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326 Articles

憨人日記

2017.02.02 行路上廣州的途中認識到天造地設的這一對。男的人稱七哥,自2000年起連續18年參加。祥毛叔近年行動不便,去年的路途就由七哥幫手推輪椅。今年七哥來的時候已經推著輪椅,帶上首次參加的女朋友嘉玲,大家都替他高興。連兩位本人都意想不到的是,在路途的第四天,七哥向嘉玲求婚,並於當晚在眾人見證下結婚。婚禮中七哥說,不知怎地很喜歡以輪椅推著嘉玲,沒得推時總是若有所失。婚禮異常簡單,卻是我見證過,最美麗,最感人的。 #行路上廣州 #ckxpress

Posted by kin on
2017.02.02  行路上廣州的途中認識到天造地設的這一對。男的人稱七哥,自2000年起連續18年參加。祥毛叔近年行動不便,去年的路途就由七哥幫手推輪椅。今年七哥來的時候已經推著輪椅,帶上首次參加的女朋友嘉玲,大家都替他高興。連兩位本人都意想不到的是,在路途的第四天,七哥向嘉玲求婚,並於當晚在眾人見證下結婚。婚禮中七哥說,不知怎地很喜歡以輪椅推著嘉玲,沒得推時總是若有所失。婚禮異常簡單,卻是我見證過,最美麗,最感人的。 #行路上廣州 #ckxpress

2017.02.02 行路上廣州的途中認識到天造地設的這一對。男的人稱七哥,自2000年起連續18年參加。祥毛叔近年行動不便,去年的路途就由七哥幫手推輪椅。今年七哥來的時候已經推著輪椅,帶上首次參加的女朋友嘉玲,大家都替他高興。連兩位本人都意想不到的是,在路途的第四天,七哥向嘉玲求婚,並於當晚在眾人見證下結婚。婚禮中七哥說,不知怎地很喜歡以輪椅推著嘉玲,沒得推時總是若有所失。婚禮異常簡單,卻是我見證過,最美麗,最感人的。

憨人日記

2017.02.02 ️ 行路上廣州的義工隊裏有個膳食組,除了一日三餐,還在每個休息點提供小食茶水補給,甚至預先清潔廁所,體貼得過份。膳食組還有一項增值服務是兼職啦啦隊,每次都有不同的口號,很有心思。組裡除了有個很cute的昌嫂,還有一對好美的“級浦”,片裡可看到,下期介紹。 #行路上廣州 #ckxpress

Posted by kin on
2017.02.02 ️ 行路上廣州的義工隊裏有個膳食組,除了一日三餐,還在每個休息點提供小食茶水補給,甚至預先清潔廁所,體貼得過份。膳食組還有一項增值服務是兼職啦啦隊,每次都有不同的口號,很有心思。組裡除了有個很cute的昌嫂,還有一對好美的“級浦”,片裡可看到,下期介紹。 #行路上廣州 #ckxpress

2017.02.02 ️ 行路上廣州的義工隊裏有個膳食組,除了一日三餐,還在每個休息點提供小食茶水補給,甚至預先清潔廁所,體貼得過份。膳食組還有一項增值服務是兼職啦啦隊,每次都有不同的口號,很有心思。組裡除了有個很cute的昌嫂,還有一對好美的“級浦”,片裡可看到,下期介紹。

順德

憨人日記

2017.01.11 陰 若說有一種電影,不適宜用精彩來形容,但值得大力推薦,《伴生》會是一例。那是說可以看到的話,因為它的場次是如此之少。社會對安老的支持不足,對非商業電影的忽視也不示弱,只播15場,不知能否加場。導演黃肇邦花兩年拍出好電影不特以,更場場謝票分享,好窩心。大推。 #ckxpress

Posted by kin on
2017.01.11 陰 若說有一種電影,不適宜用精彩來形容,但值得大力推薦,《伴生》會是一例。那是說可以看到的話,因為它的場次是如此之少。社會對安老的支持不足,對非商業電影的忽視也不示弱,只播15場,不知能否加場。導演黃肇邦花兩年拍出好電影不特以,更場場謝票分享,好窩心。大推。 #ckxpress

