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對流動數據行業有興趣的同學

幾周前叫苦連天的本港流動服務供應商J,周一應理工大學互聯網營銷課講師的邀請為作一客席講課,談流動數據內容市場的種種。

大學二年級,二十歲出頭的年青人,對流動數據有興趣是理所當然的事。有興趣知道手機應用能否做到個人化,未來的趨勢是否朝JAVA發展,香港和其他市場的比較等。

聽到J“唱衰香港”,表示香港流動數據業的商業模式不但比不上日、韓成熟,甚至較國內亦有所不及,愛港(是否也愛國不得而知)的年青人有所質疑:“香港情況是雖然是不利於你們流動服務供應商,但會不會只是市場的情況各異,而非香港比較落後呢?”

對於這個很有見地的提問,坦言自己的意見確是從本身的角度出發。然而,即使從客觀數字看,香港的流動數據應用相對內地和日韓等地仍是有所不及。

J指,即使不談日韓兩地,在毗鄰的廣東,中國移動去年第四季的數據收入佔總收入已超過了百分之十,而香港的網絡商一般卻還在5%左右。由於是以百份比作比較,而非直接比較用戶量或收入,因此是較為客觀的指標。而且,這也不是因為本港的話音收費高而數據收費低的結果,因為事實正好相反。

事實上,中國移動的GPRS費約為每kb人民幣一仙(假設用戶選用月租費20元包1mb的套餐),而香港的網絡商則為港元每kb兩仙(如數碼通IN內的收費)至一角(如CSL的四十九元包1mb套餐,1mb後每kb八仙;9元套餐每kb一角)不等,比內地貴數倍。至於短訊,香港近半年明顯下調,幾家網絡商的網內短訊費用全免,但發一條短訊到其他網絡商的用戶仍需約四角(簡單數學可知,在本港,網絡商之間的通訊比例高,網內通訊的比例低),較內地貴約四倍。有趣的是,話音方面剛好相反,香港的話音費比起內地要便宜好幾倍。

J續解釋,在這個情況下,中國移動數據方面的收入的比例仍較本港高約一倍,可見內地手機用戶的而且確比港人更多利用流動數據作娛樂、聊天和其他方面的應用。說到底,還是因為本港不像其他市場,擁有健康的價值鏈。

在一班年青有志的香港大學生面前褒外/內地而貶香港,J說“感覺很不好。”J回想過去在港面試招聘時,接觸過不少有志創業發展流動數據服務的大學生,萬一有同學聽了而打消意頭或轉而在外/內地創業,實非香港之福。無奈課堂時間短促,J道出事實之餘卻來不及表達正面的訊息。

J希望借個地方,讓少量閱讀本欄的同學知道,本港流動數據服務暫時無法流行起來,原因來自多方面,可以說,是陰差陽錯。現在,部分網絡商已把數據費用大幅下調,並積極推廣流動數據服務,踏出了收復失地的第一步。個別網絡商亦漸漸開放平台,讓服務供應商以外部寄存(external hosting)的模式提供數據服務。參考日韓和內地的經驗,只要服務供應商得到足夠的誘因(如開放的平台、高效率的合作模式和高分成等),市場定會百花齊放,並在一兩年間活起來。

有志流動數據行業的同學,還是有望在港發揮所長。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