #decentralizehk 週刊。

這些文章全面公開,旨在普及知識;如果你相信有價值,別懲罰開放,鼓勵封閉,請付費訂閱,支持我一直做下去。

辛勤的文字工作者

1 comment

  1. NET的共同富裕說白一點是不是指用一個看似可靠的稀有性認證捕捉富人的收藏心理,讓他們乖乖地把錢拿出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