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最美麗的風景是人

讓人喘不過氣的兩周。趾高氣揚的政府自持控制議會,對百萬人上街表達的反對聲音視若無睹,強推逃犯條例惡法,惹來連串抗爭。遊行、上街、遊行、上街之餘,回到家還是亢奮不止,一直盯著各種訊息,看著各種抗爭手法,既是目不暇給,又是憂心忡忡,小睡一會又得上班去。反送中大局分析沒有我的份,還是記幾個科技相關的場邊註腳好了。

Continue reading “香港,最美麗的風景是人”

致台灣 香港上

謝謝台灣最大創業加速器 AppWorks,讓我在 6月 4日的 demo day 跟千多台灣人介紹【讚賞公民】,一場讓創作和報導可以當飯吃的社會運動

對所有來自外地的講者,司儀都會問及為何來到台灣,這小島有甚麼吸引。我說「民主、自由… 還有多元」(下刪數百字)。這本該是小學生都知道的常識,而我從來都不是口齒伶俐的人,但演講後我收到的普遍回應竟然是,聽著很感動。

Continue reading “致台灣 香港上”

這是最開放的年代 這是最封閉的年代

Medium 如何演繹 medium #5

(Image credit: Alan Levine)

世界變得快到一個程度,這一系列關於 Medium.com 的文章,上一篇還在討論臉書用戶移民 Medium 潮,來到第五篇,要討論居然是 Medium 用戶移民開放網站潮。

先旨聲明,兩個所謂「移民潮」都很可能不成氣候,我但願那不會流於先知先覺者的小打小鬧,但一個平台做大了,可不會說垮就垮,尤其是封閉系統是讓人過得很舒服的。按「像南京大屠殺死三十萬人才算屠城,死一萬幾千的不算」這邏輯,無論臉書、 Medium 還是香港正在面對的,都算不上移民潮。

Continue reading “這是最開放的年代 這是最封閉的年代”

Imagine

2019.06.04 悼 參與了三個月的台灣 AppWorks 加速器,碰巧在 六四30 舉辦畢業 Demo day,我只好留在台北,在崗位發揮我的所長。Demo day 在 Marriott grand ball room 舉辦,多次綵排,考慮到各種細節,服務貼心到一個點,為每個團隊預先選定10幾秒的上台音樂,同時允許自訂。大會選的都是偏 disco 的曲子,我沒特意跟同學們聊這個話題,不過感覺上好像沒有誰會在乎這個細節。倒是我,雖然是個不修邊幅,而且每次綵排都被人叫我多加熱情的人,挺在意我上台時給我配首舞曲,於是自訂。第一段浮現腦海的曲是 Forrest Gump 的 soundtrack,是多年來喜歡的,不過語境不是很搭。也有想過在這個特別的日子特別的活動,是不是能有一個 10秒鐘的悼念,但播 10秒《為自由》的甚麼的,好像也太流於自嗨,不是很合適。反正,最後選了 John Lennon 的《Imagine》- You may say i’m a dreamer. But i’m not the only one.(10秒後沒播出的第三句當然是 CFA “call for action“ – i hope some day you will join us. And the world will be as one.)Demo day 後,活動一直持續到凌晨四點,我跟青春無敵的同學們道別後,從忠孝敦化騎 Youbike 回到西門町,名副其實從天黑騎到天亮,穿過阿忠麵線還沒開門、只有 Seven 和娃娃機在營業的峨眉街,回到住宿樓下已經接近五點;終於等到管理員上班打開電梯,回到 Airbnb 洗澡躺下,接近六點。失眠兩周的我滑手機看六四集會的消息,讀到黃耀明的報導。從三十年前的民主歌聲獻中華的全港歌星,到三十年後只剩明哥一個上台,一切不言自明。立場新聞報導(謝謝立場授權照片),明哥說自己不是愛國者,自己夢想的國度與 Lennon 一樣,是一國沒有宗教、沒有種族的國度,『所以我一年一度重返維園,就好似德國人提醒自己不要重蹈覆轍,犯下納粹德國大錯,我們要提醒自己,我們與惡的距離是這樣接近。』巧合在同一天選擇用 Imagine 上台的我,其實也一樣,愛國我說不出口,悼念六四,至少對我來說,跟愛國沒必然關係。有一些基本價值,跟物理一樣,是普世的。我不過跟悟空一樣,是個地球人而已。

