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3.01 晴 晚上從大學踩單車回家,發現新鋪的單車徑,中間的分隔線長短不一,忽左忽右,東歪西倒。不知那個天才想的,好喜歡。人本來就那樣多元,亂中有序就很好,何必強國操兵似的一式一樣。香港的公共設施悶死人,要不就是純色的墻,要不就全是廣告,最大不了的就天價找人加點圖案。查實民間大把藝術,只要不是少許塗鴉就要拉要鎖,公共地方自然會美化,雨傘運動時的金鐘就是最好證明。 #ckxpress

2016.03.01 晴 晚上從大學踩單車回家,發現新鋪的單車徑,中間的分隔線長短不一,忽左忽右,東歪西倒。不知那個天才想的,好喜歡。人本來就那樣多元,亂中有序就很好,何必強國操兵似的一式一樣。香港的公共設施悶死人,要不就是純色的墻,要不就全是廣告,最大不了的就天價找人加點圖案。查實民間大把藝術,只要不是少許塗鴉就要拉要鎖,公共地方自然會美化,雨傘運動時的金鐘就是最好證明。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igp_map lat=”22.419722222″ lon=”114.206791667″ marker=”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style=”ROADMAP” class=”” width=”200″ height=”200″ width_type=”pixel” height_type=”pixel” zoom=”15″]

2015.12.25 微雨 怪我家裡沒電視,大概是第一次看電影的村長,對著屏幕吠了一大輪。死活沒法把電影人物驅趕後,唯有行來行去,自顧自不安。幸好最終還是安頓下來一起看,否則我好不容易在家看電影的機會就要泡湯了。聖誕快樂。

2015.12.25 微雨 怪我家裡沒電視,大概是第一次看電影的村長,對著屏幕吠了一大輪。死活沒法把電影人物驅趕後,唯有行來行去,自顧自不安。幸好最終還是安頓下來一起看,否則我好不容易在家看電影的機會就要泡湯了。聖誕快樂。

2015.12.22 冬 家裡做冬後,雪姑九友十個廿年同學宵夜聚舊,講起一仔村長的情況,一個養狗的同學主動拿出200塊說要支助一下,看能否醫好他的心絲蟲,其他同學響應,嘩啦嘩啦地,一仔村長基金就多了hkd1400。其實怪不好意思的,尤其是有些同學我十年沒見了,但錢是給他的,我沒資格推掉。有感於有責任持續向善長們交代一仔村長的情況,簡單為他做個網站。先來一張證件相,村長擺好靚鋪士,似乎很樂意配合。

2015.12.22 冬 家裡做冬後,雪姑九友十個廿年同學宵夜聚舊,講起一仔村長的情況,一個養狗的同學主動拿出200塊說要支助一下,看能否醫好他的心絲蟲,其他同學響應,嘩啦嘩啦地,一仔村長基金就多了hkd1400。其實怪不好意思的,尤其是有些同學我十年沒見了,但錢是給他的,我沒資格推掉。有感於有責任持續向善長們交代一仔村長的情況,簡單為他做個網站。先來一張證件相,村長擺好靚鋪士,似乎很樂意配合。

2015.12.17 冬 今天家裡做冬,提早南下的路上,遇上久違了的落日。已經忘了有多久,沒有在來往港穗的火車上拍一下風景,一般都是回信,打遊戲,寫文章。或許這就是傳說中的,人太匆匆 回家的路

2015.12.17 冬 今天家裡做冬,提早南下的路上,遇上久違了的落日。已經忘了有多久,沒有在來往港穗的火車上拍一下風景,一般都是回信,打遊戲,寫文章。或許這就是傳說中的,人太匆匆

東莞石龍 [igp_map lat=”23.10871259″ lon=”113.87222517″ marker=”東莞石龍” style=”ROADMAP” class=”” width=”200″ height=”200″ width_type=”pixel” height_type=”pixel” zoom=”15″]

