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遊戲需要創意,這個沒有人會反對。說到激發員工創意,人人都是專家,老生常談是給予最大空間,比如媒體最喜歡說Google的辦公環境怎樣自由,制度如何靈活之類。又,自從去年Richard Branson讓Virgin員工隨意放假,無限年假制度獲追捧,認為能反過來提高生產力,釋放創意之類。

前幾天跟朋友晚飯。友人創辦和管理既酷又潮,粉絲遍佈全球的創業公司,提到公司正要推動無限年假制度,得到的反應卻未如所料。同事們議論紛紛,討論沒有了指引,到底該放多少天年假才對,甚至會有人推斷,這是公司以退為進的管理手法,逼使員工自我約束。相對於皆大歡喜,更多的是誠惶誠恐。

說實話,這毫不讓我意外。類似的情況,在大陸見得太多,類似的虧,也吃得不少。比如說,最近項目正在如箭在弦,因為不同崗位的進度不一樣,我跟同事說,週末按照自己進度自行決定是否加班,結果是只有三位回來加班,都埋怨我沒明確要求,落得沒有其他同事回來配合工作。又例如,公司曾經想過不設打卡登記上落班,但同事擔心沒有紀錄證明自己上過班怎麼辦。

我欣賞Richard Branson,也非常推崇信任為本。不過,假設他管理的是一家中國公司,推行無限年假制度後,情況估計會是這樣:

中層管理人員:「老闆說出來當然酷啦,他天天去做雜誌封面去玩極限運動,真正落手管理的人卻是我們,現在他允許無限請假,下面的人個個以老闆之名壓我,叫我怎麼管?」

基層員工:「本來我們儲起七天年假不休,年底還能把年假變現多賺一點,現在這些錢都被變相取消了,唉。」

看透世情的老油條:「這顯然是引蛇出洞的政策。沒看到寫著基於『對員工自行做好工作的信任』麼?魔鬼在細節中。允許無限放年假,說穿了就是為觀察誰休假最多,然後以沒有自行做好工作為理由裁掉。你以為林肯解放黑奴是為了膚色平等麼?別天真了,放你出來打仗,推你去死而已。」

人事部:「Richard,這個被辭退的同事去勞動局索償,說基於公司的無限年假政策,我們的賠償金應假定他退休前的所有工作天為年假,乘以勞動局規定的年假三倍作為賠償。這個怎麼破?」

Richard Branson:「WTF!?」

一廂情願,只能帶來無奈。不是說提高自由度不好,而是落實這些想法需要勇敢面對各種現實問題,更必須在長時間的互動過程中,歸納出一套支持改變的主流論述。推行一項人事政策尚且這樣,推動一個真正的普選制度更不用說。試過一次又一次,表達中國不輸外國,中國人有權利有能力選舉自己領袖的立場。最為反對的,總是中國人。

成龍五年前在博鰲論壇說「我們中國人需要管的」,一直被港人恥笑至今。我們可以嘲笑成龍一千次一萬次,但以行動證明他錯,卻要比嘲諷他困難一千倍一萬倍。然而我們還是要選擇後者,不是麼?

# 原文刊於《明報﹣星期日生活》 2015.01.11 “Ryu vs Ken” 專欄

jacky chan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