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8.16 雨 昨天早上超級雷雨,村裡水浸,鄰家屋裡進水,我湊熱鬧地過去把兩貓帶到我家暫避,又一起掃水鏟水出屋外。上一次鏟水,是三十幾年前的事,當時住在白田村寮屋,拆卸後建了拿到建築獎項,設計時把人當人的美林邨。「寮仔部」剷平我家後,我們搬到禾輋邨,從此有了抽水馬桶,不再水浸,雖然大雨還是會進水。可是我總是沒法在高樓大廈住得自在,尤其是地鐵站上蓋的筍盤(說得好像自己住過一樣)。是的,住在地鐵上蓋物業雨季出門不用濕身,沿路一直有空調,冬暖夏涼,十號風球都跟自己關係不大,不會看到蛇蟲鼠蟻,當然更不用考慮自己的垃圾和屎尿怎樣處理,沒尿屎乾淨盲。於是,我們變得只能從小學課本認知一年有四季,而且不太覺得。我們以為大自然附屬於自己,以為樹太大就砍掉,地太少就填海,垃圾太多就加個堆填區,車太多就停掉電車。說出來對鄰居很腹黑,我慶幸村裡還是會水浸,讓我感覺到在跟大自然共處,自己很渺小。

Posted on
2015.08.16 雨 昨天早上超級雷雨,村裡水浸,鄰家屋裡進水,我湊熱鬧地過去把兩貓帶到我家暫避,又一起掃水鏟水出屋外。上一次鏟水,是三十幾年前的事,當時住在白田村寮屋,拆卸後建了拿到建築獎項,設計時把人當人的美林邨。「寮仔部」剷平我家後,我們搬到禾輋邨,從此有了抽水馬桶,不再水浸,雖然大雨還是會進水。可是我總是沒法在高樓大廈住得自在,尤其是地鐵站上蓋的筍盤(說得好像自己住過一樣)。是的,住在地鐵上蓋物業雨季出門不用濕身,沿路一直有空調,冬暖夏涼,十號風球都跟自己關係不大,不會看到蛇蟲鼠蟻,當然更不用考慮自己的垃圾和屎尿怎樣處理,沒尿屎乾淨盲。於是,我們變得只能從小學課本認知一年有四季,而且不太覺得。我們以為大自然附屬於自己,以為樹太大就砍掉,地太少就填海,垃圾太多就加個堆填區,車太多就停掉電車。說出來對鄰居很腹黑,我慶幸村裡還是會水浸,讓我感覺到在跟大自然共處,自己很渺小。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