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一般的手機遊戲開發商--槳聲燈影旁的波波魔火

相隔上一次學生年代的南京之旅,J這次到再訪南京已是十年後。

無論坐幾多次飛機都沒法習慣的J,慶幸這次是從上海出發,得以取道火車。即使因為車票緊張而站了三小時,火車沿途的風景還是讓J十分享受。

不怕長途跋涉,為的是一間非一般的手機遊戲開發商,波波魔火(BBMF)。單是辦公室的選址,對於在香港長大的J來說已是很非一般了─居然在朱自清和俞平伯比試作文的地點,“槳聲燈影裏”的秦淮河旁邊。見識淺薄的J,不但以為秦淮河只有傳統文化,就連南京的大學盛產高質素程序員,也是最近才知道。

至於波波魔火的管理,與其說是非一般,不如說是離經叛道更合適。這正好反映了股東之一Anthony的想法:唯有離經叛道的管理,才能產生不受傳統束縛的遊戲。波波魔火的“辦公室”-或更應稱為“工作坊”-設在低密度、樓高五至十數層的公寓內。百多員工分成十多個小組,各自擁有一個二至三房的工作坊,名副其實“自成一閣”。由於大部分辦公室分布在公寓不同的座數,J和Anthony還未走遍所有辦公室,便已在公寓小區的花園穿插了多次,兼上上落落的跑了數十層樓梯。Anthony笑說,行政的同事單是對著不同的業主便已夠煩了。

這樣的安排卻不是因為找不到一間足夠大的辦公室容納所有員工,或者計劃員工數目時出錯,反而是因為一份把工作融入生活的執著。原來,波波魔火有一個最“奇怪”,也是最根本的規定,所有員工必須住在公司!因此,每一間工作坊都有二、三間睡房和洗手間,部份較大的也有廚房和煮食用具。而每餐“阿姨”做飯後,大夥兒便集中在有廚房的幾個工作坊內用餐。相比起由管理層空談像個大家庭的公司,顯然波波魔火要像十倍。

J造訪之時雖是下午,部份員工卻還未醒來,又或是剛從睡房出來,看見老闆,卻並未生怕被知道躲懶。J雖能想像這是因為公司並非使用朝九晚五的制度,但卻不明白的怎能在一般被認為員工素質較低的內地推行這種要求高度自律的制度。Anthony表示,關鍵在於對工作限期(deadline)的強調。“當我們確定了一件工作的限期,我們會要求同事用盡力氣趕及在限期內完成。當然,也有需要延期的時候,但同事必須預早跟管理人員溝通,且提供非常充份的理由。”

百多名不分晝夜的員工,同步開發幾個遊戲,讓波波魔火差不多每週都有新遊戲推出,而且支援不同語言,銷售全球,是J遇過產量最高的手機遊戲開發商。不單如此,充足的人手更使波波魔火的每款游戲均移植到多款手機型號,成為極少數能符合中移動百寶箱對手機支援要求的開發商。

回程之前,J尚有時間跑到十年前首嚐麻辣火鍋,現已面目全非的夫子廟。對着廟旁的秦淮河,J忽然想起了九七前黃子華的棟篤笑,曾談到回歸後香港與內地的競爭,笑說到面對人口為香港二百倍的內地,一個港人要比的是二百個內地人,單是一個香港的水喉技工,內地也會有一條“水喉村”與他/她競爭。今日看來,原來黃子華所言非虛,只是,競爭不單只是限於水喉技工等階層而已。

可能是全球最大的雞肋――中國移動百寶箱

長駐內地的K一直在努力要把公司發行的手機遊戲放進中國移動的“百寶箱”(中移動KJava遊戲。娛樂。商業和生活等應用的綜合品牌。詳見本欄三月十一日“開始懂了──中國移動的百寶箱”),半年過去了,總算取得不少進展。只是,進展越多,要面對的困難竟以幾何級數遞增!

