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covid

  • 2022.06.23 我的第六次隔離

    2022.06.23 我的第六次隔離

    我又在隔離了(aka staycation),是兩年以來的第六次。 主動決定也好,被迫接受也好,全世界大部分地區都已經跟病毒共存了,幾乎只有我們身處的地方,還會讓人這樣隔離法。這是因為我們特別先進,特別落後,特別愛惜生命,還是另有原因? 這些政策是否科學,是否公平,是否合理?比如說,隔離兩週政策期間,共有多少人在第二週發病?有的話,是在酒店裡面感染還是抵埗前?隔離政策對哪些人有例外,為甚麼?兩年已經過去,疫苗已經出來,也有很多數據參考,我們值得為了「防疫」跟世界隔絕麼?以上種種,我們就不談了。聖上的意旨當然合理,沒甚麼可質疑的。 其實並沒有覺得隔離很難受,我都當成是 staycation,廿一世紀阿 Q。我只是覺得很浪費,浪費時間,浪費金錢,更浪費資源,偏偏我是對三者都盯得很緊的人。酒店隔離你就是沒得選,一進門,裡面就放滿各種物資,你碰都不碰,隔離後他們還是會通通扔掉。於是每一次酒店隔離後,我離開時都得帶上一堆瓶裝水、廁紙、垃圾袋等有的沒的,加上平時又用得少,還沒用光半年前上一次的,便又再隔離了,積累更多物資。雖然有點好笑但不是開玩笑,上次隔離剩下的廁紙,我還在用。 外賣飯盒更是浪費,台灣還好一點,至少是紙製的,香港則多年都還在用塑膠、發泡膠,怎麼可能不把所有堆填區填滿。我能做的唯有讓酒店把三餐砍到一餐,把外賣盒和其他都洗好,離開酒店還沒回家就先去綠在區區回收。 這次我本想要更進一步,乾脆一餐都不要了(雖然錢不會退,好可憐),讓家人給我帶個飯煲;有飯煲就幾乎甚麼都能煮了,宿舍都是這樣。可惜,結果酒店說怕觸動防火警報,沒讓飯煲進房間,計劃失敗。 其實,飯煲那小量蒸汽跟房間裡的電熱水壺沒兩樣,但我半句沒有跟工作人員爭論,大概是我太過體諒,不想為難前線,也太理解在官僚制度下,那是必然的結果。總之交足功課,最好是 101% 按足指引——大老闆說酌情的例外,反正刑責可以入稟要求豁免,再不然還可以釋法——做盡一切達成指標(btw,達不成還可把指標改成動態),其他如公民權利、自由、環保,通通放兩旁,何況是我的飯煲。 選擇繼續在這裡生活存,我採取的態度是「積極式躺平」。於是,我改用房間裡的電熱水壺煮出前一丁和福麵,加點生菜和一隻雞蛋。味道… 比台北的茶餐廳稍微好一些。 拜託,請不要告訴我的隔離酒店。 活到老 學到老 在老人中心(aka Facebook)看到老同學分享,說視力明顯變差了,我深有同感。 話說上月某清晨,我自然醒來後(老人家都是這樣),睡眼惺忪看一下手機,都 8 點多了,幹活吧。看了一陣子郵件,大概 30 分鐘吧,視力開始回來了,再看一下手機,我靠,原來才 5 點多。 這種「人醒眼不醒」的情況,從年多兩年前開始。剛睡醒時,根本看不到手機的字,得經過一段時間,眼睛才開始懂得對焦。不過就算是整天的全盛時期,也沒有看得太清楚,已經不可能像以前,整篇文章都在手機完成,而且還是用諾基亞的 stupid phone。 反過來也一樣,越來越有一種趨勢,人的 HP 還有,眼的 HP 卻用光了;身體還能動,腦袋還能想,眼睛卻沒法看了。一向都抗拒話音服務,從來不 hey Siri、hello Google,我想,大概需要開始改改習慣,活到老,學到老,學習用 dictation 之類來輸入了。輸出也是,是時候適應透過有聲書、AI 讀出文章之類的工具吸收資訊了。 過往主要靠視力,一旦學會善用說話和聽覺,搞不好我的戰鬥力會有所提升,好像聖鬥士星矢裡面處女座黃金聖衣的沙加,平日閉上眼睛積累小宇宙,有需要時才張開雙眼,一次過釋放小宇宙,一下子把工作通通做完,那該多好。 治本 fellowship X 讚賞公民 承蒙大家關照,週報二月起接受信用卡課金以來,每月到手收入分別有 HKD 3,078、8,936、8,045,到五月的 1,171,共 HKD 21,230。 我把收入兌換成 USD 2,712.728,再 swap […]

  • 「又唔係咩大人物,學咩人講私隱吖」

    「又唔係咩大人物,學咩人講私隱吖」

    農曆新年期間,拜年之際,看著「安心出行」的宣傳,長輩如此評論社會的反應。年紀不小但輩份最低的我忍著不發作,把最溫和「此言差矣」都嚥回喉嚨。此文是我的告解,作為有機會讀書和看世界的後輩,我忽略了理應承擔的責任,沒有手把手帶著長輩跟上時代的演進。

  • 2020.05.01 First of May

    2020.05.01 First of May

    肺炎讓社會產生一連串變化,帶來的客觀效果,讓我想起「唔駛急,最緊要快」。‌

  • 基進管理 II:預設開放 民間補完

    基進管理 II:預設開放 民間補完

    基進管理是應用在我團隊的三項原則,跟武漢肺炎本毫無關係,但有些元素如上期談的遠端辦公,還有這次聊的開放資訊,卻適用得有如度身訂造。

  • 2020.02.08 元宵 台北

    2020.02.08 元宵 台北

    來台北多了,不太會選擇住在西門町,太 MK 了。真要是這一帶的話,會比較傾向東門、北門,甚至南門。不過這次本與沒到過台北的中學同學同來,就訂了最典型,也最容易找 Airbnb 的西門。不過西門町終究還是很好玩,剛好遇上台北燈節,到處是裝飾,好不熱鬧。雖然個人融不入那種國泰民安、帶著口罩來歌舞昇平的氣氛,經過也不免想給玩燈籠的大貓留影。

  • 2020.02.04 雨·台北

    2020.02.04 雨·台北

    上周開始重拾我最喜歡的溝通方式,跟朋友聊近況,正逐步把朋友加到收信人列表,這是第二封測試郵件,是為 #0.2。第一封是上月底發的。

  • 基進管理:從遙距辦公談起

    基進管理:從遙距辦公談起

    一場武漢肺炎,讓大量港人遙距辦公,效率急降,有銀行多家分行下週起暫停,昨天大排長龍。疫症固然是危機,卻同時也是組織管理方式改朝換代的契機。借此機會,分享我在組織的幾項管理原則,我統稱為基進管理,radical management。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Except where otherwise noted, chungkin Express by kin ko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