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Game故我在

記得以前住在屋邨,父母在樓下碰到鄰居時,總會互相問對方「食咗飯未?」。大家似早有默契,腳步不用停,當對方說「食咗」的時候(為求世故,答案永遠不會是「未食」。有次一個笨小孩,問母親何解明明未食說食咗,高太叱責「傻仔,話未食人哋都唔會請你食啦!」),對話雙方已是背對背了,像西部牛仔的槍戰。當然,後來社會「進步」,搬到居屋、私家樓,「食飯未」也可省掉了。

我受了屋邨教育,現在當別人問到工作性質,會懂得是是旦旦回答「手機遊機」。遇上貌似比較認真問的,我會較認真地答「在國內做手機在線遊戲」。不是不願意解釋,只是想先確定問者有心,否則強逼聆聽可不好。

有興趣多了解的港人,進一步的問題多半是(詫異地)「啊!怎麼不在電腦玩?」。我唯有很廢的回應:「因為很多人沒有電腦。」再進一步的問題,百居八九會是「啊,支持iPhone麼!?」。話說到這裏,總無法不讓我想起「何不食肉糜?」

  *          *          *

部分港人對國內有這種認知,我苛刻地怪阿董、當奴和阿爺。內地來港的要麼是旺角電器街掃貨的自由行客,要麼就是帶著一箱錢來人肉港股直通車,再不然就是投資六百五十萬的移民,港人所生子女要來,馬上找阿爺釋法閘住,怎不讓港人忘掉,中國十三億人口,原來不是個個大豪客?

在香港或歐美,說起手機遊戲,總是覺得要更炫的效果,要做3D遊戲。在中國,手機遊戲業有句話,我們該做的是「三低(di)遊戲」-針對低收入、低年齡、低學曆人群的遊戲。行內最賺錢的,都是最擅長做三低遊戲的公司。

事實上,公司以至同業,玩家裏面佔最多就是(港人會猜到的)學生、(港人猜不到的)民工和(完全不在港人思考議題的)軍人。考研(研究生考試)的時候,一大批玩家說暫別遊戲;珠三角工廠倒閉,廣東移動的網關流量下跌二成;八一建軍節,大批軍人玩家在遊戲內慶祝,分享軍營的苦與樂。

至於手機型號,中國最流行的當然絕對不是iPhone,而是HiPhone、MiPhone、其他山寨機,和KTouch等國內品牌(btw,先達有些店居然說KTouch是韓國品牌)。比較跟香港重叠的,只有如諾記和三星等國際品牌。無論iPhone現時在國際如何風行,以為國內的手機遊戲由iPhone主導,題材走高端路線,是一個離譜的誤會。

一般商人對基層用家都會持負面態度,認為高端的用家才有高消費力。網絡遊戲告訴我們這個觀念錯了。除非貧窮得吃不飽,經濟差得穿不暖,否則人還是需要娛樂的。唱一次卡拉ok可以抵很長時間的電子遊戲(尤其是盜版),相對而言是低消費娛樂,於是,經濟不景,電子遊戲機銷量更高1,低下階層,更喜歡消費於性價比高的網絡遊戲。

另一個原因是基層的心理和文化。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如是說2

网络游戏市场偏低端的用户结构,不仅对市场的整体发展造成了不利影响,同时也对网络游戏市场的监管提出了更为迫切的需求。低龄化、低学历的用户群体相对缺乏行为约束力,在价值观上更容易被外界环境影响,而以营造虚拟现实为主要特征的网络游戏产品,对这部分用户的影响尤为持久和巨大。

基層缺乏「行為約束力」,要管。參考無數高官、地產商、跨國企業CEO、華爾街精英的「行為約束力」,我無法苟同。但基層普遍更認受虛擬世界,則是事實。

曾有銀行家好友對網絡遊戲玩家大表不解,亦是因為以精英的眼光看基層:「想來想去想不明,為甚麼要花錢在你的遊戲裏面買把劍!?」

假如我們能夠換個角度,或許我們也能明白-也能不明白-為甚麼有錢人要花那麼多錢去買時裝、名車?為甚麼要花天價買豪宅?為甚麼已經有幾代都花不完的錢,還要用盡方法去賺更多更多?

