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民建聯抱不平

先說一個帶點恐怖的真人真事。

家住村屋,村裡有一條小河,河上有條橋,貫通村的南北。兩週前,大概晚上十一時,月色不錯,我跟友人坐在橋上的椅子聊天。離我們不遠,有個大叔,愁眉不展,看著流水,抽著煙。接著,同行的大嬸,拿出一袋疑似骨灰,撒進河裡。

故事恐怖之處不在於此,卻在後頭。不一會,村裡民建聯的落選區議會候選人,走到橋上,拍拍兩位的肩,問候了幾句。然後大嬸說,我們會支持的啦,6號、804嘛。

我不太理解泛民和評論員常說的建制派鐵票為何物,但我相信,如果我是那位大叔,我給民建聯的那一票,義無反顧。

蛇齋餅糉之說,作為泛民的支持者,我聽得太多。不是說這些現象不存在,而是說,違法的話,請依法處理,暫時我還相信香港的廉政公署運作良好。如果不違法的話,希望泛民能積極做些甚麼去學習,或者去抗衡,而並非老是抱怨、謾罵。

近日經常出入長者護理中心,感受特別深。兩千來平方尺的地方,滿滿的擠了近兩百長者,就算我想陪陪老爸,護士有時也不得已跟我說中心太擠,請我在外面等。假如泛民真正關心長者,而不是一群中產精英高高在上議政,我相信老友記會感受得到。張超雄的選票大概就是這樣來的。

這時又有人找藉口了,說建制派的資源那麼多,泛民比不過。然而,這些許許多多的長者,大部份都是有兒女、孫兒女的。假如這些下一代支持泛民,也關心一下家中的長者,我就不相信建制派的拉票能力比得上老友記的兒女孫兒女。

普選的基石之一是相信每位公民的認知,尊重每個人的選擇。我們常說,香港民智已開--至少我已經抱有這信念多年--早就準備好一人一票直選。既然這樣,我們斷不能心懷假設長者是懵的,是靠「掌心雷」投票的。的確,第一二代香港人讀書的機會不多,更遑論正式的公民教育,但下一代有責任去跟長者溝通,解釋選票的意義。而且即使最終長者關注的議題,選擇的出發點跟我們不一樣,我們依然需要尊重他/她們的選擇,接受每一位長者都是完整的個體。以為我們的投票是理智的,長者的投票是懵懂的,也就是從根本否定普選。

也許,建制派對長者施以小恩小惠、噓寒問暖,成功拉了不少選票。我們可以說這種做法很卑鄙,但這也意味著長者的需索很卑微。

p.s. 「脷伸」:我不屬於任何黨,我不過是標題黨。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