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20 Articles

憨人日記

2015.10.29 秋 明明測試日期是自己定的,但當團隊告訴我《光輝歲月》確認明天開始測試,居然有種難以置信的感覺。一下子,覺得時間過得太快了,這樣推出去真的沒問題麼?很多細節還沒準備好啊,音樂不夠好,性能不夠好,數之不盡的bugs,還有一大段劇情沒機會放進去… 然後,今早fans和朋友們嗅到遊戲快將推出的氣味,紛紛表示期待已久,讓我滾動之餘,卻也非常擔心,從大家在社群的高度參與,我能切實的感覺到大家的期望既高且廣,要以單一作品滿足各種期望,似乎是不可能的任務。嘔心瀝血只是自己的事,作品是否值得去佔用每個支持者寶貴的時間,又是另一回事。 相對製作一個大型的作品所需的資源,我們所擁有的非常有限。困乏我多情,我們的目標是做出對得起自己對得起支持者,記錄一段香港歷史的產品(s)。但即便是這個簡單地要求,又談何容易?畢竟以遊戲去記錄一段歷史,講一個故事,可參考的經驗幾乎沒有,可以說是華人社會的一個實驗。而且堅持不靠津貼,用商業化模式經營,處理商業和創作之間的張力,讓實驗變得難上加難。 雖然項目已經接近兩年,但《光輝歲月》現在才算正式開始。網絡遊戲是快將要推出來了沒錯,但團隊還有更多更多話要跟大家說,包括主角們之間的恩怨情仇,香港的那段歷史,玩家可以怎樣參與去改變歷史,這些一切,都會在遊戲的後續版本,以及相關的互動電影等產品陸續出現。 與其說這是一篇推銷《光輝歲月》測試版的文字,還不如說這是團隊的元氣玉,我們需要大家的幫助,請伸出援手,與我們一起構建屬於大家的,《光輝歲月》。

Posted by kin on
2015.10.29 秋 明明測試日期是自己定的,但當團隊告訴我《光輝歲月》確認明天開始測試,居然有種難以置信的感覺。一下子,覺得時間過得太快了,這樣推出去真的沒問題麼?很多細節還沒準備好啊,音樂不夠好,性能不夠好,數之不盡的bugs,還有一大段劇情沒機會放進去… 然後,今早fans和朋友們嗅到遊戲快將推出的氣味,紛紛表示期待已久,讓我滾動之餘,卻也非常擔心,從大家在社群的高度參與,我能切實的感覺到大家的期望既高且廣,要以單一作品滿足各種期望,似乎是不可能的任務。嘔心瀝血只是自己的事,作品是否值得去佔用每個支持者寶貴的時間,又是另一回事。 相對製作一個大型的作品所需的資源,我們所擁有的非常有限。困乏我多情,我們的目標是做出對得起自己對得起支持者,記錄一段香港歷史的產品(s)。但即便是這個簡單地要求,又談何容易?畢竟以遊戲去記錄一段歷史,講一個故事,可參考的經驗幾乎沒有,可以說是華人社會的一個實驗。而且堅持不靠津貼,用商業化模式經營,處理商業和創作之間的張力,讓實驗變得難上加難。 雖然項目已經接近兩年,但《光輝歲月》現在才算正式開始。網絡遊戲是快將要推出來了沒錯,但團隊還有更多更多話要跟大家說,包括主角們之間的恩怨情仇,香港的那段歷史,玩家可以怎樣參與去改變歷史,這些一切,都會在遊戲的後續版本,以及相關的互動電影等產品陸續出現。 與其說這是一篇推銷《光輝歲月》測試版的文字,還不如說這是團隊的元氣玉,我們需要大家的幫助,請伸出援手,與我們一起構建屬於大家的,《光輝歲月》。

