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好友說連深圳的侍產假法律都比香港好,香港沒有真普選前,難以解決這種民生問題。我對真普選的意義毫無保留認同,但對這說法卻不。查實強權有時也會保障弱勢群體,甚至,越是強權,越會保障弱勢或派糖籠絡人心。最好例子擺在眼前,大陸的勞動法對僱員的保障比香港強大很多,跟普選關係為零。這樣的論述,其實強化了反過來的論述,即是民生照顧得不錯,所以普選不重要了。另,我也不認同三天侍產假就是出賣工人就是罪人之類的說法,平衡各方利益,沒有人可以強勢一錘定音,正是民主的玩法,當然,我們的議會組成失衡這是肯定的。侍產假立法跟政改性質不一樣, 三天畢竟是個進步,我覺得可以袋住先。或者你覺得我是僱主我保守,但其實敝公司n年前已經是10天全薪侍產假。我認為,激進最好能從自身做起。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