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可以當飯吃--回應外甥對職業和事業的不解

職業僅為個人,事業則為大眾。立志成功事業,不怕沒有職業,專心謀求職業,不一定能成事業。
--新亞學規第五條

做了十幾年新亞人,一直不認為自己有足夠資格評論和詮釋新亞的精神和理想,包括十幾年後的今天。

只是,既然引用了新亞學規第五條(下簡稱「學規」),且讓一些人覺得那是空談,是不合時宜,是消極地鼓勵年青人追求不現實的東西,我覺得我有責任去把我的理解表達清楚,學規六十年後的今天,對社會和個人有什麼積極意義--即使我的程度很有限。
Continue reading “理想可以當飯吃--回應外甥對職業和事業的不解”

新亞學規 reloaded

應朋友邀請,回中大當一個就業講座的講者之一。在思考該說甚麼不該說甚麼。還未想通,但有幾點是肯定的:

肯定不會以「成功人士」自居。最驚。

肯定不會說「我哋舊時咁咁咁」,同學這代比我幸運。(按呂大樂的「四代香港人」,我是第三代末的香港人,跟現在的第四代相差半代。)

肯定不說「只要肯努力,一定會成功」,反正我自己也不吃這套,即使我深信機會總是由準備充足的人把握。要說我寧願說「很傻很天真,活得很開心」。
Continue reading “新亞學規 reloaded”

傳勁師將 校順相親

ihms

今天母校校友日,跟父親和同是校友的哥回到小學。重聽小學校歌,發現原來跟春田花花幼稚園的校歌有七分相似 -_-!

校歌是這樣唱的(是校友的就知不含誇張成份):

  嘉木環翠氣清新 碌蔭窗ling徑幼靜
  剩跡名山近 照暉晚下明

  new預化向怨歌眾 四試篤恕絡冀仲
  kit燕課技蟻蚊 聖偈善燕星分
  cun劍校帝翁ai 敦鬢lap幸

  聖mo慕店星心 幼柯銘 潔餓幸
  傳勁師將 校順相親
  燒瀝殼 莊志盛
  宏揚校譽 譬振駕勝

     *        *        *

Google了一下,找到校歌的原文和midi,分享一下:慶生的窩

慶生同學有一個很有趣的推測:這校歌本來是用普通話唱的。我試了一下的確也覺得很順。又或者,填詞的人不懂廣東話?

在網站裏的「歷來校歌」欄目裏,除了這首小學校歌,還有聖母無玷聖心書院,和新亞書院的校歌,即原來我和這位不認識的慶生同學小學、中學、大學都同校!

有趣的是,慶生學弟在我畢業的一年(1987)入讀同一小學,然後1993年進中學,我又是剛好從中學畢業進中大。緣慳兩面,現在還是穿越時空,找到了慶生學弟2000年做的網頁。謝謝有心的慶生同學。

時光倒流二十年

不知為甚麼一向善忘的我會記得,上一次用「理想」/「夢想」這等字眼是1993年。當時剛進中文大學,暫取的四年制學生要考一個中文試,評核程度是否能免掉中文課,作文的題目正是「理想與夢想」。不記得瞎說了甚麼,反正過關了,不用我唸中文。進入大學的一刻,正是我最後一次用這兩個香港不怎麼容得下的詞之時,也真夠諷刺的。不過也不好說,以前只會在社會學課才用的「集體回憶」,現在也變成了香港人的口頭禪,流行歌名,搞不好有天「夢想」也能在香港社會上位。(寫時打了一個哆嗦)

假如我有少許「理想與夢想」的話,大概就是騎單車上下班,且在附近到處逛。這個對於香港人來說,十分奢侈,我也是有幸在沙田長大,中學時才可以騎車上下課(二十年前 ﹣_-!),而且走的路都是在河邊。相信大部份香港人也沒有這種經驗,成不了「集體回憶」。周末,有時會沿著吐露港海邊一直騎到大埔。不過,騎車上下班這個所謂夢想,從來都是丟在一旁,沒刻意做過甚麼想要去達成,甚至,忘記了。