2015.10.29 秋 明明測試日期是自己定的,但當團隊告訴我《光輝歲月》確認明天開始測試,居然有種難以置信的感覺。一下子,覺得時間過得太快了,這樣推出去真的沒問題麼?很多細節還沒準備好啊,音樂不夠好,性能不夠好,數之不盡的bugs,還有一大段劇情沒機會放進去... 然後,今早fans和朋友們嗅到遊戲快將推出的氣味,紛紛表示期待已久,讓我滾動之餘,卻也非常擔心,從大家在社群的高度參與,我能切實的感覺到大家的期望既高且廣,要以單一作品滿足各種期望,似乎是不可能的任務。嘔心瀝血只是自己的事,作品是否值得去佔用每個支持者寶貴的時間,又是另一回事。 相對製作一個大型的作品所需的資源,我們所擁有的非常有限。困乏我多情,我們的目標是做出對得起自己對得起支持者,記錄一段香港歷史的產品(s)。但即便是這個簡單地要求,又談何容易?畢竟以遊戲去記錄一段歷史,講一個故事,可參考的經驗幾乎沒有,可以說是華人社會的一個實驗。而且堅持不靠津貼,用商業化模式經營,處理商業和創作之間的張力,讓實驗變得難上加難。 雖然項目已經接近兩年,但《光輝歲月》現在才算正式開始。網絡遊戲是快將要推出來了沒錯,但團隊還有更多更多話要跟大家說,包括主角們之間的恩怨情仇,香港的那段歷史,玩家可以怎樣參與去改變歷史,這些一切,都會在遊戲的後續版本,以及相關的互動電影等產品陸續出現。 與其說這是一篇推銷《光輝歲月》測試版的文字,還不如說這是團隊的元氣玉,我們需要大家的幫助,請伸出援手,與我們一起構建屬於大家的,《光輝歲月》。

Hong Kong

憨人日記

這座位的美術同學上週五last day,我跟他一起去買散水餅,聊聊他的去向。經常面帶笑容的小個子說,家裡做鞭炮,夏天三個月容易爆炸政府不讓開工,先回江西家陪父母。說老家整個縣都做鞭炮,經常爆炸,得周圍拾回四處飛的殘骸。恐怖的不在這,而在於他說這些話時那份輕鬆。不,真正恐怖的是,我聽著也覺得沒甚麼大不了,早就習以為常。

Posted by kin on
這座位的美術同學上週五last day,我跟他一起去買散水餅,聊聊他的去向。經常面帶笑容的小個子說,家裡做鞭炮,夏天三個月容易爆炸政府不讓開工,先回江西家陪父母。說老家整個縣都做鞭炮,經常爆炸,得周圍拾回四處飛的殘骸。恐怖的不在這,而在於他說這些話時那份輕鬆。不,真正恐怖的是,我聽著也覺得沒甚麼大不了,早就習以為常。

拉闊私伙局

科技興邦

It ain’t about how hard you hit, it is about how hard you can get hit and keep moving forward.

Posted by kin on
It ain’t about how hard you hit, it is about how hard you can get hit and keep moving forward.

是今年拉闊週年年會的主題。

過去一年,公司對外面對市場急速變化,對內面對人事變動等,業績未如理想。

十三週年,從個人情感出發可以說是一份成就。但殘酷的現實是,對於急速發展、不斷改朝換代的資訊科技業來說,老字號不但不是優勢,搞不好還會成為包袱。老態龍鍾和老而彌堅,不過一線之差。

憨人日記

有一種愛叫做放手

Posted by kin on
有一種愛叫做放手

九月起,離開ceo的崗位,調任不太參與日常運作的President。

這又再讓我想起新亞學規說的,『職業僅為個人,事業則為大眾。立志成功事業,不怕沒有職業;專心謀求職業,不一定能成事業。』

拉闊是我的事業,ceo曾經是我的職業。我的事業沒變,變的只是區區職業。

我深信在一眾同事的努力下,拉闊會走得更遠,飛得更高。

憨人日記

曾共度患難日子總有樂趣

Posted by kin on
曾共度患難日子總有樂趣

拉闊十三歲。感謝Carlos以珍貴的照片串成MV。

有第一個、一百平方尺的辦公室。

有第一部可上網手機,Nokia 7110。

有員工0001、0002、0003和0004的合照。

有沙士有頒獎有偷拍有裸照有友情有基情有歡笑有惋惜。

有你有我。

就是沒有後悔。

p.s. 免翻牆Youku鏈接

西遊記

拉闊天空

Posted by kin on
拉闊天空

舊金山的一位好友是個公關、商務拓展高手,近月協助一家中國公司打入美國市場,起步比年初開始拓展美國市場的我晚幾個月。當我司在美國還是寂寂無名的今天,好友參與的公司已經平地一聲雷,產品獲得廣泛認同。

昨晚週五飯聚,好友教路。包裝成為美國公司。反正股東之一是美國的傳統風險基金。現有的中國的用戶,算是美國公司成功打進大陸市場獲得的。美國人會覺得好酷。沒有人需要知道,產品是中國開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