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訊逃兵

記得十多年前有本台灣的翻釋書叫《資訊焦慮》,探討在資訊爆炸的年代如何面對資訊。

個多世紀過去了,近年我患上的卻是「資訊逃避症」,每日看的由《信報》的文字,減到《蘋果》的大標題,再減到《AM730》的漫畫,再減到只在報攤看看雜誌封面。(btw,香港的雜誌封面也真夠瘋的)

這陣子「病情」越來越嚴重,新居不設電視,北京家的電視也請房東搬走了。然後發現,感覺舒服多了。雖然知道得很少,有時在人群中好像很無知,但對生活好像沒有甚麼影響。晚上若待在家,甚至有「條件」去考慮那幾個小時做甚麼(竟然是需要條件的,彷彿很奢侈)。

開始明白,香港人常掛在口中的「忙」是忙些甚麼。還是應該說,更不明白香港人每天都在忙些甚麼?

本周二回港時,剛過羅湖,上火車便有新聞直線,轉到九巴有RoADshow,回到家,父親大人為我留起了近兩周的免費報紙…逃都逃不了。也發現我可能去得太盡了。不知道霍老去世、陳太的世衛競選的港人,除了我不知還有多少?但想深一層,就算只有我不知道,又如何?

或者《資訊焦慮二》可以給我答案。等等…又要去「汲」一本308頁的書!?


Information Anxiety by Richard Saul Wurman, on Amazon

Information Anxiety by Richard Saul Wurman, David Sume, Loring Leifer, on Amazon

Join the Conversation

1 Comment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