2017.01.11 陰 若說有一種電影,不適宜用精彩來形容,但值得大力推薦,《伴生》會是一例。那是說可以看到的話,因為它的場次是如此之少。社會對安老的支持不足,對非商業電影的忽視也不示弱,只播15場,不知能否加場。導演黃肇邦花兩年拍出好電影不特以,更場場謝票分享,好窩心。大推。

Kubrick@百老滙電影中心

憨人日記

2016.12.31 晴 十多年前,工作上經常跟大陸的電訊商打交道,當時iPhone還沒出現,話音業務還是主流,我們這些做短訊、WAP、Java遊戲的,被統稱為數業(數據業務)。大概誰都沒想到,十多年後我依然還在掃葉。今年冬天特別暖,理應冬眠的龜都半夢半醒,屋外的木棉花落葉特別晚。來到一年最後一天,趁著假期,替木棉落葉歸根。 #ckxpress

Posted by kin on
2016.12.31 晴 十多年前,工作上經常跟大陸的電訊商打交道,當時iPhone還沒出現,話音業務還是主流,我們這些做短訊、WAP、Java遊戲的,被統稱為數業(數據業務)。大概誰都沒想到,十多年後我依然還在掃葉。今年冬天特別暖,理應冬眠的龜都半夢半醒,屋外的木棉花落葉特別晚。來到一年最後一天,趁著假期,替木棉落葉歸根。 #ckxpress

2016.12.31 晴 十多年前,工作上經常跟大陸的電訊商打交道,當時iPhone還沒出現,話音業務還是主流,我們這些做短訊、WAP、Java遊戲的,被統稱為數業(數據業務)。大概誰都沒想到,十多年後我依然還在掃葉。今年冬天特別暖,理應冬眠的龜都半夢半醒,屋外的木棉花落葉特別晚。來到一年最後一天,趁著假期,替木棉落葉歸根。

憨人日記

香港人,好累。年底回顧展望不夠忙,一天到晚追著幾個偷鮑女子,鞭打的鞭打,恥笑的恥笑,然後有人開心大發現SCMP報導幾個名字用普通話拼音,論證大陸移民才會如此墮落,然後又發現其實是記者自己翻譯拼音時用上英文,一時無語,又然後又發現記者是大陸來港,又可以論證大陸來的記者才會如此不專業。世界很大,很多事情需要關心,很多美好值得欣賞,如此議題設定有如自宮。七百萬人也好,十三億人也好,裡面有著著各種各樣,多出色到多無恥的人,如此簡單的事實,不懂的人,是根本不想懂。身份認同很不容易,但透過否定則簡單得多,有如要完全列出質數是有些數學家窮一生解決不了的難題,但要說出質數不是2的倍數不是3的倍數不是5的倍數。收音機雲妮鍾情在悼念梅豔芳的死忌,紛擾聲中,梅豔芳的歌就是清泉。 #anitamui #ckxpress

Posted by kin on
香港人,好累。年底回顧展望不夠忙,一天到晚追著幾個偷鮑女子,鞭打的鞭打,恥笑的恥笑,然後有人開心大發現SCMP報導幾個名字用普通話拼音,論證大陸移民才會如此墮落,然後又發現其實是記者自己翻譯拼音時用上英文,一時無語,又然後又發現記者是大陸來港,又可以論證大陸來的記者才會如此不專業。世界很大,很多事情需要關心,很多美好值得欣賞,如此議題設定有如自宮。七百萬人也好,十三億人也好,裡面有著著各種各樣,多出色到多無恥的人,如此簡單的事實,不懂的人,是根本不想懂。身份認同很不容易,但透過否定則簡單得多,有如要完全列出質數是有些數學家窮一生解決不了的難題,但要說出質數不是2的倍數不是3的倍數不是5的倍數。收音機雲妮鍾情在悼念梅豔芳的死忌,紛擾聲中,梅豔芳的歌就是清泉。 #anitamui #ckxpress