年前權衡了輕重後,K的公司決定不再假手於內地的公司,自行做SP,申領各式各樣的牌照,進軍國內KJava遊戲市場。好不容易,經過了一波三節,K終於把遊戲擠上了中移動的百寶箱,並拿握了讓應用通過評審和技術測試等多種竅門,算是給投入大量資源的公司有個交代。

不料,兩個多月前行業卻發生大地震(見本欄八月五至廿六日“內地流動數據市場規範化”一至四部),K的公司尚算循規蹈矩,四家受罰本年內不得提交新業務的SP,並未有K的公司的份兒。但另一方面,信產部就申領全國性ICP牌照的要求卻是針對所有全網SP的,換言之,所有百寶箱的合作夥伙必須滿足最低注冊資本人民幣一千萬元,在華東。華南。中西。西北等六個區域開設分公司等條件。幸好,已經被K給“洗濕了頭髪”的公司,並無無放棄的餘地,還是給K分配了足夠的資源,辛苦地把全國的ICP牌照搞定了。

在內地做事,最讓K又恨又愛的就是每周都有新驚喜(或純粹驚嚇),百寶箱業務保持了這個傳統。話說K剛搞定全國ICP牌照,還未在辦公室坐穩,便又收到中移動新的通知,規定SP要把所有已上線的應用,拓展至其他機型,三個月內需要覆蓋十二款手機,六個月內更需要覆蓋市面上最少一半支持百寶箱的型號,即五十五款中的其中二十八款。此還不只,五十五款只是本年四月市面KJava手機的數目,新的手機不斷推出市面,而且大部份支持KJava,假設市面的手機增加到一百款的話,SP的每個應用可是要支持五十款手機才合規定!

K不久前還在懊惱只為公司通過了二十多款百寶箱應用,及不上市場的領導者,這刻卻是深感慶幸(此之為驚中有喜)。簡單一算,把二十多個KJava遊戲漢化及轉換到二十八款手機,即是做六百多個程序;十人的團隊,即使每人每天能夠完成一個,也得花上六十多個工作天!

“放棄用戶量不大手機型號所帶來的收入不就可以了嗎?”K心想。細閱文件,卻發現中移動將每月檢測,不符合要求的SP將不能提交新應用,連續數月不符合要求的話,更將面臨終止合約的命運。

世界各地流動網絡商就KJava合作夥伙的要求K聽過不少,但如此嚴格的要求倒是首次遇到。只是,面對二億用戶群,又有那家公司願意放棄?

K決意硬着頭皮,說服公司嚥下這塊可能是全球最大的雞肋。

IT技術性擊倒神學

上周,一個尚算涼快的中午,J回到母校中文大學探望有恩於自己,工程學院的講師M教授。M有名是少數堅持教學理念的講師之一,在以同學意見作依歸的課程及講師檢討,M和他的課亦經常名列前茅。只是,死硬派如長毛,入到建制也得妥協一下作宣誓,M作為講師就更沒法子了,對大學以至整體香港教學制度和現象的不滿,很多時只有透過和舊生碰面時才能稍為渲洩一下,平衡心理。

兩師生經過變得像香港公園的小橋流水,從工程大樓走到崇基教職員餐廳。輕鬆的午飯一頓,閒聊本沒有目的。話說M上周跟家人在外吃飯,正好酒家的電視在播放演藝學院的畢業禮,並訪問其首屆畢業生黃秋生。黃Sir說,“對啊,年青人愛演戲就演戲嘛,不要隨波逐流!前幾年人人在說要做IT,現在看到啦,唸IT的都乞食了!”於是,堂堂中大講師慘被幾歲大的女兒嘲笑乞食…

J入讀中大時為九零年代初,當時電子計算系是有名收生要求極高的學系,九三年時再加上中大最後一年收取小量的中六“暫取生”,更要求入讀學生會考成績至少達七個優,算得上現在的尖子。雖然J甚少回母校,甚至經常辜負《中大校友》雜誌編輯的苦心,但隨着IT的潮來潮去,J早有心理準備被認為跟IT掛鈎的電算系肯定不如以往吃香,可是當M訴說本年度中大各學系的收生成績中位數,電算系排名尾二,J還是嚇得幾乎把筷子上的蝦餃掉在桌上。得悉排最後的學系為神學時,J更是啼笑皆非,心中暗想,“它”險勝了“祂”!

