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流教室 II — 從價值到價格

《漂流教室:一種貨幣一個世界》發表後,有讀者認為把 Proof of X 看成是共同體的核心價值是言過其實,並舉例津巴布韋人用美金,或港元鎖定美金兌換率,不代表兩地支持美國量化寬鬆。我好喜歡這些回應,它帶出了問題的關鍵,但問題不在拙作,而是價值和價格的脫鉤。

答客問:中國冰室是甚麼

隱藏在旺角廣東道露天街市的冰室 – Openrice 我的飯堂。自閉中年生活兩點一線,外出食飯不算多,但有得選時經常在這裡 《PTU》、《江湖救急》、《旺角揸Fit人》、《新不了情》、《全職殺手》等電影的取景地 《光輝歲月》立項的地方。時:2014年1月;地:閣樓;人:chenglap、kin 《光輝歲月》網站 glorychronicle.com 的blog,分「天大日報」和「阿周電視」 《光輝歲月》遊戲內的一個聚腳點。開發工程分三期,第一期為突發新聞,開通時間不定,挑戰對象不定,一切視乎當時情況(喂,當時是一九八X年呀);第二期為「天大日報」,每日刊出文章,預計三月底開通;第三期… 容許賣個關子。 所以,「中國冰室」係遊戲與社會互動的窗口,玩家在冰室閱報、睇電視、打牙較,可投稿、可分享,談香港、談電影、談飲食、談八十年代,話題貫穿網站、Facebook、遊戲,形成一個面。 同場加映: 戴定頭盔先,本月是有第二期中國冰室沒錯,但相信不是大部分玩家想象的「功能」。對於「傳統」玩家來說,甚至覺得不是遊戲元素 我的看法不太一樣,「遊戲」不一定考反應,也不一定牽涉比拼;對於《光輝歲月》,我甚至會把app以外的看網站、聊Facebook、翻wiki、搜Google都視為「遊戲體驗」的一部分 有玩家話這是不是社會實驗,其實我100%同意,我本來就是這樣看的。只是這個實驗,沒有大學也沒甚麼科研基金,也不能出了paper後看有沒有人幾十年後應用,只能自負盈虧,筆直本來就好有限,還必須盡快回本 那豈不是當玩家白老鼠?這個說法不好聽,但廣義來說我會承認。但,拿驗證過一定好work的Clash Royale抄到一樣就不是實驗,才不是當玩家白老鼠吧?我只能說,希望大家可以一起參與這個社會實驗。有些更新可能做得不好玩,也可能很buggy,但想試著用本土題材做遊戲,而且是個廣義的遊戲,我只能這樣一步一步摸黑走。 本週四(3.17)1600-1800 我會在中國冰室,有興趣討論光輝歲月的玩家可以過來。tea就我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