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 / 第一季 / 五 / 失樂園

兒童樂園門口的職員,為阿信和同學小強遞上牛皮膠紙。

兒童樂園的確是樂園,針對的卻並非兒童。這家區內熱門的遊戲機中心,提供親子遊戲不過是開業之初的想法,早已隨著不再提起而不再存在,留下來的店名,為家長們提供美麗的誤會。

牛皮膠紙是給學生的入場券,用來遮蓋襯衫口袋上的校徽,因為政府規定學生不得進入遊戲機中心。中二的阿信因此覺得,成年人其實很好騙。他的智慧還不足以知道,其實騙成年人的不是年青人,而是他們自己的虛偽。

阿信把牛皮膠紙推掉,輕鬆地撕掉以雙面膠紙粘在襯衫的校徽。

「今日咁早呀?」硬幣兌換窗的老闆跟兩位老主顧搭訕。

「係呀,考試吖嘛。」兩人已是急不及待的走到Street Fighter快打旋風的機子前。

幾個回合之後,正當阿信熟練地以連環波動拳解決了春麗,畫面出現”Here comes a new challenger”。第三者挑機了…

向來理性,自覺以大局為重的阿信沒法理解這種挑戰行為。他想,一個人對著電腦,一塊錢能玩上半小時,但兩個玩家對打,不消幾分鐘,必有一敗,一塊錢就給賺去了。遇上不服輸的玩家不斷報復挑戰,燒錢更快。道理明明顯淺,偏偏每個參與者總是身不由己參與這場哭泣的遊戲,不能自拔,讓遊戲機中心漁人得利。

還沒來得及跟對方說道理,已是劣幣驅逐良幣,排擠打敗包容,阿信先失一局。對方「讓round」後,被逼到一角的阿信再次被對方的昇龍拳屈機而死。

「算吧啦,嚟我屋企玩吧。」小強算是安慰阿信。

小強家裡的紅白機,是阿信的至愛。阿信尤其喜歡泡泡龍和「野球」遊戲,雖然他從未接觸過甚至沒見過真的棒球,就連規則,也只是從《鄰家女孩Touch》學回來的。

「咦喂,你個書包呢?」 小強對專注於超級瑪利的阿信說。

這種丟了書包半小時仍能懵然不知,遊魂似的能耐,屬阿信的天賦之一。

考試後的一周,阿信在買回教科書、問鄰班同學借書和尋找沒帶書上課的藉口之間,疲於奔命。

此之後又一天。學校早會祈禱,阿信十年如一日的魂遊太虛之際,突然靈機一觸。

「不如第日我哋開番間寫game嘅公司?」阿信興致勃勃的跟身旁的小強說。

「不如搞掂小販車先吧啦,上次又話賣咖喱魚蛋。」小強沒好氣的回應。對於阿信的忽然興奮,成熟的他見怪不怪。

「呵呵,咁又係…」阿信沒有堅持,卻也並沒有給打沉信心的感覺,因為就連他自己也覺得,這不過忽發奇想,並不是甚麼大理想。相對而言,他反而覺得當小販賣魚蛋成事的機會更高一些,也更靠譜一些。

「成年人嘅世界,邊有可能鍾意打機就開間公司寫game咁簡單?」一直受這種想法薰陶,介乎天真與成熟之間的阿信,當時是這樣想的。

* 原文刊於《明報》星期日生活,2013.04.14

** 珍貴照片偷自互聯網,謝謝..

children-paradis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