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青春期的詩

連續幾年錯過五月天的演唱會之後,今年終於參與了最後一場DNA演唱會。很讓人投入,所以說「看」、「聽」感覺都不是很準確。

好得沒話說。五月天在香港說不上主流,但已經不算小眾了,比我才知道原來會唱歌的林峰多開一場,還好吧。我以為五月天觀眾群是比較靜的,但我完全錯了,百份之九十的觀眾都是從第一首歌站到最後一首,該和唱的都懂得和唱。國語歌,我理解,我也懂一些,但,嗨,台語都懂,太超過了吧!?

安歌了兩次,十一時四十五分,紅館都廣播說表演完了,大伙兒就是不走,由「啦~」到「encore」到「五月天」到人浪到「出來」都「不回家」,喊到十二時十分,工作人員出來拆音響,大伙才終於投降了。

如果你/妳不認識五月天,或許會奇怪我怎麼老來當迷哥,玩崇拜偶像了。我不否認,但要澄清:
Continue reading “後青春期的詩”

就算全世界與我為敵

上個周末正好在香港,難得地看到陳綺貞演唱會。非常好看。周末也因此過得很開心。

第一次看她的現場(不知怎的漂亮了),演繹得很好,比唱片還要好。

看、聽《就算全世界與我為敵》時,有種毛管動的感覺,但不是因為很難聽,正好相反。

才知道原來聽得動容也會毛管動。


*較早前在墾丁的演唱,沒有香港的好,畫面也很差,反正聽得清楚就是

回到北京,這個周末正好陳綺貞正好也在這裏舉行兩場演唱會,我的感覺卻是很不一樣了,很不自在。

又搬了房子,而這次是臨時的,完全沒想要安頓在這裏。搬家的箱還沒打開,不打算打開,方便隨時再搬。不知道還會不會租房子,還是住酒店算了。北京的朋友不約而同幾乎都在奧運前後走光了,很多去了上海,有些回了香港,還有些去了其他地方。

一下子,居然由很適應北京,又變得像個過路人了。

周末不知要怎麼過,反正兩天以來在茶餐廳坐了近二十小時。可喜的是終於把積壓的文件清了。

傳勁師將 校順相親

ihms

今天母校校友日,跟父親和同是校友的哥回到小學。重聽小學校歌,發現原來跟春田花花幼稚園的校歌有七分相似 -_-!

校歌是這樣唱的(是校友的就知不含誇張成份):

  嘉木環翠氣清新 碌蔭窗ling徑幼靜
  剩跡名山近 照暉晚下明

  new預化向怨歌眾 四試篤恕絡冀仲
  kit燕課技蟻蚊 聖偈善燕星分
  cun劍校帝翁ai 敦鬢lap幸

  聖mo慕店星心 幼柯銘 潔餓幸
  傳勁師將 校順相親
  燒瀝殼 莊志盛
  宏揚校譽 譬振駕勝

     *        *        *

Google了一下,找到校歌的原文和midi,分享一下:慶生的窩

慶生同學有一個很有趣的推測:這校歌本來是用普通話唱的。我試了一下的確也覺得很順。又或者,填詞的人不懂廣東話?

在網站裏的「歷來校歌」欄目裏,除了這首小學校歌,還有聖母無玷聖心書院,和新亞書院的校歌,即原來我和這位不認識的慶生同學小學、中學、大學都同校!

有趣的是,慶生學弟在我畢業的一年(1987)入讀同一小學,然後1993年進中學,我又是剛好從中學畢業進中大。緣慳兩面,現在還是穿越時空,找到了慶生學弟2000年做的網頁。謝謝有心的慶生同學。

還有別的辦法嗎?突破。

不是太多朋友知道我喜歡范曉萱。

十年前聽她可以說是因為少男,現在沒資格拿這個當原因了(btw老少男剛剛又看上了《不能說的.秘密》的桂綸鎂-.-)

其實反而是自從她改變了歌路、形象、心態之後才更喜歡她的,大概是《絕世名伶》吧。雖然在那之前也一直聽她的歌。

幾年前推出《還有別的辦法嗎?》專輯時被問及為甚麼走向獨立,錄音和後期製作都自己一手包辦,范曉萱表示要為了絕堅持自己音樂的風格,「還有別的辦法嗎?」

幾年後她自己做老闆,出錢出力簽樂團,EP取名《突破》或多或少是她給自己的答案吧?