M續說,聽聞港大那邊更糟糕,本年電算系的五十多個學位只收了一半學生!原來近兩年,主修科的新貴早已變成了酒店管理、金融等。

“這種一窩蜂的選科態度跟換水晶麻將根本沒有兩樣嘛!”不說猶自可,一說M就得要渲洩了。“不過也難怪選科的學生,要怪就先怪短視的大學吧,總在隨波開辦潮流課程,越來越不相信理論為本,工具為輔。”

的確,遠的不說,單是中大的互聯網工程課程,就夠讓莘莘學子無所適從了。IT泡沫剛爆破,中大開辦了互聯網工程,這個倒可以說得過去,因為大學看的是長線的基礎教育而非短線的股市和經濟表現。可是,短短幾年間便停辦該課程,帶給學生和社會的又是一個甚麼訊息?

“聽說現在又考慮開辦遊戲工程了,我沒話說!”沒話說的M卻是越說越多。“我常覺得學術界裏有太多人,真正搞學術的人卻總太少!”

J還想不到要說些甚麼舒緩一下午飯的氣氛,思考了一會的M倒是自己平靜下來,問:“可是,在香港究竟甚麼才是長遠的呢?”

J無言,將精神貫注於飯後的芒果布丁。

寒冬早至 國內流動數據業硬着陸

內地信息產業部與兩個網絡商規管流動數據業的最後一道板斧為嚴格規範收費流程。

國內SP“打擦邊球”式的收費技両層出不窮,其中一個最普遍的是不清楚列明服務的支費,讓用戶不知不覺間付費而懵然不知(詳見本欄八月五日“內地流動數據業的七宗罪”),而且支付的很可能是每月自動收取的月租費。在WAP的服務上,部分SP還會再配合服務之間大量的連結(即類似網站之間的超連結),讓用戶感覺是在使用同一個服務,但其實一不留神便已訂購了多個服務,甚至每月付費。這個手段,再加上群發WAP push宣傳才是最致命的:假設SP群發出一百萬條WAP push,當中百分之一有興趣或純粹不小心的用戶選擇了回覆,SP便增加了一萬個月租付費用戶!而恰好,搜狐因為技術故障(此為搜狐事後的調查結果)而發出的千多條WAP push宣傳,使得廿三個用戶訂講了其月費十元的MMS服務。搜狐的WAP push宣傳上有否清楚列明服務支費無從稽考(多方面的報導均未有提及),但已成定局的重罰,無論如何是帶給所有SP一個強列的訊號,類似的宣傳手法可被判極刑。

其他中移動規範收費流程的措施還包括要求所有短訊SP升級至MISC 1.6收費平台以依循CMPP 3.0規範作“雙重訂購確認”,勒令SP主動為三個月內未有使用服務的月費用戶退訂等。其中,後者使SP的收費用戶一下子急跌至少百分之二十,而且標準定得比香港、日本等地還要高,對業界影響之大可想而知。

有業界人士分析,這次政府如此重手是為了在鄧小平的百歲冥壽前“清洗”一下社會表示尊敬,其他動作還包括打擊珠三角的色情事業。該動機是否屬實不得而知,但肯定的是政府和網絡商進一步提高門檻以減少SP數目、杜絕色情內容、嚴禁群發宣傳和收費流程等四方面的措施,再加上中移動對廿二個合作伙伴的重罰,已在炎炎八月為SP提早帶來寒冬──已上市的如搜狐、新浪,股市大幅下挫;未上市的如美通取消上市;中型的SP苦思出路;至於小型的,恐怕不少要關門大吉。

這次國內流動數據業硬着陸,固然令人擔心政策收緊對行業發展構成負面影響,但更值得擔心的卻是規範化政策的執行不長久,措施實行至國慶後便漸漸被遺忘。緊急叫停的硬着陸雖然不及循序漸進的軟着陸,但畢竟是把市場整頓過來。規範的政策自然產生規範的行為,寛鬆的政策產生寛鬆的對策,時鬆時緊的政策卻令業界不知所措。

