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是最後一個進軍香港流動數據市場的日本人

日本的漫畫內容向來豐富,作為漫畫王國,其產量非常驚人,比所有其他國家加起來還要多,且不少均有在外地出版,部份如龍珠、Slam Dunk等,更可說是整個亞洲區的經典──差不多可以說,沒看過的,不能說是漫畫迷。這些漫畫及經典卡通角色,大部份在日本都有其相應的手機服務。這些服務一般由服務供應商向發行商或作者取得授權,再開發加工成為手機上的產品,然後在i-mode、EZ-web和J-Sky(現Vodafone LIVE!)上推出。

日本人S從事貿易多年,穿梭港日兩地,對於日本文化、商品如何浸透香港有深刻了解。人面甚廣的S,於從事流動數據業的朋友口中,得悉日本的流動數據市場漸呈飽和,而且規模越來越大,非集團式經營的“散戶”要站得住腳,日益困難。具商業眼光的S於是萌生出口日本手機漫畫內容的念頭。自然而言,S把首個目標鎖定在香港。

透過朋友,S認識了從事了流動數據業幾年的港人J,打算透過J實踐他的鴻圖大計。

一個驕陽似火的周末,在半島酒店的咖啡廳,施施然從房間下來的S向跑到來已是滿身大汗的J介紹他的商業計劃。J了解到,除了多年來在賺得的資本,S的最大本錢就是其極廣的人面。S自信能取得所有日本經典漫畫的授權(S笑著說,唯有多啦A夢和曾是美國動畫電影票房記錄保持者的比卡超是例外),要求J配合其他的工作,如內容轉換、本土化、向網絡商銷售、編輯和結算等等。S對那些經典漫畫手機服務在日本的成功將在港重演深信不疑,嚷着要J對收入作出預測。

J本無潑冷水的意思,況且現在是生意跑上門。只是,類似的故事,J在近年已經見過很多遍,深深明白假如日本的內容供應商沒有一個合理的期望,倒頭來只會是失望離場,而且一去不回,於是以一些相近的項目的數據為參考,提供了一些保守但合理的預測。S聽罷卻是眉頭大皺,認為以往收入的偏低只是內容不夠強勁所使然。J唯有不厭其煩,第一百零一次向業外人士解釋有關香港的流動數據市場生態未成型,數據服務定價偏高等情況。雖有替公司和香港“倒米”之嫌,起碼是盡了作為生意伙伴的基本責任。

幸好,S聽罷並未因此打算取消計劃,仍然相信香港的基本條件紮實,流動通訊浸透率高,對知識產權有一定保障,因此對於日本手機漫畫內容在港的長線前途感到樂觀(J暗自慶幸並未“唱衰香港”,且以一身臭汗和一個假日的下午換取了一個來港投資者,自覺做了好事)。S希望J能提出修改建議,共同制定一份可行的商業計劃,尤其是如何在市場真正活起來之前的過渡期,負擔知名內容發行商高昂的最低保證金。

於是,香港的流動數據市場的又增添了一名生力軍。J隱約感到,假如自己不能替S在港取得成功,他可能會成為最後一個帶著資本進軍香港流動數據市場的日本人。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