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面依舊 桃花全非

十一年後,再跟初次到北京時同行的兩個香港朋友在此京聚頭。場地換成了fancy后海。北京已是變了又變,反倒是人面變的少。

十一年前同行的,還有四個很好、很很好的朋友。雖然還是很很好的朋友,但不是跟每個都保持著很好的連繫。唯有遙遠地從北京送上祝福。好像把心願放進玻璃樽,拋進后海。

應該能飄流到香港吧。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