若現時的政策得以持之以恒,業界倒能夠建基於國內的龐大市場健康發展,國外的內容、服務供應商亦得以依循一套既定的遊戲規則進入市場,即使這個“遊戲”難玩得很。但若流動數據市場出現國內的普遍毛病,營商環境風向不定,不規範行為捲土重來,不但用戶損失金錢,業界損失聲譽,而且國外SP對市場“望而生畏”,國內的循規導矩的SP面對不平等競爭,唯有少數不擇手段的SP成為贏家,才真正是市場之禍。

移動不再縱容 SP股價暴跌

中國政府和兩大網絡商規範流動數據市場的第三個動作在於禁止群發宣傳。勢估不到,本文還沒來得及刊登,國內一級SP,在納斯特上市的搜狐便被中移動指未經許可在四川發出一千三百七十四條WAP push,宣傳其“我要圖”彩信(MMS)服務,懲罰自九月一日起停止彩信業務合作一年。搜狐在上周五停牌公布消息,下午復牌後股價應聲急跌17%,收市稍為回升,仍跌9%。消息亦拖累其他SP股價下挫,反映投資者擔心的是整個中國流動數據業,而非單純把事件看成是個別違規SP受罰。同樣在上周遭殃的還有曾推出《木子美原聲》和《激情一對一》等無線音訊互動(IVR)服務,被罰暫停在所有無線音訊互動合作的新浪。

其實,只要是國內的手機用戶,沒收過流動數據服務宣傳的可說絕無僅有。當中除了少數以中移動(一般使用號碼1860)和聯通(多用號碼1001)的名義發出外,其餘絕大部分是SP在未經手機用戶同意之下發出。一個較常使用流動數據服務的用戶,一天收同十條以上的宣傳亦不為奇。

畢竟,中國幅員廣闊,而手機滲透率還只有百分之二十,當中具備某些流動數據功能如MMS的手機,相對整體人口而言就更加少之又少,以傳統的渠道如報紙、戶外廣告等宣傳流動數據服務,有如倒水進大海,全無可觀察的效果。唯有群發短訊或WAP push宣傳,SP才能以低成本操作,仍得到百分之一至十不等的回覆率。

中移動之前雖然也曾對濫發宣傳的SP作出懲罰,但一向“出手不高”,即使偶而“重拳出擊”,相對宣傳產生的收入而言仍是小數目,算起上來除笨有精──更何況,關係夠好的話,被抓個正着的機會根本不高。因此,大部分SP一直以不同規模的群發宣傳,在行業中早已是公開的秘密。

然而,相信是受到政府壓力,兩家網絡商近月正式落實禁止濫發宣傳的措施。聯通的CDMA網絡,自五月起經已一刀切關閉所有SP的WAP push接口,計劃要求SP逐次向其申請,由中央平台代發,並按條付費。至於中移動,亦於上月初實行了類似措施,停止所有SP自發WAP push的接口,限制各SP只能透過由移動的平台代發,且WAP push只能送達予現有的會員,或由一會員的號碼推薦服務予朋友,再加上每號碼每天限量推薦予二十個朋友的規定,把漏洞完全堵塞。至於短訊,由於在技術上限制SP發放下行短訊*並不可行(否則將使得整個短訊業停頓),相信只能以重罰起阻嚇作用。

雖然因發出千多條宣傳訊息這種“家常便飯”而受如此重罰是悶棍一記,但由於一直有明文規定,搜狐對中移動這次突如其來的“槍打出頭鳥”亦只得接受,其CEO張朝揚在致全體員工的郵件中(郵件被公開放到互聯網),亦只以“多元化均衡發展”為主調,而輕輕帶過對移動重罰的不滿。

