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往天國的短訊

生於河南一條偏僻山村的林昭展,年幼時因為遺傳的眼疾失明了。盲人的世界,沒有顏色,因此小林時與音樂為伍, MP3是他的最愛。小林更是不折不扣的數碼迷,對市面手機的型號滾瓜爛熟,發短訊更是神速,而且準確無誤。被問及為何如此神奇,小林只說:“我是用心去發短訊” 。小林下一個心願,是好好研究一下電腦。

你好嗎?我很好。
高三時,小林認識了一位同樣失明的女孩。女孩剛因病失明不久,身為班長的小林自感義不容辭,幫助女孩過渡適應黑暗世界的生活。女孩曾經氣餒,放棄學業回鄉,小林寫了一封分幾遍才能寄出的信─盲人字很大-讓她重新振作。
正當兩個年青人情愫漸生,女孩卻因為一個小爭執,離開山村,回到家鄉。幸好,透過電話,二人總算保持了聯絡。當時,小林的小山村只有一部電話,離他的家很遠;長途電話卻是奢侈品,每日一通的對話,很短。除了一次,女孩硬不“放走”小林,囑咐這囑咐那的,直至小林回家的錢都花光在廿多元的電話費,才不得不掛線。

一掛卻是永遠。小林從此再沒聽到女孩的電話。原來,早已病入膏肓的女孩,自知日子不多而離開了小林的山村,藏起對他的愛。女孩臨終前託家人致電小林,無奈山村的接線員找不著住得老遠的他。最終,女孩沒能聽小林最後一聲,只留下三百多封每天寫給小林卻沒寄出的信。

女孩死後,小林自強不息,考入大學,畢業後跑到北京工作。現在,小林如大部分北京人一樣,享受着手機帶來的便利──即使他再不會收到女孩的來電。每天,小林必定給女孩發短訊。“我相信她一定能收到。”

創新科技沒容下弱勢社群
小林的訪問,取材自內地手機雜誌《先鋒》。小林很出眾,憑著盲人特有的感覺,發短訊竟比我們還要快。但其他絕大部分的失明人士,雖然跟我們同樣有權享受高科技通訊帶來的便利,卻沒有這種福氣。

一向給香港人印象比自己落後的內地,原來已經意識到這點。內地手機品牌康佳,去年推出的T606c,鏡頭、遊戲下載等功能欠奉,卻全面支援語音導用功能,切換菜單時會讀出相應的提示,來電時更會讀出來電者的電話號碼,方便盲人使用。

另外,去年四月,廣東移動廣州分公司和廣州市殘疾人聯合會推出了盲人語音短訊服務。失明人士的親友要發短訊給他/她們,只需在手機號碼前加上05190,短訊的內容便會由系統自動轉換成語音。當盲人要發短訊,亦可撥打12580讀出內容,接線生會代發短訊。

這還不止,失明人士更可用中移動的手機致電殘疾人聯合會的廿四小時熱線,透過網絡定位系統,得知身處的大約位置。先進、創新、關懷。

香港一直以電訊發達,引以為榮。互聯網接入供應商、電訊網絡商、內容供應商等,百家爭鳴,常推出具創意甚至是世界第一的服務;另方面,近年港府強調經濟轉型,提倡創意工業、高新科技,不少通訊界的創業者研發創新的產品,然而,卻鮮有聽聞像內地盲人短訊和話音菜單手機等專門為失明、聾啞、年長人士而設的通設服務。發達的市場,遼闊的創意空間,難道容不下弱勢社群?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