左而不膠 淺談開放商業模式

(共享創意全球峰會 2019 隨筆二)

如果有人說我左膠,此人大概沒有接觸過世界其他角落的一些腦袋。去年我在共享創意(Creative Commons)全球高峰會分享如何利用區塊鏈作底層,讓分享內容有利可圖,與會者有彈有讚,最負面的回應是,我污染了共享運動。

Continue reading “左而不膠 淺談開放商業模式”

共享創意全球峰會 2019 隨筆

先從一件失禮的小趣事說起吧。話說我主持一場閃電講,一個小時,五位來自世界各地的講者,由我逐一介紹,怎料名單在手,五個人 last name、first name 共十個字,我居然一個字都不會唸,甚至連那是甚麼語言都看不出來,好不尷尬。而這尷尬的小事,正好反映共享創意社群核心價值之一:多元

Continue reading “共享創意全球峰會 2019 隨筆”

報格大異 處境雷同 紐約時報與蘋果日報

忽然之間,人人都在談論訂閱制,只因 蘋果日報即將轉型訂閱,而第一步要求用戶登入觸動的群眾神經。一般常識,訂閱制由來已久,本地也一直有傳統報章採取,現在才成為討論焦點,也是從側面印證了蘋果在港台的影響力。

市面評論幾乎一面倒看淡蘋果的轉型,有人甚至嘲諷蘋果以為訂閱制是靈丹妙藥,自以為是紐約時報。蘋果不是 電子訂戶於去年年底超越三百萬 的紐時,這個當然 — — 讀者也不見得是紐時的讀者 — — 不過雖然報格不同,處境卻有其相似之處。

(image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Continue reading “報格大異 處境雷同 紐約時報與蘋果日報”

樂土也是觀音土 蘋果的封閉花園

蘋果日前舉行發佈會,一口氣公佈多個服務,簡而言之,就是把自己塞進用戶跟銀行、遊戲廠商、荷里活,和報館雜誌社之間,總之就是對 9億 iPhone/iPad 用戶群「向上營銷」(upsell),拉高用戶平均消費,彌補增長乏力的 iPhone 銷售。

Continue reading “樂土也是觀音土 蘋果的封閉花園”

看淡《蘋果日報》訂閱制的五大謬誤

開宗明義,我看好《蘋果日報》行訂閱制。

不過我也說過自己不看好,很矛盾吧。心情是有點矛盾沒錯,但也並非精神分裂,我是整體很不看好傳統報業,認為絕大部分會逐漸被 Facebook、Google 和各種形式的新媒體蠶食、取代,而蘋果品牌、內容如此雜,習慣了服務最廣的受眾,沒有訂閱制所需要深入服務窄眾的經驗,這是所謂的不看好。但是,已經那麼多例子走在前面,遠的如 Netflix、Spotify,類別較近的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證明品牌夠大內容質量夠高,訂閱制可以站得住腳,蘋果作為華語報紙龍頭,離開舒適區踏出這一步,至少還有戰意,加上蘋果歷史上多次適應時代變遷的往績,透過訂閱制殺出一條血路總算有機會,至少不願坐以待斃,這是我所樂見,所看好的。

Continue reading “看淡《蘋果日報》訂閱制的五大謬誤”

歐盟通過惡法 資訊開放垂危

多謝鍾耀華提醒,「如果你堅持你記得嗰種感覺,你繼續喺你生活入面,做你範圍以內做到嘅嘢,你就係判緊呢個運動冇罪。」本週我才能沉著守在崗位,寫這個影響非常深遠,但所得關注非常少的課題。

Continue reading “歐盟通過惡法 資訊開放垂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