事實上,雖然未被強調,但搜狐的被罰還涉及違反合理收費的規定,即市場規範化的第四個重點。下周將詳細解釋。

* 短訊分上行(MO)和下行(MT)兩種,分別指從手機發出的短訊和以手機接收的短訊。

內地流動數據市場規範化

近日各家於納斯特、香港創業板和主板上市的內地SP,續逐公布業績。多間上市公司不約而同地指出短訊收入增長日漸放緩,示意投資者對來年業績不要期望太高。

不少文章和市場研究報告作出分析,指內地短訊市場火紅,原因在於手機人口龐大、短訊價錢廉宜而話費高企、使用方便與及文字文化等因素。這些因素固然都是對的,但真正在內地生活的人,說的很可能又是另外一套。筆者就不只一次在用膳時聽到鄰桌食客精辟的“分析”:“短訊市場蓬勃原因很簡單,因為我們永遠不知道自己何時訂購了那些服務,每月在瞎付帳,多月之後知道才投訴,最後只有落得白生氣!”這些論調雖然偏頗而且片面,但若說部分SP的“出位”營銷手法(詳見上周“內地流動數據業的七宗罪”)是短訊市場高速增長的其中一個主因卻絕不為過。因此,現下市場增長放緩,並不見得市場經已飽和,箇中原因,更多是因為較早前政府開始介入,打擊國內流動數據市場(連帶短訊外的WAP,JAVA等平台)的各種不規範行為。

據悉,政府有決心在本年國慶前讓流動數據市場去蕪存菁。政府的行動,主要包括了幾方面:

一.減少全國性SP數目。雖說數目跟素質並無真接關係(日本SP眾多,亦不見得出現很多不規範行為),但以樹大有枯枝的邏輯,減少SP的數目,對監管肯定有幫助。尤其減少全國性SP數目是透過進一步提高門檻達到,剩下來的SP,都是有一定資產和背景的公司,至少不是志在“賺快錢”的類型。

上月初,中移動總部正式要求所有申請全國服務的SP出示“跨省經營ICP牌照”。這規定雖然早已存在,但以往一直並無嚴格報行,因此大部分SP(當中不乏月入過百萬的中型SP)只提供容易申請得多的省級牌照,避免麻煩。這措施一出,中移動的七月份合資格申請全國WAP服務的SP驟跌至只有二十多家,其餘五十多家的申請均被即時駁回。

本已不低的門檻,現被推得更高,部份不欲支付補辦“跨省經營ICP牌照”費用的SP,唯有乾脆把生意賣掉,當中甚至包括某家極其知名的國際手機製造商。至於未進場的SP,除非資本雄厚,否則只有望門興嘆。

二.嚴打色情內容。雖然中移動和聯通一直都明確表示不容發布色情內容,但基於誘因極大,打擊力度不足和服務數目眾多等原因,國內流動互聯網上的色情內容在質和量上一直有增無減。但自數月前起,兩家網絡商的打擊力度明顯增加,多個在中移動上的WAP服務更因出現色情內容而被即時屏閉,並且取消當月結算。而且,打擊行動更涉及政府層面,不同省份的網絡商紛紛發出《关于根据近期党中央、国务院关于打击淫秽色情网站的重要指示精神》、《关于全国打击淫秽色情网站的通知》等多份正式文件,又要求申報包括《自查自纠报告》等多份文件備案,並指定由法人加簽,以示願意承擔法律責任。

內地流動數據業的七宗罪

港人普遍認為國內人創意不足,其實不然。單看國內流動數據服務的營銷手法,就已是創意滿溢。”窮則變,變則通”,很多國內的營銷手法在香港皆是聞所未聞,即使有時流於旁門左道,不得不承認仍是一道創意。

與傳媒捆綁,內置服務連結至手機目錄,介紹朋友減免自己月費等港人想得到的營銷手法,在國內只是指定動作。其他內地的”特產”,才教人眼界大開。以下為較常見的七種(不規範)手法。