所謂的三低人群,也是「三無人群」,無產無權無勢。民工除了上班,就是在宿舍。政治不正確的說,在現實社會,她/他們甚麼都不是,是nobody。她/他們沒電腦(也沒Apple iTablet),用手機看新聞、聊天、聽音樂、拍照、看書、寫博客、看電影、購物、娛樂。在遊戲世界裏,她/他們有朋友、有伴侶、有錢、有地位,甚至是個領袖,正是I Phone therefore I am(是I Phone不是iPhone)、我Game故我在。她/他們更傾向在遊戲消費虛擬物品,只因慾望更原始也更便宜,只要不是過份沉迷,實在談不上需要「精英」的拯救或監管。

﹣﹣
1. Xbox thumbs nose at global financial crisis

2. 我国5550万人上网玩游戏 玩家呈“三低”趋势

12 Replies to “我Game故我在”

    1. 文字產量高,回光返照已。肚里墨水好有限,而且喜歡低頭做,偶爾才說,寫多一o的可能暫時擱筆了,做回生意佬。反正隨意吧。何況人言報現在人面半非,剛剛好像連IT版都沒了,我的行業現在又更邊沿化了,無處容身了。

      應該更進取去寫的那個是你才對。

  1. 乜無o左o羊?你唔講都唔為意添。

    易打鹿隨口o急,執下人口水尾就得o者,邊夠班呢,有名你叫啦,打鹿就易。

    1. 好似話係。我好少買報紙了,聽講而已。全盛時期,有一日IT,一日電訊..
      those were the days..

      隨口嗡都係一種文體嚟嘅,而且更現代。轉頭我有野搵你幫手寫㗎。

  2. 文末一句”實在談不上需要「精英」的拯救或監管”, 感觸頗深.

    世界已經走到盡頭, 冇人可以拯救, 亦冇人需要被拯救了, 唉!

    至於監管, 用於維持基本秩序的還是需要的, 事關 “道德,良心,行規” 等等不明文約束早已灰飛煙滅了, 惟有用可悲的明文約束來管理.

    1. @tyo 近幾個月大部份時間響香港,知道、感受到香港
      發生緊咩事。有啲感覺真係好差。其實我自問對政府
      要求不高,好低才對,偏偏這個政府可以令我好頂唔順。

      我最頂唔順當奴嘢嘢勁高調處理道行問題。上載咸相、清潔、
      索k、強水.. 當奴就會擺出其超人正義形象,要出來拯救市民。
      當然,強水呢啲,捉唔到人就收哂皮,唔再提

      唔係唔同意道德問題要管,但宜係嘅問題係,吓吓要拉要鎖,
      要規律,要秩序,但從來唔關心點解個社會在變,點解有人
      咁瘋狂不停掟強水,點解咁多人鍾意索k,點解咁多人咁多
      抱怨.. 其實,咁樣好唔人道。

      呢種氣氛,俾我嘅感覺,好似呢兩日香港嘅天氣,令人抖唔
      到氣..

  3. 高總,放心。從古到今,姓曾嘅,最偉大嗰個,都係做到九龍皇帝啫!想做香港皇帝,冇咁易!而且有名你叫,他是”當奴”的!

  4. 高總,問題阿叔又o黎啦。

    如估任你揀個人做特首兼揾埋個管治班子,你揀邊個?同埋你根據乜認為佢會得?

  5. 看到「三低」時,超有同感的。最近我被派到公司設在內地的生產工場,更衣室中總有一群人每天都在討論「打怪」的事(是否手機的則不清楚)。從外表看,年紀從十來二十出頭的,到三十多的都有。年齡層之廣教我驚訝。想當年在舊公司時也有為數眾多的人沉迷PSP的Monster Hunter系列,但是只限於較為年較的一群。「三無」熱衷於虛擬中找到所有的確不無道理。

    1. 啊,你在哪个省?问问他们打怪是不是说的手机游戏嘛,我想多数是。然后帮我宣传一下“帝国online”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