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不做 四不休

筆者99年跟身邊朋友集資成立小型流動數據公司,遇上2000年科網﹑電訊泡沫爆破。生意極困難的時候,曾對股東承諾3G不在港推出,自己和公司都絶不退縮。不料3G推出的延遲,年復一年,轉眼已整整三年!

幸好,和黃在市場一致看淡的情況下仍勇往直前,雖千萬人吾往已,展示出其“3不做﹑四(死)不休”的皇者之風,且終在周一的記者會上正式宣佈明年一月初在港推出3G服務。3G服務的推出,一方面讓筆者舒一口氣,至少留下來的最基本承諾已做到了,另一方面,卻令筆者更想留在業界,以繼續欣賞這齣像無間道般高潮迭起的電影。

對筆者以至業界而言,“電影”的高潮位有幾處:

一.3G這個市場是否真實存在?有人將和黃這盤投資160億歐羅的生意評為豪賭,筆者雖然並不認同,但3G市場未獲證實卻是事實(尤其以WCDMA為基礎的3G)。即使全球技術數一數二的DoCoMo,亦面對電池壽命短﹑手機軟件不穩定﹑上客量低的問題。不過,正如和黃董事總經理霍建寧在記招中三番四次“和黃大把錢”的豪情壯語,錢可以解決的問題,對和黃來說的確都不是問題。亦即是說,只要市場真的對高速流動數據通訊有需求,3G就是一個切實的市場;而只要WCDMA是種可行的技術,3就是將是一盤非常賺錢的生意。對於這兩點,筆者是持肯定態度的,不明朗因素主要只在時間表。

二.除擁有3百分五股權的NEC和美國的Motorola外,Nokia和Sony Ericsson日後會否為和黃度身訂製手機?和黃會否完全棄用非訂製的手機?如不用Nokia WCDMA/GSM1800/GSM900的多頻手機(如即將推出的7600),對3的上客量會否有所影響?如要使用,又是否能配合3的平台及內容?很明顯,3G手機市場將不再為歐美主導,以NEC為首的日本廠商將可至少分一杯羮,甚至領導全球(另邊廂,以三星為首的韓國廠商則已開始在CDMA2000手機市場放異彩)。至於中國的手機廠商,在2G/2.5G的手機會逐漸變為低增值商品的當下,可望進一步擴大市場分額,但3G方面,又能否憑SD-TCDMA突圍,至少保住國內的部份市場?

三.3G數據市場價值鏈將如何形成?參考日本的經驗,3G手機上的內容格式基本沒變(圖片主要為jpg/png﹑鈴聲主要為midi/mmf等﹑遊戲及應用程式主要為Java/BREW),另加視頻流,因此流動數據市場價值鏈與2G時沒甚麼分別。但和黃的情況則有點不同,因為3是一個全新項目,不像DoCoMo般,在2.5G階段已建立起一個行之有效的商業模式與內容供應商合作。另外,由於和黃一馬當先,業內為3G訂製的內容仍然不多,加上主推的視頻流,除平台外中間商技術增值步驟不多,因此和黃與內容供應商現時的合作主要模式只是直接向版權擁有方(如英超聯)買下版權,然後自行負責製作。但當和黃逐步建立起用戶群,市場慢慢成熟,3G數據市場的價值鏈將如何發展,暫未可料。

四.中國3G市場的發展。霍氏在記招上並未正面回應中央台記者就和黃在中國3G市場看法的提問,但其興趣肯定是不用多問的。內地發牌情況雖然尚未明朗,但最具實力的中國移動將獲發WCDMA牌照的機會極高,因此將是和黃最理想的合作伙伴。然而,和黃在3G的主要競爭對手Vodafone卻是中國移動的股東兼策略性伙伴。和黃﹑Vodafone﹑中國移動的關係日後將如何發展,勢必成為“觀眾”的引頸以待的焦點。

以上一連串都是十分辣手的問題,和黃的決定及其一舉一動,勢將影響全球3G市場的生態。電影引人入勝的地方,正是在於結局難料。而看編劇組的主要成員和黃會如何影響劇情推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