看小萱在《康熙來了》的訪問,知道她的心情已經平復,最近一年心情都很好,很替她高興。希望身邊那幾位跟情緒病搏鬥的朋友都可以跟她一樣,有一天覺得豁然開朗。

小萱的理想還是堅持著,但沒有像某些人般表現得憤世疾俗,甚至也不用咬牙切齒,反而是清淅地知道唱片得賣到三萬張公司才能繼續活下去,才有資格繼續談理想。讓我更喜歡她了。

﹣ ﹣
http://sunnseea.blogspot.com/2007/08/100.html
http://www.douban.com/subject_search?search_text=%E8%8C%83%E6%99%93%E8%90%B1&cat=1003
http://www.youtube.com/watch?v=B3jN6GErHWU

范曉萱 突破

jet lag. 5am. GMT+8

消失兩星期後,剛從GMT+1回到GMT+8,從意大利回到香港,從線下回到線上,都不是jet lag的真正原因。

即使長期呆在北京,同樣jet lag。事實上,我的生理時鐘一向都是GMT+1左右,msn上見最多的除了極少數身體構造奇特不用睡覺的朋友,就是在英國和加拿大的朋友。

因為0700又要去機場了,這夜就干脆不睡了。但很餓,而且太久沒吃過牛腩河,出去宵夜。但管著聽千嬅、學友和葉德嫻的連續三首「小城大事」(今晚「一切從音樂開始」的主題是「同一首歌」),到水邊圍村外冷巷旁的森記時,已剛過五點,兩夫婦老闆已在收拾,雖然太太很nice的說可以幫我煮,但只能外賣。不想浪費一個盒,只好到了旁邊的林記,跟阿伯們(count me in)一起飲早茶。

一個點心、鳳爪排骨飯、一壼茶,盛惠20大元。

香港,元朗,正。

p.s. 被電郵海嘯淹沒,不睡都沒時間順時序更新blog,索性試試倒序法、意識流..

p.p.s. 還有一小時就要去機場,偏偏開始睏了… @_@

one night in beijing

在北京的expat,絕少有沒去過baby face,MIX等disco的。所以當我跟朋友說別說baby face,根本從沒去過disco,得到的反應都是「唔係吓嘩!?」似乎,大家都不怎麼知道我其實是多自閉的人。

昨天有朋自南方來,不亦樂乎,幾個朋友一起去了工體西門的唐會,見識見識。

雖然是星期天晚上,人還是很多、很多。真不知道星期五、六擠到甚麼程度。

坐着、聽著吵得要命的音樂、喝著芝華士+綠茶,感覺不怎樣。

手機提示信息,問我要不要接收一張藍牙傳過來的圖片。

看得出應該不是病毒。即管要來看看。

收到的是一張baby face:

然後又藍牙一個note過來。「你在哪?」

我不覆。

一分鐘後,又是一個note藍牙過來。「我手機號碼…1381117xxxx」(是原文實錄,包括繁體。當然,xxxx是實際的數字)

繁體… 很可能是香港人。如此狼死,很可能是男的…我覆:「但我是男的…」

然後傳回短信:「哦…算了!不好意思…」

對方有禮,我也寄以祝福:「祝你好運,兄弟!」

枉我做了八年手機軟件,2000年還去了瑞典的Ericsson研發中心看藍牙的應用(當時還只是實驗品),居然現在才知道藍牙是這樣用的,汗顏就兩個字… -_-|||


《one night in Beijing》by 信樂團(也有陳升和劉佳慧版本)

“Baby face” by Bobby Dar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