一. 濫發宣傳
從不同渠道收集大量手機號(包括向同業購買用戶資料,複印手機店選號列表以至瞎猜等),發出短訊宣傳。為最常用的不規範宣傳手法。

二. 買羊頭送狗肉
即代收費,不規範的小額收費。色情,盜版電影,盜版漫畫等網站在內地市場極大,而其面對的最大困難只在收費。於是,部分SP跟該等網站合作,名義上用戶是訂購SP的某項月費服務,實質上是買一送一,用戶同時可獲得某網站的登入密碼,瀏覽會員專享內容。在移動去年大力打壓前,據估計代收費佔部份SP的收入高達三四成。

三. 色情掛帥
國內人口不見得特別好色,但相對於港人隨便經過報攤就能買到數十本成人刊物,在內地要從傳統媒體獲得成人內容可謂難之又難。這本來不算甚麼創意,但部分SP為避開網絡商在辦公時間的稽查,每晚定時把服務改為情色夜版並暗中通告用戶,卻是一絶。

四. 發短訊得汽車
同樣是提供誘因吸引訂購,同樣本身不算創新,但內地的應用方式還是一絶。不知從何時開始,差不多每一個服務都是付帶禮品的,但奇怪的是自己永遠不會被抽中,又或者,無論多快,都無法成為”當日頭五百名用戶”…內地法律對禮品的價值本有限制,但SP仍可宣傳送車,方法是把車借用給得獎者20年,汽車的擁有人
仍是該SP。

五. 有入無出
訂購服務永遠是方便至極,要退訂卻是難若登天。不是”系統暫時無法處理你的要求”,就是退訂電話不能接通。又或者,連退訂確認都已收到了,半年後無意間在帳單發現仍在收費。

六. 殊途同歸
收到訂購的確認,選”是”還好,至少知道自己已訂購了,選”否”的話,可不知在何年何月才
能發現,原來自己還是”確認”了…

七. 不知不覺
跟”殊途同歸”異典同工。不是親手試過不能想象,單是瀏覽圖片縮圖可以花掉百多元。箇中”奧秘”,在於SP將瀏覽圖片的路徑當作下載圖片的路徑呈上網絡商的收費平台。上季深圳某SP藉這個手法加上濫發宣傳訊息錄得數百萬單月收入,被中移動罰款三百多萬元。然而,相對SP從中賺得的有形和無形利益(如服務排位名列前矛和大量登記用戶群),這個”營銷費”實在便宜之極!

當然,網絡商畢竟要考慮用戶滿意度,加上來自政府的壓力,規範市場勢在必行。當中牽涉的措施和對市場生態構成的影響,下周再談。

港流動數據商捨中取台除笨有精

從事流動數據服務業的Nik,被公司”廖化作先鋒”式派往台灣開發當地市場。對台灣有了基本宏觀理解後,Nik續請同業教路,希望多了解這個市場。由於Nik本身對內地流動數據業較為熟悉,他對台灣市場的進一步認知遂著眼於兩者間的比較。

內地的數據市場火熱人所共知,當中九成以上的收入來自短訊。但火熱歸火熱,國外內容供應商能佔到的甜頭始終少之又少,不少更是損手離場。探討其原因,某門戶網站的首席執行官R給Nik的意見一矢中的:短訊生意有如賣礦泉水,產品生產技術門檻低,不同產品之間的差異少之又少,是純粹市場推廣技巧與資源的比拼。即使再流行的圖片內容,在那小小的黑白畫面上也是難以發揮(註:短訊發送圖片只適用於黑白手機)。至於文字,外地的文字內容本來就不適合內地大眾市場,更何況”天下文章一大抄”是內地的真理。

去到後短訊市場,尤其彩色圖片下載,本是國外具品牌的圖片及卡通人物內容供應商的契機。然而,至最近為止,國內靠前的圖片下載服務,內容卻完全被性感圖片主導,卡通根本不能入流。跟Nik相識幾年,某世界知名卡通人物亞洲區經理M對Nik亦不違言,旗下的卡通角色即使在內地透過一線大網站銷售,下載量還是不甚了了。M抱怨,最要命的還是內地那種低價錢無限下載的消費習慣(正確地說,是激烈競爭下催生的銷售習慣),不但逼使內容供應商設計極多的圖片,更與日本公司那種重質不重量的本質背道而馳。