香港人,好累。年底回顧展望不夠忙,一天到晚追著幾個偷鮑女子,鞭打的鞭打,恥笑的恥笑,然後有人開心大發現SCMP報導幾個名字用普通話拼音,論證大陸移民才會如此墮落,然後又發現其實是記者自己翻譯拼音時用上英文,一時無語,又然後又發現記者是大陸來港,又可以論證大陸來的記者才會如此不專業。世界很大,很多事情需要關心,很多美好值得欣賞,如此議題設定有如自宮。七百萬人也好,十三億人也好,裡面有著著各種各樣,多出色到多無恥的人,如此簡單的事實,不懂的人,是根本不想懂。身份認同很不容易,但透過否定則簡單得多,有如要完全列出質數是有些數學家窮一生解決不了的難題,但要說出質數不是2的倍數不是3的倍數不是5的倍數。收音機雲妮鍾情在悼念梅豔芳的死忌,紛擾聲中,梅豔芳的歌就是清泉。

憨人日記

2016.11.19 秋 經過南山邨幾次沒看到雪糕伯。聽街坊說,已經幾個月沒看到他。走近細看一下他的雪糕車和摺凳,發現縫隙間長出了花。或許,那也是生命延續的一種形式。 #雪糕伯伯 #ckxpress

Posted by kin on
2016.11.19 秋 經過南山邨幾次沒看到雪糕伯。聽街坊說,已經幾個月沒看到他。走近細看一下他的雪糕車和摺凳,發現縫隙間長出了花。或許,那也是生命延續的一種形式。 #雪糕伯伯 #ckxpress

2016.11.19 秋 經過南山邨幾次沒看到雪糕伯。聽街坊說,已經幾個月沒看到他。走近細看一下他的雪糕車和摺凳,發現縫隙間長出了花。或許,那也是生命延續的一種形式。

大坑東邨

憨人日記

2016.10.06 秋 曾幾何時,石梨貝是沙田友如我出城必經之路,途徑的巴士線很多,乘客很多,沿著水塘的拐灣很多,每次出城都想嘔或者捱到嘉頓即落車嘔。現在就只剩下81,即從前的71,和72這對活寶貝。72從太和開到九龍,我有理由相信,坐得72的都是巴士迷。81從我老家禾輋開出,但因為新香港人都是火車地鐵出九龍(我知合併左叫港鐵,我真係知),乘客漸少,九巴要發揮路線的剩餘價值只好在大圍兜個不停,結果是人更加少,都是老餅,連一把年紀的我都疑似最年青,加上天涼好個秋和沿途的馬騮,有一瞬間,我以為自己正和老友記一起去郊遊。 #ckxpress

Posted by kin on
2016.10.06 秋 曾幾何時,石梨貝是沙田友如我出城必經之路,途徑的巴士線很多,乘客很多,沿著水塘的拐灣很多,每次出城都想嘔或者捱到嘉頓即落車嘔。現在就只剩下81,即從前的71,和72這對活寶貝。72從太和開到九龍,我有理由相信,坐得72的都是巴士迷。81從我老家禾輋開出,但因為新香港人都是火車地鐵出九龍(我知合併左叫港鐵,我真係知),乘客漸少,九巴要發揮路線的剩餘價值只好在大圍兜個不停,結果是人更加少,都是老餅,連一把年紀的我都疑似最年青,加上天涼好個秋和沿途的馬騮,有一瞬間,我以為自己正和老友記一起去郊遊。 #ckxpress

2016.10.06 秋 曾幾何時,石梨貝是沙田友如我出城必經之路,途徑的巴士線很多,乘客很多,沿著水塘的拐灣很多,每次出城都想嘔或者捱到嘉頓即落車嘔。現在就只剩下81,即從前的71,和72這對活寶貝。72從太和開到九龍,我有理由相信,坐得72的都是巴士迷。81從我老家禾輋開出,但因為新香港人都是火車地鐵出九龍(我知合併左叫港鐵,我真係知),乘客漸少,九巴要發揮路線的剩餘價值只好在大圍兜個不停,結果是人更加少,都是老餅,連一把年紀的我都疑似最年青,加上天涼好個秋和沿途的馬騮,有一瞬間,我以為自己正和老友記一起去郊遊。

嘉頓山