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分 哪來享— — 如果硬是要我解釋停用面書的理由

繼月前刪掉WhatsApp帳號後,從社交網絡再退一步,離開了面書。

做這個決定不無掙扎,一則我的工作相當依賴面書,二則我雖然很內向卻不瀟灑,有跟朋友分享和得知朋友近況的需求,經過多年發展,面書把很多人圈進了舒適區,好些朋友除了面書不會在任何其他地方貼文,讓我很為難。上次離開WhatsApp,朋友問我爲可如此決絕,叫我啼笑皆非;這次離開面書,卻連我自己都覺得需要決絕起來才能成事。

但這一步還是踏了出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