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書行頭] 很喜歡O’Reilly的書,有時搞不清楚買它是為了內容 – 一般是Linux相關,這本例外 – 還是文字,還是封面。內容永遠是科技,封面卻總是動物,違和地和諧。以前要我扔一本書很難,這本剛97年7月購於倫敦的,我卻居然狠心給了村裡的阿婆。我想,阿婆多幾毛錢和世界多幾張再造紙,比我書櫃多一本不會再看的書來得有價值。拍一照片紀念他好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