2015.12.11 陰 在這棟大廈辦公有十年了,週末搬出。搬進來的時候,我喜歡這一帶夠屌絲。可是這國家的經濟 (而已) 發展了十年,這城市經歷了亞運,這區域變成了CBD,街坊球場變了中超恆大主場,小店關了,小販沒了,像iPhone的廣告說,唯一的不一樣,就是一切都不一樣。有個老同志,彷彿要跟辦公室共存亡似的,今天last day,於是同事趕項目之餘,同步執拾,同步準備新辦公室,同步歡送,同步拍攝留念,忙得不可開交。相對正常人來說,其實我的東西不多,可是,大家收拾好個人財物後剩下來超級多的東西,除非我能接受讓同事決定,否則我得在場一件一件判斷怎樣處置。一年前的,三年前的,十年前的。就好像多年來同事離職進入人生另一階段,郵件接頭人就會變成上司,上司走了就再上司,到了我近年把公司架構壓縮到極端的兩層,基本上對外聯繫離職同事的都改為我。一個,十個,一百個。公司才百人不到,而剛入職的同事,是第689 (真的) 個同事,就是說大概六百人的郵件導向我的樣子。我的同事大都一級棒,各種強悍,要說我的定位,就是包底。剩下來的,就是我的。

廣州天河體育館 [igp_map lat=”23.137819705″ lon=”113.3171521″ marker=”廣州天河體育館” style=”ROADMAP” class=”” width=”200″ height=”200″ width_type=”pixel” height_type=”pixel” zoom=”15″]

2015.11.30 晴 毅行者小結之五。隊友發來我在海灘邊走邊講電話的照片,笑我似落街散步。冤枉呀,我其實相當專注,100公里路程只講過兩通電話。一個是起步不久,同事打來說《光輝歲月》被蘋果評審否決了,另一個是關於村裡的朋友救了隻走失的唐狗,無處容身,暫住到我家。活動後緊接而來是區選,跟進遊戲推出,四出尋找狗主。社會、事業、生命,方方面面的事情,毫不客氣地撞在一起,好像在刻意提醒,生活拼圖中都有些甚麼重要的組成部分,不要漏掉一塊。反正,走完毅行者回家,多了這個一仔,以他獨有的形式歡迎我。 #今天只有殘留的海報 #在晴朗的一天迎接光輝歲月 #安卓版今天正式推出

2015.11.30 晴 毅行者小結之五。隊友發來我在海灘邊走邊講電話的照片,笑我似落街散步。冤枉呀,我其實相當專注,100公里路程只講過兩通電話。一個是起步不久,同事打來說《光輝歲月》被蘋果評審否決了 (原因只能私下說),另一個是關於村裡的朋友救了隻走失的唐狗,無處容身,暫住到我家。活動後緊接而來是區選,跟進遊戲推出,四出尋找狗主。社會、事業、生命,方方面面的事情,毫不客氣地撞在一起,好像在刻意提醒,生活拼圖中都有些甚麼重要的組成部分,不要漏掉一塊。反正,走完毅行者回家,多了這個一仔,以他獨有的形式歡迎我。

2015.11.28 晴 毅行者過後隊友辦籌款,打趣說要拿我的牛仔褲拍賣,事關穿牛記笠記街坊裝行毅行者的人好搞笑。我不確定壓力褲、速乾衣和貼身背囊等對走長途山路有多大幫助,但我確實好抗拒為了一個活動買這買那,尤其是如果活動後丟到一旁,業餘的我,完全沒打算長久堅持行山。於是活動前兩週支持隊隊長安排隊衣,問大家要甚麼碼,我雖然不能不讓隊友買,但自己的碼就死活不肯給,堅持不買,像個不肯穿校服的壞孩子。我明白對很多人來說為了隊形弄件隊衣是理所當然的事,而且總說事後也能穿不怕浪費。但事實是現今社會物質豐富,衣服耐穿,一個人根本穿不了那麼多,我一年買不到一件衫,衣櫃裡面卻滿滿都是過去一二十年不同活動的衣服,永遠穿不完。一般來說,我的固執只影響自己,世界同樣的轉,況且我總是不想勉強人,但這次不知道是支持隊隊長同意我說的,還是我太難纏不想跟我糾纏,反正例外地讓我堅持下來了,決定全組不買隊衣。在此特別感謝小胖隊長和其他隊友對我的包容,我因而送上的禮物是,沒有一式一樣的隊衣也絲毫不影響隊形和士氣的證據。我們的衣服和性格多元,衝線的步伐卻是一致的。 #trailwalker

