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意工業也北移 訪北京數位紅

離開南京,J從一個歷史名城跑到另一個歷史名城,晚上抵達首都國際機場,探訪也是從事手機遊戲開發的朋友,數位紅的老闆吳剛。

比起南京,北京固然先進得多,而且資訊科技業發達,中關村人才濟濟,加上工資水平仍比香港低,資訊科技業很具競爭力。相對而言,香港能把持的是創意,畢竟,香港對外資訊發達,港人每天都接觸國際上的新事物。政府說香港應發展創意工業,是鮮有的對。至少,這是J北京之行前相當清晰的想法。

以往,J覺得吳剛跟其他年輕創業者一樣,創業階段甚麼都得節省,所以踏進數位紅的辦公室後看到的,寛敞的空間、舒適的位置、液晶體屏幕顯示,都跟J的想像有所出入。直爽的吳剛只說,“J我跟你說呀,甚麼都可以省,就是工作環境這一塊省不得!”這固然是每個員工所樂於聽見的,只是,有條件說這種話的創業家,少之又少。

對於一間遊戲開發公司,開發團隊是核心,所以聽到吳剛解釋部門主管每天都在忙招聘,是J意料之中的事。談到同事的平均工資,吳剛說的那個數字,卻比J理解的要高得多,若計算內地各樣的稅項和保險在內,恐怕比起香港也便宜不了多少。箇中原因除了是行業火爆,挖角問題嚴重外,亦是因為數位紅對員工的要求很高。“在北京要找最好的人,工資這塊省不了。”再一次聽到 “省不了”這個解釋的J,發現吳剛根本沒有在省,他講求的只是質量。

這大概亦是多間大手機廠看上數位紅的原因。除了手機內建Java遊戲經常看到數位紅這個名字外,諾基亞的N-Gage上現時唯一中國製造,即將推出的角色扮演遊戲《地獄鎮魂歌(Requiem of Hell) 》,開發商亦是數位紅。而知道諾基亞專門為N-Gage發掘合作夥伴的團隊,除東京不算,亞太區的總部設在北京,而其他據點還有深圳和台北,叫J這個認為香港有優勢發展電子遊戲工業的人沉默。事實上,J至今並未聽聞有香港有N-Gage遊戲的開發商。

儘管身處手機用戶達三億的中國的首都,數位紅的收入來源,卻有百分之九十以上來自國外。吳剛對國外遊戲市場的分析和拿捏,都讓J離開數位紅辦公室後,留下很深刻的印象。反而,相對於常愛把“創意”掛在口邊的港人,吳剛隻字未提刻意做些甚麼發掘員工的創意。或許,創意是不用也不能發展的?J迷惘。

對於當時尚未公布,盛大對數位紅的收購,作風務實的吳剛希望J低調處理,不作任何報導。只是,盛大上市後的一舉一動均是傳媒焦點,於是上月九日的全資收購數位紅,消息還是在各大網站和報紙迅速傳開並成為行業中的熱點,而數位紅的名氣亦因而從遊戲業,伸延至資本市場。

“現在的生活還是差不多吧,只是沒有了肩上的擔子。”電話筒傳來吳剛輕鬆的聲音,又讓J想起以前某個周末,在北京朝陽使館區碰到吳剛與友人踏單車的閒情。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