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運

Posted on

「春運」了自己回北京。

一個小問題乘以十三億的確是很大的問題,單是從打工的城市回老家就是令國家極頭痛的問題。應該說,我不知國家頭不頭痛,至少我很頭痛。煩。

x x x

以前的概念是,國內的中文水平一定很高,但待久了,看多了,又覺得不一定。雖然平均水平肯定比文盲如我的港人高,但常覺非常長氣,明明是簡單概念,可以花上五千字解釋。但同時又存在著另一個極端,簡稱非常多。甚麼「計生」(計劃生育)、「考研」(參加研究生考試)、「摩的」(摩托車的士)等,再加上用普通話唸出來,曾經令我很R頭 f-_-

也有一些挺怪雞的簡稱,如「數業」:如問某中國移動的員工在哪部門工作,他會說「數業」,well… 普通話..樹葉?廣東話..掃葉!?數據業務也。

又覺得「春運」也很怪。某些動詞/形容詞是配合特定名詞的,像「肥」適合用在豬而人要用「胖」。或許是我自己的誤解,總覺得「運」是用於貨物,又或者,一車一車的豬也行。

如此說來,用「春運」描述數億在異地打工念書的人往返老家其實是挺絕的,或者政府的概念正是怎樣把人民這些貨物運來運去?

「春運」用在這個豬年,份外貼切。

Comments ( 4 )

  1. Reply東二打六
    春,可理解為男性身體上的小東西; 春運,便可理解為春的運輸。
  2. 暴雪中的意識流 at chungkin Express
    [...] 春運真箇不是小事。一個我長期離港尚且是件事兒,如果有幾億個我,很想春節回家,機票高出的一千元對我來說很多,怎會是小事?現再加上一場暴雪。 [...]
  3. 暴雪中的意識流 | chungkin Express
    [...] 春運真箇不是小事。一個我長期離港尚且是件事兒,如果有幾億個我,很想春節回家,機票比車票高出的一千元對我來說很多,怎會是小事?現再加上一場暴雪。 [...]
  4. 最近五年,我坐過一次港穗直通火車 at chungkin Express
    [...] 近年唯一一次坐直通車,是因為前年的雪災,極大量春運旅客囤積在廣州兩個火車站,讓我連撥帶推都沒法走進廣深線大堂,最後唯有利用「特權」,向保安出示回鄉証,乘坐港穗直通車去。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