2015.11.28 晴 毅行者過後隊友辦籌款,打趣說要拿我的牛仔褲拍賣,事關穿牛記笠記街坊裝行毅行者的人好搞笑。我不確定壓力褲、速乾衣和貼身背囊等對走長途山路有多大幫助,但我確實好抗拒為了一個活動買這買那,尤其是如果活動後丟到一旁,業餘的我,完全沒打算長久堅持行山。於是活動前兩週支持隊隊長安排隊衣,問大家要甚麼碼,我雖然不能不讓隊友買,但自己的碼就死活不肯給,堅持不買,像個不肯穿校服的壞孩子。我明白對很多人來說為了隊形弄件隊衣是理所當然的事,而且總說事後也能穿不怕浪費。但事實是現今社會物質豐富,衣服耐穿,一個人根本穿不了那麼多,我一年買不到一件衫,衣櫃裡面卻滿滿都是過去一二十年不同活動的衣服,永遠穿不完。一般來說,我的固執只影響自己,世界同樣的轉,況且我總是不想勉強人,但這次不知道是支持隊隊長同意我說的,還是我太難纏不想跟我糾結,反正例外地讓我堅持下來了,決定全組不買隊衣。在此特別感謝小胖隊長和其他隊友對我的包容,我因而送上的禮物是,沒有一式一樣的隊衣也絲毫不影響隊形和士氣的證據。我們的衣服和性格多元,衝線的步伐卻是一致的。

保良局大棠渡假村 [igp_map lat=”22.341114699″ lon=”114.211151621″ marker=”保良局大棠渡假村” style=”ROADMAP” class=”” width=”200″ height=”200″ width_type=”pixel” height_type=”pixel” zoom=”15″]

2015.11.27 晴 今年的毅行者,我是活動前一個月臨時加入的,而我之後,還有一個更臨時拉夫的隊友。四人主隊加上四人支持隊,活動前我只見過兩個,一個熟悉,另一個在去年毅行者聊過幾句,隊長把目標訂在超保守的48小時很容易理解,畢竟大家很多連面都沒見過,尤其是唯一來自香港的我。去年我只是隨團攝影師,零準備從第四段起到終點走了67公里,現在才敢說出口,除了睏其實頗為輕鬆。今年是正式隊員,為免累街坊,活動開始前一個月每週末出動,走了第234578段,說不上操練,但起碼是熱身,怎知偏偏在活動前的週末走飛蛾山段時弄傷,看來還是不準備好些。左小腿腫了一塊,醫師說比目魚肌傷了,本是會自愈的小傷,可是第三段下山開始覺痛了,第四段的下山部分越走越痛,走完第四段在檢查站讓物理治療師按了一下。不按猶自可,按過後第五段痛得舉步維艱,下樓梯只能用右腳一步一步走。其中一個隊友於是回頭走在我後面跟著,他說,不要遷就這條腿,不要刻意去想,慢慢去接受這個痛,跟痛共存就好。才知道隊長把隊名定為一路同行,原來不單是老土而已。反正這樣痛並走著,易走的第五段反成了我最慢的一段,在前後的檢查站都停了個多小時。到了筆架山檢查站,我把左膝裹起來,跟隊友說滿血復活了,然後越走越快,一直走到終點。滿血復活是假的,但路總是要走下去,這是真實。謝謝我背後的男人,接下來要參加野外跑330公里,總爬升17000米,把毅行者當小菜一碟的隊友Jimmy。 #trailwalker

