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麗絲夢遊仙境:比特幣本位世界觀

過去一個月,在台北、香港、倫敦的新書分享會,我都分別提到比特幣本位的概念,有讀者未能完全掌握。本文把概念進一步展開,幫助大家理解。


在幣圈初次認識一個人,最常見的問題是「如何跳進兔子洞穴」,典故來自 1865 年 ‎Lewis Carroll 的經典兒童小說 Alice’s Adventures in Wonderland(愛麗絲夢遊仙境),當中第一章就是 “Down the Rabbit Hole”,後來引申為比喻不自覺掉進邏輯倒置的世界,從此過上截然不同的生活。

比特幣本位,用白話解釋就是立足於比特幣看世界。這樣好像解釋了,卻又似乎甚麼都沒說,充其量只是展開字面意思,不明白的繼續不明白。自身經驗告訴我,比特幣本位之所以難懂,並不是因為概念艱深,而是跟我們經過多年內化的邏輯完全相反,以至於讓人猶如跟反射神經抗衡,感覺極不自然,也因此,在傳統體制鑽得越深的人,越是搞不懂比特幣本位。

以下,讓我們再次請來兩位老朋友,美元(America)本位的 Alice 及比特幣(Bitcoin)本位的 Bob,分別代入他們的視角去理解投資的不同層面,藉此領略比特幣本位的世界觀,體會夢遊仙境的 Alice,掉入比特幣兔子洞穴後邏輯如何被上下顛倒。


一、結算

Alice:銀行月結單把外匯、基金、股票等資產換算成美元,加上交易所整理出比特幣、以太幣等美元總值,Alice 算出自己的資產總值。

Bob:自行每月底把美元以及為數不多的外匯、基金、股票等資產換算成比特幣,加上以比特幣計價的密碼貨幣資產總量,Bob 得出自己的資產總值。

有意實踐比特幣本位的話,以比特幣結算是基本步。如果連自己的資產為多少比特幣都搞不清,比特幣本位無從談起。

二、買賣

Alice:當資產以美元型態存在代表停泊,即沒有投資。當 Alice 看好 X 的潛力會「買入 X」,即以美元兌換 X;當退出一項投資時會「賣出 X」,即把 X 兌換回美元。

Bob:當資產以比特幣型態存在代表停泊,即沒有投資。當 Bob 看好 X 的潛力會「買入 X」,即以比特幣兌換 X;當退出一項投資時會「賣出 X」,即把 X 兌換回比特幣。

我曾在〈比特幣衝破歷史新高,牛市中謹記五件事〉建議每天買入 0.001 BTC 美元,有讀者善意提醒我寫錯;不,那並非筆誤,我的意思正是以 BTC 為單位,每天買入美元。我這樣寫並非故弄玄虛,數字上這的確跟每天賣出 0.001 BTC 沒有區別,但心態卻正好相反,使用的是兔子洞穴中的邏輯。從 Bob 的角度,不是 BTC 價位很高因此賣出,而是美元價位很低因此買入,待它升值後賣出以取回比特幣,賺錢離場。

三、報價

Alice:以美元報價。在 Alice 眼中,1 BTC = 70,000 USD,1 ETH = 3,500 USD,1 AAPL = 169 USD,一輛 Tesla Model 3 賣 40,000 USD;Alice 偶爾使用 Coinmarketcap 查看幣價,並選用美元顯示各種密碼貨幣的價格。

Bob:以比特幣報價。在 Bob 眼中,1 USD = 0.000014 BTC,1 ETH = 0.052 BTC,1 AAPL = 0.0024 BTC,一輛 Tesla Model 3 賣 0.557 BTC;Bob 經常使用 Coinmarketcap 查看幣價,並選用比特幣顯示各種密碼貨幣的價格。就如美國人查看外幣兌美元的價格,比特幣就是 Bob 心目中的「法定貨幣」,altcoins 是外幣;把部分比特幣兌換成 altcoins,有時是因為看好其潛力,有時是因為他需要使用到這種「外幣」。此外,Bob 也會使用 Fiatmarketcap 查看世上百多種法定貨幣的價格,比如說,人民幣的市值為 584,862,949 BTC,1 RMB 現價 195 sats,即 0.00000195 BTC。