反觀台灣,情況則大大不同。除了市場生態健康外(詳見上周”台灣流動數據市場被不經意邊緣化”一文),市場門檻亦不高,對外資公司的規限很少。當然,最方便的營商環境還得數香港,但相對內地單是申請全國性增值服務牌照便要求一千萬元人民幣注冊資本而言,台灣的規管顯然寬鬆得多。

台灣的”哈日”文化亦給了日本內容很大的空間。在台灣待了只一周的Nik,詫異台灣的整個流動數據業跟日本竟是如此相似,不單體現在商業模式,就連整套思路,習慣,服務的細節,以致用戶的口味,都非常近似,”哈”在骨子裏。不過,Nik亦感到台灣的本土文化相當強,而且軟,硬件的開發能力都比香港強,要以香港的產品打進台灣市場,質量得進一步提高。

一直為公司管理內地業務的Nik,幾年來雖然自問非常努力,但成績只能說是不過不失。Nik深深感到,中國市場要求的某些成功元素,並非一個土生土長的香港人能夠單靠努力而得到的。國內流動數據市場的巨大固然是不容致疑,但缺少了高層人脈關係的公司,在 “all SPs are equal, but some SPs are more equal than others” 的情況下,即使如何努力,頂多只能目標成為二線SP而已。

反而,Nik覺得,台灣是個相對講求實力的市場,雖然手機人口比內地少十倍以上,但較高的物價加上其他有利因素,可能更適合有意進軍外地,但暫時不具實力”逐鹿中原”的本港中小流動數據服務公司。

台灣流動數據市場不經意被邊緣化

九七年在中文大學畢業的Nik,還記得在校的幾年,台灣的講師買少見少,內地的講師越來越多。回歸後到社會工作,Nik漸漸覺得頗有好感的台灣離自己越來越遠。反而,每天看的新聞,接觸的人和事,都跟內地有關。除了音樂和阿扁還是經常在Nik生活圈徘徊,就連以往常到的仙跡岩也漸漸消失了,換上的是王家沙,新吉士以及一家又一家的上海菜館。

Nik置身流動數據業,行業中的”天子驕子”自然又是中國市場。一家又一家上市納斯特,香港主板和創業板的流動服務供應商,全都是把所有或至少絕大部分生意集中在中國市場。至於台灣,就連做得最好的服務供應商,居然也搶不到資本市場的眼球。

Nik的公司是家中小企,雖不至於看扁台灣市場不夠大,但由於資源有限,數年前開始進軍內地市場,台灣市場只得被逼擱在一旁。直至最近,由於合作伙伴要求同時將產品往台灣銷售,對台灣市場完全生疏的Nik才被蜀中無大將的公司派往當地。

兩年沒到台灣的Nik,發覺台灣的流動數據業已不是他所理解的市場。首先,市場已經完全整合,泛亞,和信,東信三家網絡商都先後被收購了,不算只覆蓋台北的PHS網絡商,主要的只剩中華,遠傳和台灣大哥大,瓜分二千多萬的人口。三家網絡商的市場分額相約,用戶都達七百萬以上。服務供應商跟它們合作,生意量容易達到臨界點,市場健康得很。再加上用戶十來萬的亞太行動寛頻這家CDMA2000 3G網絡商,走在前線的服務供應商亦不愁找不到網絡商合作。

當然,健康的市場不單是網絡商和服務供應商而已,還需手機廠,而這亦是讓Nik刮目相看的。兩三年前才剛起步的台灣本土手機廠如BenQ和OK WAP等,今天已在從諾基亞和摩托羅拉等國際廠商手上搶得不少市場份額。部份手機廠更和服務供應商開展了合作,讓整個流動數據市場變得更完整。

除了市場基建外,Nik跟幾家網絡商的初步交談中,亦發現跟網絡商合作,原來還有其他可能性。台灣的網絡商很友善(Nik相信跟榮華餅店的手信關係不大),態度開放,不但合作模式跟i-mode和夢網相似,讓服務供應商自主並分成內容收入的百份之七十五至九十,還樂於提供不同形式的宣傳和其他支援,如在WAP門戶網站上設”跑馬燈”(替換式橫額廣告)以宣傳某些服務,讓服務供應商在分店放宣傳單張等。其中,台灣大哥大更免費提供不同型號手機和SIM卡予服務供應商測試。

最讓Nik眼界大開的還不止於此,而是網絡商不但未有要求獨家提供內容,反而將服務供應商向其他網絡商合作視為必然。其中一網絡商更親自向Nik教路,提供跟別家網絡商合作的心得!