2015.11.27 晴 今年的毅行者,我是活動前一個月臨時加入的,而我之後,還有一個更臨時拉夫的隊友。四人主隊加上四人支持隊,活動前我只見過兩個,一個熟悉,另一個在去年毅行者聊過幾句,隊長把目標訂在超保守的48小時很容易理解,畢竟大家很多連面都沒見過,尤其是唯一來自香港的我。去年我只是隨團攝影師,零準備從第四段起到終點走了67公里,現在才敢說出口,除了睏其實頗為輕鬆。今年是正式隊員,為免累街坊,活動開始前一個月每週末出動,走了第234578段,說不上操練,但起碼是熱身,怎知偏偏在活動前的週末走飛蛾山段時弄傷,看來還是不準備好些。左小腿腫了一塊,醫師說比目魚肌傷了,本是會自愈的小傷,可是第三段下山開始覺痛了,第四段的下山部分越走越痛,走完第四段在檢查站讓物理治療師按了一下。不按猶自可,按過後第五段痛得舉步維艱,下樓梯只能用右腳一步一步走。其中一個隊友於是回頭走在我後面跟著,他說,不要遷就這條腿,不要刻意去想,慢慢去接受這個痛,跟痛共存就好。才知道隊長把隊名定為一路同行,原來不單是老土而已。反正這樣痛並走著,易走的第五段反成了我最慢的一段,在前後的檢查站都停了個多小時。到了筆架山檢查站,我把左膝裹起來,跟隊友說滿血復活了,然後越走越快,一直走到終點。滿血復活是假的,但路總是要走下去,這是真實。謝謝我背後的男人,接下來要參加野外跑330公里,總爬升17000米,把毅行者當小菜一碟的隊友Jimmy。

陳根記 [igp_map lat=”22.388498217″ lon=”114.195838657″ marker=”陳根記” style=”ROADMAP” class=”” width=”200″ height=”200″ width_type=”pixel” height_type=”pixel” zoom=”15″]

2015.11.26 深秋 好歹交代一下前幾天毅行者的結果吧,畢竟遲些說不定還得敲人腳骨捐款。反正,我這個高齡蟻行者成功走畢了全程,剛好36小時內。是就是慢些,可是啊,隊長原定目標可是48小時。初時我跟隊長說,不如目標40吧,不是因為我巴閉,而是,通第二晚宵想累死人咩。後來走著走著,大家覺得不如齊頭數,9點半走到9點半吧,於是尾段用了不合比例的速度,僅僅趕及35:55衝線。走畢後,在互聯網幾乎消失了幾天,不是因為倒頭大睡,剛剛相反,當天完全沒睡之外,前後兩天都沒怎麼睡,除了因為看極看不完區選消息,還有些小插曲,稍後也許分享一些。

2015.11.26 深秋 好歹交代一下前幾天毅行者的結果吧,畢竟遲些說不定還得敲人腳骨捐款。反正,我這個高齡蟻行者成功走畢了全程,剛好36小時內。是就是慢些,可是啊,隊長原定目標可是48小時。初時我跟隊長說,不如目標40吧,不是因為我巴閉,而是,通第二晚宵想累死人咩。後來走著走著,大家覺得不如齊頭數,9點半走到9點半吧,於是尾段用了不合比例的速度,僅僅趕及35:55衝線。走畢後,在互聯網幾乎消失了幾天,不是因為倒頭大睡,剛剛相反,當天完全沒睡之外,前後兩天都沒怎麼睡,除了因為看極看不完區選消息,還有些小插曲,稍後也許分享一些。

西貢北潭涌 [igp_map lat=”22.374236855″ lon=”114.261231425″ marker=”西貢北潭涌” style=”ROADMAP” class=”” width=”200″ height=”200″ width_type=”pixel” height_type=”pixel” zoom=”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