比特幣本位如此難實踐的原因之一,是報價貨幣不是由個人而是社會主導,美元報價是世界主流,實踐比特幣本位心裡就要不斷換算,就像外遊人士看著麥當勞的菜單,要先兌換回本位法定貨幣才能理解漢堡包賣多少錢。有別於台港法定貨幣跟美元有比較固定的兌換率,而數量級又小,比如 1 美元大約兌 8 港元或 30 台幣,要兌換成比特幣報價很難不用計算機,好像出行越南,要把價格乘以 0.00004 才能換算成美元,心理會計障礙(mental accounting barrier)大為提高。

四、盈虧

Alice:以美元為座標;「賺錢」是指把資產兌換成美元後,手頭的美元增加,比如 4 年前以 67 鎂買入 AAPL,今天以 169 鎂賣出,賺 152%;又例如 4 年前以 173 鎂買入 ETH,今天以 3,644 鎂賣出,賺 2,000%。雖然 Alice 有時會將美元兌換成其他資產,但投資目標是長遠而言令手頭的美元增加(何其廢話),因此收割時會把資產兌換回美元。

Bob:以比特幣為座標;「賺錢」是指把資產兌換成比特幣後,手頭的比特幣增加。假如 Bob 跟 Alice 做出相同的投資決定,4 年前以 0.0091 BTC 買入 AAPL,今天以 0.0024 BTC 賣出 AAPL,是大幅虧損 74%;4 年前以 0.024 BTC 買入 ETH,今天以 0.052 賣出 ETH,是「微」賺 116%。雖然 Bob 有時會將比特幣兌換成其他資產,但投資的目標是長遠而言令手頭的比特幣增加(不算廢話),因此收割時總會把資產兌換回比特幣。

如果 Bob 的邏輯太難接受,可以比較股票投資者常用的邏輯,恆生指數本位。假設 Carol 於 2003 年 SARS 期間以 34.1 HKD 買入中華電力,今天以 62.3 HKD 賣出,港元本位去看賺 83%(簡單起見忽略期間股息,雖然實際上應該納入考慮);然而,同一時段恆生指數從 8,579 點升至今天的 16,854,升幅 96%,因此以恆生指數本位,這項投資虧損 14%。

五、心境

Alice:比特幣於三月初衝破歷史新高,以比特幣為首的密碼貨幣價格總體顯著上升。2023 年底,BTC 價格為 40,000 USD,Alice 持有 1 BTC 及 80,000 USD,資產總值 120,000 USD;現時 BTC 價格漲至 70,000 USD,Alice 資產總值升至 150,000 USD,賺 25%。Alice 後悔沒有在去年底買入更多比特幣,錯過了這段時間比特幣的升幅。

Bob:美元於三月初跌破歷史新低,以美元為首的法定貨幣價格總體顯著下跌。2023 年底,美元價格為 0.000025 BTC,Bob 持有 1 BTC 和 80,000 USD,資產總值 3 BTC;現時美元價格跌至 0.000014 BTC,Bob 資產總值掉至 2.14 BTC,虧 29%。Bob 後悔沒有在去年底賣出美元,躲不開這段時間美元的跌幅。

幣市大牛卻反而在虧錢,這種邏輯是不是越來越難接受?請想深一層,當你認為密碼貨幣於 2024 年踏入牛市,本身就是站在美元本位看世界,實際上對於比特幣本位的 Bob 而言,2024 年起,是法定貨幣進入熊市,持有美元越多,虧損當然越大,這本是直觀不過的算術,認為持有美元沒有風險,頂多只是錯過賺錢機會,皆因忘了自己是以美元本位。

說到底,〈X 本位,就是我們整個人生被 X 重重圍困而並不自覺〉。

比特幣是個兔子洞穴,一下子掉進深坑,頭暈目眩,懷疑人生實屬正常,讓我們暫時打住,先讓 Alice 消化一下,稍後再回來,聊聊比特幣本位的 Bob 是如何煉成的。


p.s. 友人知道我曾沒頭沒腦買過些 Badkids NFT,來信說最近忽然熱賣,地板價炒上 5000 鎂,於是我沒頭沒腦把一個 Badkids 放售,一覺醒來不但已經賣出,更已經再被炒高兩成。這樣冤枉賺來的錢,最適宜花到公民社會去。


Comment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