當然,家家有本難唸的經,Nik對台灣市場的”再培訓”才剛開始,往後會遇到甚麼問題仍是未知之數。但Nik可以肯定,台灣市場絕對值得港商重視,現時的輕視只是台灣在港商的議程上不經意被邊緣化了的結果。

可能是最後一個進軍香港流動數據市場的日本人

日本的漫畫內容向來豐富,作為漫畫王國,其產量非常驚人,比所有其他國家加起來還要多,且不少均有在外地出版,部份如龍珠、Slam Dunk等,更可說是整個亞洲區的經典──差不多可以說,沒看過的,不能說是漫畫迷。這些漫畫及經典卡通角色,大部份在日本都有其相應的手機服務。這些服務一般由服務供應商向發行商或作者取得授權,再開發加工成為手機上的產品,然後在i-mode、EZ-web和J-Sky(現Vodafone LIVE!)上推出。

日本人S從事貿易多年,穿梭港日兩地,對於日本文化、商品如何浸透香港有深刻了解。人面甚廣的S,於從事流動數據業的朋友口中,得悉日本的流動數據市場漸呈飽和,而且規模越來越大,非集團式經營的“散戶”要站得住腳,日益困難。具商業眼光的S於是萌生出口日本手機漫畫內容的念頭。自然而言,S把首個目標鎖定在香港。

透過朋友,S認識了從事了流動數據業幾年的港人J,打算透過J實踐他的鴻圖大計。

一個驕陽似火的周末,在半島酒店的咖啡廳,施施然從房間下來的S向跑到來已是滿身大汗的J介紹他的商業計劃。J了解到,除了多年來在賺得的資本,S的最大本錢就是其極廣的人面。S自信能取得所有日本經典漫畫的授權(S笑著說,唯有多啦A夢和曾是美國動畫電影票房記錄保持者的比卡超是例外),要求J配合其他的工作,如內容轉換、本土化、向網絡商銷售、編輯和結算等等。S對那些經典漫畫手機服務在日本的成功將在港重演深信不疑,嚷着要J對收入作出預測。

J本無潑冷水的意思,況且現在是生意跑上門。只是,類似的故事,J在近年已經見過很多遍,深深明白假如日本的內容供應商沒有一個合理的期望,倒頭來只會是失望離場,而且一去不回,於是以一些相近的項目的數據為參考,提供了一些保守但合理的預測。S聽罷卻是眉頭大皺,認為以往收入的偏低只是內容不夠強勁所使然。J唯有不厭其煩,第一百零一次向業外人士解釋有關香港的流動數據市場生態未成型,數據服務定價偏高等情況。雖有替公司和香港“倒米”之嫌,起碼是盡了作為生意伙伴的基本責任。

幸好,S聽罷並未因此打算取消計劃,仍然相信香港的基本條件紮實,流動通訊浸透率高,對知識產權有一定保障,因此對於日本手機漫畫內容在港的長線前途感到樂觀(J暗自慶幸並未“唱衰香港”,且以一身臭汗和一個假日的下午換取了一個來港投資者,自覺做了好事)。S希望J能提出修改建議,共同制定一份可行的商業計劃,尤其是如何在市場真正活起來之前的過渡期,負擔知名內容發行商高昂的最低保證金。

於是,香港的流動數據市場的又增添了一名生力軍。J隱約感到,假如自己不能替S在港取得成功,他可能會成為最後一個帶著資本進軍香港流動數據市場的日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