北京最舒服的秋天,淘寶淘的二手單車,住的遠洋天地,工作的建外SOHO,四公里的距離,造就了騎單車上下班的完美條件。凌晨一兩點,在長安街,建國路騎呀騎的,停下來買蛋餅、麻辣串,忽然記得原來有過這個夢想。而且現在竟然成真了。

p.s. 如果嫌我扯太遠了,不現實,就留意這個好了:我住的公寓的開發商遠洋地產下周掛牌,辦公室的開發商SOHO昨天開始公開認購(推介!),買二手單車的淘寶(阿里巴巴子公司)年內也會在港IPO,集資額勁高。我活在一個上市的世界,想發掘明日之星股,不妨研究一下我的生活。

– –
百度:陳奕迅《時光倒流二十年》

百度:陳奕迅《單車》

芝蔴法官 pk 升斗草根

上周因為一件小事到屯門法院見官,見識了比無線的電視劇真實的審判。

等了一個半小時,審了我三十秒。以下是其中幾個「K屎」,按記憶原話記錄。

case 1:
官:「XXX,宜家控告你阻街,你認唔認罪?」
草:「認!」
官:「面積係1.44平方米啱唔啱?」
草(R頭無奈地):「er…唔知喎!」
官:「你反唔反對呢個面積?」
草:「er…差唔多啦!」
官:「有冇其他野講?」
草:「冇。」
官:「罰款250,二樓交費。」

(如是者幾十個小販阻街cases,其中起碼三分之一如下)
case 2:

官:「有冇其他野講?」
草:「希望判輕啲。」
官:「有乜特別理由?」
草:「未出糧!」
官:「啱啱先月頭都未出糧?」
草:「我做散工的!」

(或許,屯門同天水圍問題真係比較多…)

case 3:
官(兇神惡殺地):「XXX,仲乜帶住副太陽眼鏡!?呢度唔係沙灘喎!」
婆:「對唔住,法官大人!」
官:「沒收!下晝兩點返嚟攞番!」
(庭警上前收阿婆眼鏡)

case 4:
官:「XXX,宜家控告你響xxxx年x月x日,響xxxx電子遊戲機中心持有已點燃嘅香煙,你認唔認罪?」
禪:「認。」
官:「有無野講?」
禪(例牌地):「希望可以判輕。」
官:「點解?」
禪:「我攞綜援。」
(出示文件)
官(閱後):「政府俾綜援妳呢,唔係俾妳食煙同打機嘅!」
禪:「法官大人,我果日入去避雨㗎咋!」

case 5:
官:「XXX,宜家控告你響xxxx年x月x日,響xxxx行人路踩單車,你認唔認罪?」
草:「認。」
官:「有無野講?」
草:「無。」
官:「罰款300,去二樓交。」

case 6:
官:「XXX,宜家控告你響xxxx年x月x日響xxxx踩單車載客,你認唔認罪?」

case 7:
…(場內響起手機聲)
官:「收咗佢啦!」
(庭警朝響機處走去,伸出手)
婆:「唔係我呀…」
伯:「唔係我呀…」
婆:「我唔知呀…」

case 8:
官助手(機械地):「高重建!」(隔0.8s沒回應就…)「XXX!」
高(從短訊中醒過來):「係!有~!」
官(不耐煩地):「等陣先再叫過你!」

獨居老人香港周末

從好友sl的千尺豪宅把舊冰箱和洗衣機搬到自己三百尺的小窩。千辛萬苦以極刁鑽的角度把重得要命的洗衣機搬進浴室。冰箱和我一樣高,可以容得下我,是我想要的大小的四倍,放在廳裏佔去好多寶貴的地方。把心一橫,連搬帶推弄到露台,才發現放得了冰箱開不了窗,連人都過不了。只得又硬著頭皮推回「客廳」。連搬運工人都叮囑「很臭,別打開!」的巨型冰箱,清潔花了我幾個小時,即四份一個在香港的假期,死命擦得手軟的時候,又想著搬運,換電制,水喉等費用,花了過千,不由得質疑自己是否省得「攞嚟賤」。完工後上網,鍵盤上的雙手竟然都震了。終於躺下的時候,虛脫了。

清晨六時多,累醒了,幸好,惺忪的睡眼見到上面的畫面,剎那間有種愜意的感覺,老來安慰,相當喜歡這個小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